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谲,实则人心作祟第84节,诡谲,实则人心作祟第84节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一些也是一些呀,蚊子腿虽小,但好歹上面也有一块肉。
  而这娘们出手根本不管轻重的,被她轰下悬崖,特么不知道还要掉到哪里去…
  搞不好,到时连老遥有心替自己收尸都不一定能找到尸体。
  “要不…换个法子?说实话,那天让老狗追着咬的方法就很好呀,而且真的激发了外挂…这你是知情啊,大姐。”
  满满求生欲下,老非不忘临死前的挣扎。
  
  “可是…那天的效果不明显,而且你现在昏迷的时间一次比一次长,你也知道,对手随时都有可能上门,你不能指望我一个小女人能护着你吧…”
  女侠直接否了老非的最后的一丝侥幸,逼迫道:“快跳…这是速成的惟一的方法。”
  “……”
  果然是神无可式的压制,一点反驳余地都没有。
  老非心如死灰,无奈走向了悬崖边…
  发现神无可古风侠女款长衫的仙美,源于老遥追的那部古装剧。
  那剧男一号是那货无脑粉的一位当红男星,难得的集流量与演技成正比的实力奶油小生。
  那天老遥在追剧,女侠冲凉后出来,披着湿漉漉的长发,套着老非的一件糙汉短袖…
  配上她生无可恋的慵懒表情,当姐们抓起一瓶牛奶吸得嗞嗞作响时…
  追剧被扰了清静的老遥一脸嫌弃,说她颓废社会姐白搭了一张古风女一号的皮囊。
  就是这话说完后,老遥那货脑回路抽风一样连夜给女侠在网上选了两件古风长衫…
  一件粉色柔情侠女系,一件纯白仙美系…
  因为是同城网购,老非记得第二天一早,两件衣服就到货了,正是那天女侠琢磨出来并实施非人道外挂的提升方案的那天…
  当时老遥死皮赖脸把女侠招呼起来,让她换上…
  就连那货对女同胞失去了感观反应,他也不由的夸赞了一句女侠果然仙气。
  这才配得他追的那剧的男一号,说是同剧中那位抠图、演技烫嘴的某女星比起女侠…
  连皮囊美还要差上一个层次。
  可是…女侠换上古风长衫后一个劲的不乐意了,说是勒的太紧,一身难受…
  就是老遥用整箱牛奶诱惑,她都不愿意让那货摆拍几张美照发到他们内部的铁粉追剧群…
  
  因为当时那货的追剧群正发起一个什么素人搭配该剧男一号的同框比拼…
  要不然,那货也不至于折腾。
  所以当天没跟着一起出工…就是那货引发女侠受气不小,才补的回笼觉。
  当下,老非之所以想起这茬,是因为作为当时事件围观群众的他,也暗自很是欣赏女侠的古风美…
  或许,他比老遥那货更希望女侠能接受老遥替她挑选的衣服。
  因为那样,那姐们就不会跟他抢衣服穿了。
  可怜灰脸糙汉一个季度就那么三、两身换洗的衣服,老遥那货有些怪癖,一直以来都是老非可以与他同眠,但不能穿他的衣服。
  
  而女侠只要是冲凉后反正雷打不动的要穿走老非的一件。
  并且…有一件事很诡诞,老遥那货甚至比老非还要反感神无可有事没事就套上了灰脸货的糙汉衫。
  当然,那货总是无脑上火,就没必要考究了。
  只是…
  当下的女侠,竟然愿意换上了古风长衫…?
  不对,情况很不对…
  “喂,神无可……”走到悬崖都跨出一只脚的老非,正回头要请教这个严谨的问题时…
  “啪…!”
  老非人还没完全转过来,却没想到这娘们早就悄然近身,二话不说突然一个大嘴巴子迎面刮了上来…
  灰脸糙汉差点一个脚下不稳,直接坠身深涯…
  也正是这货的求生欲跟极限反应吧,他最后摇摇欲坠之前死死拽住了娘们的衣袖。
  这一巴掌够狠,直接给老非拍到了天昏地暗,耳膜震穿。
  脑洞“嗡嗡”直响,老非甩了甩头后,强行振作…
  “毛病呀你神……诶呀,我去…怎么又突然是你了,夏沁?”
  睁开眼,这货咋舌了…
  不但面前的是夏沁,而且当下的天色分明是黑夜将至…
  脚下,虽不是深不见底的悬崖,但也确实是个山体断层…
  
  小几十米深足有,摔下去即便不死估计也只能躺一辈子病床了。
  “这…?”
  老非心里一咯噔,夏沁的情况更是相当不乐观。
  香汗满脸,虚弱无比的她面色苍白,一手扣着旁边的粗木,一手死死的拽着这货灰脸糙汉,嘴唇都咬破了。
  一只衣袖还被撕掉了。
  “好险啊,差点没拉住你…”
  老非终于清醒后,姐们叹了口气,整个人一软,直接瘫坐于地。
  “不行,上面还一个呢…”只是还没来得及换口气,姐们立马又惊呼一声。
  
  当下的局势,老非多少也醒目了…
  这特么分明在悔山的深林中…
  刚才…
  子良那货,还有神无可女侠全是…幻境?
  难怪都那么古怪。
  子良就不多说,反正不熟。
  但神无可,明显就觉得她居然穿上了古风长衫甚是可疑。
  
  灰脸糙汉也没空闲对刚才的境遇复盘,他知道夏沁所说的上面那个必然是老遥。
  救人要紧。
  扶起姐们,强起最后一丝气劲,直奔而去…
  杂草丛中硬是被碾磨出了一条通路,可想而知刚才他是如何置身悬崖边…
  
  而夏沁为了拉住他又付出多大的努力。
  两人沿原路返回去,很快就看到了在地上发疯的老遥…
  这货自己猛捶自己胸脯的同时,嘴里还念念有词:“遥哥大老爷们岂是贪生怕死之辈,再说了你又不是老非那缺货,我不可能让你替我挡刀的…就特么一个外佬活死人而已,遥哥我正经道系传承人,还真怕他不成…?”
  老非:“……”
  “用全力给他一巴掌吧,他应该就能醒了。”夏沁很无力的靠在一颗大树上,指点老非,“刚才我用了很多方法尝试叫醒你,但应该都不够刺激你的灵魂深处吧,仍是不停地在叫唤着神无可,后来我就…就有点生气了,才没忍住打了你一巴掌…却没想到还真把你给打醒了,我也知道刚才出手很重,你应该不怪我吧。哼…”
  “……”
  这姐们说辞中的字面意思虽是在表达着一份歉意,但语气…
  老非听着,感觉她还遗憾刚才的一巴掌下手轻了。
  “哼,臭男人…吃着碗里的,想着的却是锅里的。”
  果然,姐们一个情绪没绷住,立马照实补上了缘由。
  
  日期:2019-02-121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