查理九世之落入暗夜羁绊而行 新,查理九世之落入暗夜羁绊而行 新_小说同人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羁绊而行 新


  /这是一个假的章节,有感而发(才不想说昨天半夜睡不着起来手写(!)写了这么一篇连作者自己都不太懂的文章)
  /也许和查理九世没有关系(貌似整本都没有关系只是顶着个头衔)
  /重点词:世界
  /重点句(划重点):排除在我之外的世界
  /才不是病句
  这是一条很长很长的路。
  但我并不行走在这上面。
  我坐在这条路的正中间,路程的二分之一。
  无数的形形色色的人与我擦身而过,无一不是脸色苍白,身形透明的一阵风就能吹没了。
  而我坐在这条路的正中间,我的面前摆着一副上好的黑白棋。也有人走了过来,朝我笑道。
  “这一路上走过来甚是无聊,对弈一盘如何?”
  我想着,我本来也闲来无事,就答应了。
  结果那人居然连棋子都拿不起来,说它有千斤重。
  也许那人生前也是一个体面人,咳咳,一个好面子的人,非要与我下一盘棋,说不下完这盘棋他就一直赖在这里。
  那人生前也是一个极为没有耐心的人,这才过了几分钟,突然面露凶色,居然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刀来直接朝棋子砍了下去。
  棋子毫发无伤,倒是那人更透明了一些,仿佛我只要吹口气,他就没了。
  见此,他吓得面色更加苍白。
  看见我的眼神也变了,掺杂着一些其他的什么东西。
  我是看不懂的,因为在印象中,人类最神奇的地方就是他们的情感了。
  嗯?没错啦,来到这条路上的「情感体」被称之为「人类」的。
  他啐了一口,匆忙离去了。
  到现在为止,我面前的这一盘棋,是一个子儿也没动过。
  这个时候的女人是对这种东西毫无兴趣的,有兴趣的也不会。
  但是我记得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是典型的「大家闺秀」的,她温和着脸的,朝我温和地笑,双手笼在了长长的袖子之中,温和地问道:“你看起来,很漂亮。”
  “我?”我下意识地看向了她的眸子当中,是一片清澈的,但是里面倒映的,只有棋子。
  “男女?”
  我摇了摇头。
  她哦了一声,温和的笑脸依旧没有散去,她微微弯曲了她的脊背,看着我:“我跟你对弈一盘。”
  “不行的。”
  我在思索我的声音是不是也不男不女的,但是想到她这种不算卑的语气,心中有股微妙感。我看在她的笑颜可取的份儿上,我颇耐心道。
  “为什么?”
  她笑问道。
  我按住了她去拿棋子的手,没有温度的,恰好了,我的手也是没有温度的。
  我道:“你没有这种资格。”
  她只轻笑,如一阵春风轻拂脸颊,如最温柔的指尖轻轻掠过:“哪种资格?”
  “只是贱民。”我换了一种认真的语气说道。
  本来以为听到这话的「人类」本应生气的,结果她脸色不变道:“贱民?我可还记得,众多神仙中有一位也是贱民出身,神明大人瞧不起「凡人」吗?”
  神明大人?
  思考了一会儿,我还是接受了这个「称呼」。我没有把我按住她的手挪开,继续道:“神明,与神仙自然不同。”
  “神明大人,看来你还是从我的话中挑出了这个毛病啊。”她只笑,继续道,“自然的嘛,那位也陨落了,与这天地融为一体了。”
  我道:“关你什么事?”
  “我就是那位,那位贱民出身的神仙。”她笑容不变。
  我本以为我听了之后会震惊,但是我无论是面上还是心里,都是一片平静的。
  她继续道:“所以我想问问神明大人几个问题。”
  她开口了。
  “此乃何处?”
  “此乃人间。”
  “何为人间?”
  “繁华之地。”
  “何为繁华?”
  “凉薄之地。”
  “何为凉薄?”
  “诞生之地。”
  “何人?”
  “是你。”
  她笑容渐渐消失了。
  没有问题,没有搭话,我是不会说任何的话语。
  “何为人间?”
  她继续问道。
  我继续答道。
  “是你。”
  “可否具体?”
  我缓缓道:“被淘汰在外的「世界」,名曰「人间」。”
  “是我亲自驱赶「它」出去的。”
  不知不觉,这条路,已经没有任何「情感体」存在了。
  混沌间,天地间,只有「她」与「我」。
  她施施然地坐下,轻松地拿起一枚棋子来,道:“我们来下一局棋,定夺这世界会变成「繁华之地」,还是「凉薄之地」,如何?”
  “不需要。”
  我说道。
  一瞬间,天地间流动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她笑容的嘴角缓缓落回原地。
  “砰——”
  爆炸的声音迅速在空气中传播。
  白被混沌吞噬。
  “你我,选一人,定一个目标。”
  “人类的情感最是丰富。”
  “不如猜猜谁是繁华谁是凉薄?”
  *
  中篇来袭,是「落入暗夜」所有故事的一小部分,是第三卷「超越边界」的重点。
  落入暗夜里面的神明和隔壁颖梦月缘的神明没有任何关系。
  是两个不同的神明。
  世界结构都不一样嘛。。
  期待期待期待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