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穿行者第八话、再访鬼楼 新,以太穿行者第8话、再访鬼楼 新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以太穿行者 > 第八话、再访鬼楼 新

第八话、再访鬼楼 新


  三色堇科技有限公司的集装箱车再次开进了孟宇的母校,并且停到了距离女生宿舍楼不远的地方。不过大家都没注意到,秦璐的车就停在女生宿舍楼的另一侧。
  集装箱车内,孟宇换好穿行服站到了穿行门中央,与之前不同的是他左手腕上多了一串念珠,右手心里握着那把小小的宝剑。穿行仪启动后,进入以太位面的孟宇全身笼罩着一层淡金色的微光,手持一闪着动着蓝色流光的汉剑漂浮在了空中。
  虽说孟宇这次是有备而来的,但这些装备是否对那个“女鬼”有效,他心里还是没底。他这次径直飘向了那间闹鬼的女生宿舍,随着距离的缩短,他再次感受到了那股令他窒息的压迫感。
  再次来到这间宿舍,那四个女生的“魂魄”依旧待在原地,只是看上去身影仿佛要消散了一样,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即将“魂飞魄散”?孟宇环顾四周不见女鬼,他只好像上次一样去触碰那四个女生中的一个。
  果然,当孟宇的手拍到一个女生的肩部时,一只苍白的手也搭上了他的肩。但这次不同的是,这只手在接触到孟宇肩膀的一瞬间,孟宇全身金光一闪,只听到嘶的一声,紧接着又是一声沙哑的惨叫。孟宇也顾不得转身后会看到什么恐怖的景象,挥手就用剑向身后劈去。不出所料,剑就像是斩到了实物一样,但又不像是平常用刀剑切进物体的感觉,而是像木棍插进了沼泽去搅动的感觉。孟宇心想:原来这就是以太位面下攻击的感觉,其实大家都不完全是实体,无论怎么劈砍都不会有血肉横飞的画面,这可真是太和谐了!也许某天位面穿行的事儿不再是秘密了,他的经历也许会被拍成电影电视剧,而且绝对能过审!
  说是孟宇用剑劈了女鬼,其实更像是轮了女鬼一棍子,只见女鬼向后猛退了两米,全身蜷缩紧紧地靠着墙。这下孟宇可好好地打量了一番这个上次把他吓得半死的女鬼,这个女鬼真的是太典型太传统了!长发遮着脸,一身白衣,唯独让孟宇感到意外的是,她居然有脚,而且能看到影子!这和我们在过去的恐怖电影中看到的鬼完全是两个概念。准确的说,我们平时看到的没脚没影子的鬼,其实都是他们在我们生活的位面的投影。也许是投影并不完整,也许是人所能感知到的信息有限,缺失了脚和影子的信号,所以人们都靠有没有脚和影子来判断是否见鬼了。看来这一发现,会重新定义什么是鬼,以及如何来判断是否见鬼。
  最让孟宇感到惊喜的是,他做为以太位面的投影,可以不受很多的束缚,例如穿墙、遁地、飘浮……但这“鬼”却受到了实实在在的束缚,她双脚踩在地面上无所遁形,背紧贴着墙退无可退。孟宇心想:看来老天真是公平的,你们穿行到我们的位面时,做为投影可以为所欲为,回到以太位面反倒怂了。上次被你吓得那么惨,这仇不报能行?
  说罢孟宇就拿着手中的剑开始抽打女鬼,毕竟他不是习武之人,哪里懂得什么套路。宝剑在他手中,与烧火棍没什么区别。此刻的孟宇就像个村痞流氓的一样,对着女鬼又是敲又是戳,形象确实不怎么优雅。如果此时有不知情的人路过,一定会报警让警察来抓孟宇的。虽说孟宇什么招式都不会,但这柄剑毕竟还是自带属性的。剑上闪烁的蓝色流光对女鬼来说就仿佛是硫酸一样,劈到之处都冒出丝丝白烟。
  女鬼仿佛已经疼痛难忍,突然开口大喊一声:“住手!”
  正虐的起劲的孟宇闻声一愣,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原来是有意识的,还能说话。那你就给我说说,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要害这里的学生?”
  抬起头的女鬼又把孟宇吓了一跳,因为她居然没有脸。这个没有脸可不是我们过去看过的恐怖片中的无面鬼那样平平的一张脸,也不是脸也被头发全部遮住。而是这张脸就像是被高温融化后又重新凝固一样,整张脸全是坑坑洼洼的烂肉,只能隐约分辨出曾经是眼睛、鼻子和嘴的位置。
  “我叫……我叫……李晴,”女鬼开始嘶哑的讲述自己的经历:“我曾经也是这里的学生……”
  孟宇强忍着李晴“惊艳”的容貌与“优美”的嗓音给他带来的视觉冲击和精神摧残,听她声行并茂的的讲完了自己的经历。期间孟宇的身体多次出现心跳过快、血压升高、呼吸急促的症状,好几次小玥都喊着包子停下仪器,都被伊芙娜阻止了,因为伊芙娜觉得孟宇还能再突破一下……
  李晴的经历大致是这样的:她曾经是这里的学生,本来她可以考进更好的大学,可为了和青梅竹马的男生在一起,她选择了这所学校,但不在同一个专业。因为他们两人都来自农村,所以想要毕业后在城市里立足很不容易。李晴希望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毕业后找一份好工作,而她的男朋友却被一个家在城里的女生看上了。这个女生的父亲是刚改革开放便下海经商的生意人,经过十来年的奋斗也算当地的一个小富豪。李晴的男朋友虽然成绩平平,但长得还挺帅,为了能让自己少奋斗二十年,很快就接受了那个女孩。
  听上去这是一个俗到掉渣的故事,最普通的渣男为了走上人生巅峰而移情别恋富家女的故事。但这毕竟是上世纪90年代发生的事儿,当时的人可不像现在一样能想得开。李晴希望渣男能给她一个交代,便拖朋友将一张写了见面时间地点的字条交给渣男。谁知渣男身边的朋友都被富家女买通了,这张字条被直接送到了富家女的手中。
  富家女按着纸条上的时间地点来到了教学楼的六层,因为这里有化学实验室和化学试剂、仪器的仓库,没有实验课时这里基本不会有人经过。李晴早就来这里等候了,可见到来的人居然是富家女,便上前质问。随后两人的言语越来越激烈,接着便发生了肢体上的冲突。两个女人扭打在了一起,就这么在楼道里撕扯来撕扯去。富家女扯着李晴的头发猛地一推,两人居然撞开了化学试剂仓库的门锁,一起跌了进去。
  其实这个仓库是化学系与生物系共用的,除了堆放着很多化学试剂,还摆着不少生物标本。好巧不巧的她们两人滚到了一副人体骨架前,富家女一声尖叫后猛地站起来。这一站正好撞倒了摆化学试剂的柜子,只见无数支不知名的玻璃瓶随着柜子一起落下……大部分的化学试剂都落到了李晴的身上。浓烈刺鼻的腐蚀性液体的气味顿时充斥着整个房间,李晴撕心裂肺的尖叫声也充满了整个楼道。富家女惊恐之下,迅速离开了这里。因为那个年代还没有什么监控,所以没人知道富家女来过这个,而那个帮她递纸条的男生被她用钱封了口。李晴的尸体被发现后,渣男还什么都不知道呢,只是以为李晴被他伤害后想不开自己寻了短见。虽然他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但为了自己的前途,他还是陪在了富家女身边。谁知富家女还没毕业就已经对他失去了兴趣,毕业后便独自出了国嫁了老外。
  倒在腐蚀性液体中的李晴意识似乎沉睡了很久,当她清醒后,她发现自己还在教学楼六层的仓库里。她走出仓库后,发现所有的人好像都看不到她似的。当她伸手触摸某个路人时,手居然穿过了他的身体,这一刻李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听完李晴的描述,孟宇似乎觉得还差了点什么,便追问道:“冤有头债有主,你是被渣男和他的新欢坑了,那为什么之后的几年里你要祸害其他不相干的人?”
  “因为我心里有恨!这么多年我在这个校园里徘徊,见到了太多的渣男和渣女,她们必须受到惩罚!这四个女生就是,你看她们的穿着打扮,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每天听到她们在宿舍里讨论的就是怎么抢别人的男朋友,然后玩腻了再甩掉。”
  其实在孟宇和李晴谈话的这段时间里,孟宇的通讯仪一只都开着。他们两人交谈的内容都被伊芙娜、包子和小玥听到了。三人第一次听到鬼的声音,感到既兴奋又惊悚。
  “包子,立刻查一下当年的这起案子,以及这个李晴的相关资料!”伊芙娜命令道。
  孟宇还是觉得刚才李晴的话说服力差了点,但眼下最重要的是让这四个女生的意识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去。便说:“我知道你也是个受害者,但这四个女生与你当年的遭遇并无关系,你现在必须放了她们!”
  “呃……知道了……”李晴似乎还有些不舍得,但面对孟宇手中的宝贝,她不得不就范。李晴缓缓地走向那四个呆若木鸡的女生,那四个女生也突然起身把李晴围在了中间。只见她们四人一鬼越走越近,仿佛要融合在一起。
  孟宇越看越觉得不对劲,这时他的通讯仪中传出了伊芙娜的声音:“注意,她不是李晴!”孟宇大呼不妙,自己被摆了一道!
  此刻的李晴已经把四个女生吸收进了自己体内,她的身体也膨胀了数倍,对着孟宇一声大喝!这间宿舍的玻璃全部被震碎,孟宇被吹的紧紧贴在了墙上,他心中大惊,此刻他无法穿墙了!这是什么能力,居然可以制造出一个束缚位面投影的空间。
  孟宇想着刚才伊芙娜那句“她不是李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不是李晴的话……那她会是谁?通讯仪中再次传来伊芙娜的声音:“她才是那个富家女,之前撒的谎只是为了让你对她放松警惕!包子查到当年的新闻上写着化学试剂仓库中发现了两具尸体,一具是李晴的,一具是富家女的。她刚才说的后半段内容全是瞎编的,她根本就没逃出来。”
  这时假李晴真富家女的伸出长长的双臂扑向孟宇,看上去就像是个超大号的丧尸。孟宇急忙闪避,但这间屋子真的太小了,孟宇还是被摁在墙上。面对着强大的攻击,似乎他身上的法宝都不起作用了。
  孟宇在近距离下观察这时的富家女,只见那四个女生的脸都浮现在她的胸前,并且露出痛苦的神情。“谁让你多管闲事,现在你必须和她们一样被我吞掉!”富家女嘶吼着。
  正当孟宇已经觉得自己肯定要交代在这儿了,突然窗外两道电光射入,全部打在富家女身上。富家女一阵抽搐后躺倒在地,孟宇也跌坐在地上,而那四个女生也从富家女身上被弹了出来。
  孟宇还在一脸懵逼时,两个人影飘进了窗户。孟宇仔细一看,人家这才叫一身的高科技啊!从头盔到鞋子,再加上武器,无一不透露着黑科技的感觉。自己这一身行头比起人家,简直就是特种兵和小流氓的差距。
  “发现目标,现在准备回收。”这两人中个子较小的一人说到。
  “等等,这里还有一个不相干的人。看衣服上的标志,应该是三色堇的人。”另一个大个子的人说。
  “哟,三色堇开始涉足以太位面了,不过看装备应该是刚刚开始研究吧。哈哈……这也太原始了!”小个子嘲笑到。
  “好了,我们不要浪费时间,赶紧把目标带走。”大个子催促道。
  说罢,小个子从身后的背包里拿出一支不知名金属做成的圆筒,对准倒地不起的富家女拧开盖子,富家女立刻就被吸了进去。整套动作干净利索,就像是常这么做一样。把圆筒塞回背包后,两人打算离开。
  “等等,你们是谁?”孟宇喊道。
  “再问一遍,我们就只能把你灭口了!”高个子回身说到。
  “走吧,以后也许还有见面的机会。既然他已经来到了这个位面,那该知道的事情他总会知道的。”小个子说完先行飘身离开。。
  两人离开后,地上躺着的四个女渐渐地消失了。孟宇不知道这是回到了她们自己的身体里,还是魂飞魄散了。直到通讯仪中传来伊芙娜的声音:“刚才接到医院来电,这四个女生都清醒了,只是身体非常的弱,必须修养很久。”听到这里孟宇终于松了一口气,让包子把他召回了自己的身体中。
  众人扶着孟宇从穿行门中走出来,让他立刻躺下休息。孟宇刚要张嘴说话,伊芙娜立刻制止了他,说:“你先好好休息,刚才的情况我们都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