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绣,绣阴阳,一绣生,二绣死,三绣……第92节,阴阳绣,绣阴阳,一绣生,二绣死,三绣……第92节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左边写着六层A梯,右边写着六层B梯。
  但是两边的大门都是紧闭着,门上挂着一个大锁。
  “这应该是真正的六层了。”丁一心里判断道,因为这里有门牌号。
  他看了看边上的那个电梯,电梯上有个显示器,只见电梯在走动,从下往上,显示数字,1,2,3,4,5,6,7……14.
  到达十四层之后,电梯的箭头往下,开始下降了。
  丁一走到电梯的门前,伸手按了下按键,示意需要使用电梯。
  14,13,12……7,6,5,4,3,2,1!
  丁一瞪大眼睛,到达六层之时,那电梯门压根就没有开,而是直接按键的灯灭了,甚至于连停下来都没有,而是一直往下。
  他就更加确定了,这背后有人在搞鬼。
  但他清楚的记得,电梯是到第六层的时候,那按键的灯才灭的,说明这一层是第六层无疑了。
  确定了真正的六层,丁一推开消防门,走了出去。
  然后往上一层,发现楼层写的是5楼,但是墙壁下有他做的标记,那是一个‘中’字。
  
  他推开这一层的消防门,然后慢慢走了进去。
  这一层里面写的是五层A梯和五层B梯。
  现在这一层是真正的五层。
  丁一的自信心大增,已经确定了真的五层和六层。
  那接下来他倒要看看,那两个重复是五层和六层,到底是哪一层了。
  一鼓作气,丁一继续往上爬了一层。
  只是这一次让他无语的是,眼前的楼层不是6楼也不是5楼,而是4楼。
  
  他心里一阵无语,这特么又出新花样了?
  他看着墙壁上的楼层标号,确认是4楼无疑,便在墙上用钥匙刻了一个字:四?
  而后推开门,进入到这一层。
  这一层楼写的却是十四层A梯和十四层B梯。
  丁一冷笑一声,这特么总算是不一致了,楼梯间明明写的是4楼,但这里面却标注着14楼。
  
  他快速的退到了楼梯间,然后抬头看着那个楼层标号,这写着4楼,但是前面貌似有个1被人为弄掉了,前面有个淡淡的痕迹。
  白石灰的墙壁,如果上面长期贴着东西的话,那这一块区域会比周围的来得白一些,因为周围的墙壁暴露在空气当中,白石灰氧化,会自然而然的比较深色。
  所以乍一看,明明就是14楼,但是前面的1被人弄掉了,只剩下4楼。
  丁一看着14楼的楼层标号,这作假做得太假了。
  他会心一笑,往上一层继续走,他记得刚才电梯是按到第十四层的。
  那么十四层应该有人才对啊,怎么十四层也不见人?
  他没有多想,而是往上一层走。
  到了半梯之时,抬头一看。
  
  15楼!
  丁一微微错愕,这到了十五楼,是不是说前面的鬼打墙就破了?
  下面十四楼,这里十五楼,逻辑上是对的。
  但如果像下面的五到六,然后六再到六,而后六再到五,进入一个又一个的循环,那真的会崩溃掉。
  
  这一栋楼有多少层,丁一不清楚,具体的也没有去探查过。
  他轻轻推开消防门,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往右转头一看,却见门口有两只石狮子,还有那塑料帘子上那个大大的‘当’字。
  丁一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四海当铺!
  总算是找到了。
  只不过在进入之时,他抬头瞄了一眼门牌号:十五层B梯。
  他感觉有点不对,明明四海当铺是在七楼,而且之前去过两次,那边的门牌号明明就是:七层B梯。
  
  “莫非搬了楼层?”丁一想了想,不排除这种可能,但是最大的可能性是这还是鬼打墙的一部分,信不得真。
  他深呼吸一口气,用手拨开了那塑料帘子,而后走了进去。
  但是进入之后,却没有业务员等在那里,这让丁一就更加戒备了。
  他转头看向墙上挂着的时钟,正好是早上的八点。
  “莫非是还没有上班?”丁一诧异的看着门,自言自语道:“如果还没上班,那么谁开的门。”
  正当丁一疑惑之时,副总办公室的门开了。
  副总推门出来之时,转头看见丁一,吓了一跳说道:“怎么又是你?你想干嘛?”
  丁一一怔,莫非不是鬼打墙?这个副总的反应倒是很真实啊。
  之前被他丁一耍过,而且损失不小,此刻一见丁一,自然不高兴了。
  “那啥,上次那个镯子我准备当了。”丁一想了想说道。
  “当?”副总冷笑一声说道:“我不收,你走吧!”
  “什么意思?”丁一越来越感觉真实了,至少对方的态度没毛病,他笑着说道:“你们这是拒客咯?”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好心好意对你,你却反咬我一口,换做是你,你会怎么办?”那个副总反问道。
  “那是你用了手段,派人跟踪我在前!”丁一据理力争。
  “即便是如此,那我也只是想知道你的住处,想跟你长期保持合作关系,这有错吗?”副总气呼呼的说道:“你竟然直接把我那业务员给吓疯掉了。”
  
  “那电梯的账怎么算?”丁一指着电梯外面。
  “什么电梯的账?我不知道。”副总一副抵赖的样子。
  “别装蒜了,看门的那老头是你放的布偶,他在电梯里要害我,被我伤了,今天不就换了个新的?”丁一一想到这个,身上的鸡皮疙瘩瞬间竖了起来。
  真是后知后觉啊!
  既然那个老头是布偶。
  
  那么这个年轻的难道就不是布偶吗?
  他仔细的回想,进门之后与这个年轻的保安交谈,而后写下了电话号码,这些都不是事,毕竟名字和电话号码都是假的。
  如果说对方做手脚的话,那么就只能是那个身份牌了。
  丁一低头看着挂在脖子上的这块牌子。
  一把扯了下来,正准备扔掉之时,却见那副总大声呵斥:“喂,你干嘛?”
  丁一冷笑一声,症结果然在这里。
  啪的一声,丁一直接把那块牌子朝着窗户外扔了下去。
  嗖的一声。
  
  一时间,周围的景象瞬间变了。
  甚至于连眼前的副总也消失不见了。
  楼房不见了,屋顶不见,窗户不见了,墙不见了……
  四周就是露天的一片。
  
  丁一不经意间低头一看,整个人差点栽倒了下去。
  日期:2019-02-121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