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日常行为规范手册第47节,妖怪日常行为规范手册第47节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杨乐只看了一眼,便认出这是好的花雕,心吃味说道:“这么好的酒,你怎么藏得住?”
  “十年份的花雕酒,我放柜子里平日里都不敢拿出来,生怕哪天被你看见了。今天林医生来了,给她尝尝。”王大江笑道。
  “可是,啤酒已经开了?”林清欢迟疑了一下。
  “啤酒这东西涨肚子,还是少喝的好。”王大江一边说话,一边把啤酒全都收进了箱子里,然后又拿出小酒碗,给林清欢倒花雕,“你尝尝这个酒,要是能喝的习惯,我一会儿弄个明炉给炖,这天儿冷,喝点黄酒也能暖暖身子。”
  “那好吧。”林清欢轻轻点头。
  
  看一眼在一旁一脸幽怨的杨乐,不由笑了出来。
  “不给他倒点?”她指指杨乐。
  “这么好的酒,给他喝浪费了。”王大江把刚刚收起来的啤酒箱子又拽了出来,“里面的啤酒,随便拿。”
  杨乐真想把筷子扔了。
  这饭没法吃。
  
  吃吃喝喝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
  酒过三巡,饭菜下肚。
  酒足饭饱的感觉让杨乐觉得刚刚厚着脸皮留下来是多么的正确。
  趁着王大江接电话的空子,他问身旁正在玩贪吃蛇的林清欢:“关于韩少锦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做?”
  他刚刚简单了解了下妖管局的规定,如果城市的破案率长时间不达标,当地负责的小组长要面临被撤换的风险。
  他从不认为林清欢是个普通角色。
  能成为苏城的小组组长,她一定有她的过人之处,杨乐不知道,不代表没有。
  
  或许只是平日里,她不愿意在杨乐面前展现自己的另外一面。
  林清欢手机里的贪吃蛇像个傻子一样,直愣愣的撞在墙,她叹了口气,摇摇头。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向级反应?
  现在妖管局下沆瀣一气,杜科长还不是和韩少锦穿的一条裤子。
  
  而且,
  听风声,最近好像面临一次重大的洗牌。
  到底是真是假,她现在也有几分捉摸不透。
  杨乐见她摇头,知她心里还没有决断,便没有再追问下去。
  他的眼睛望向了窗外,
  天已黑。
  不知道苏落今天一天了,都在干嘛。
  他转过去问林清欢道:“对了,你知道天妖的事么?”
  林清欢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心底莫名浮现一层苦涩,微笑道:“是关于苏落?”
  她果然知道苏落天妖身份的事情。
  杨乐心道,点点头。
  “其实天妖是……
  林清欢话刚出口,却见王大江闷闷不乐的走了过来,只能打住。
  杨乐也看到了王大江,眉头微皱,问道:“怎么了?”
  王大江耷拉着脑袋,
  哀怨的看一眼杨乐,“我爸让我叫你明天去我家吃饭。”
  “我?”
  杨乐指了指自己,
  
  “是她吧?”
  又指了指林清欢。
  杨乐觉得最近出乎自己意料的事情有点多。
  按照他的推测,抛尸案的凶手很大概率会是付丽,没想到最终付丽只是推波助澜的一个角色,而凶手却是杨乐一开始以为是诱饵的辛欢欢。
  王大江的老子请吃饭,他觉得怎么也该是请林清欢这样明媚的女子,再给王大江撮合撮合,怎么也轮不到自己这个搅屎棍。
  可偏偏,
  两件事都出乎他的意料啊。
  
  喊自己去他们家吃什么饭?
  算了,
  想来也不过是一顿普通的饭,想这么多干什么。
  吃完饭,王大江死乞白赖的非要送林清欢回家,林清欢倒是没拒绝,只是看了一眼杨乐。
  杨乐心道,
  你看我干什么啊,谁让你喝这么多的酒,难道看不出来王大江蓄谋已久?
  王大江倒是没喝酒,开着林清欢的车,林清欢坐在后座,俏脸微红。
  收音机里正在放着李宗盛的歌儿,
  想的却不得,
  你奈人生何?
  该舍的舍不得,
  
  只顾着跟往事瞎扯……
  沙哑的声音配着沧桑的词曲,让人愁肠百转千回。
  这是李宗盛作词作曲并演唱的一首歌,当时的纵贯线刚刚开始巡回演出,而这首歌却出现在了台北的最终场。
  王大江最喜欢的歌手是李宗盛。
  
  年少不听李宗盛,听懂已是不惑年。
  他平时码字的时候,最喜欢的是打开播放器,循环播放几首李宗盛的歌,一边听着歌,一边码字。
  码字这种事情,其实是一个人的自嗨。
  却偏偏因为成绩这种事情,变成了一场生意,还好王大江不需要生意,所以一直自嗨了下去。
  庆幸遇到一些懂他的读者,
  同嗨。
  
  林清欢醉眼迷离,望着车窗外。
  王大江从后视镜里看着她消瘦的面孔,嘴角咧出一丝苦笑,说道:“你和阿乐,不是医生和病人的关系吧?”
  “嗯?”
  林清华怔了怔。
  “什么意思?”她问道。
  
  她口虽然问着话,眼睛却没有转过来的意思,一直愣愣的看着窗外。
  “我看着杨乐倒是有几分怕你。”王大江笑了笑,他平日里在小说写的情情爱爱倒是不少,真到了让他去和心仪的女人聊天的时候,却总是说一些不该提的话题。
  他也知道,聪明的男人,这个时候不该去提杨乐。
  可是话儿,说通透了反而会好一些不是吗。
  “他怕我?”林清欢这次终于转过脸来,望着正在认真开车的王大江的背影,一脸疑惑模样,像是一个虚心的学生一般:“他为什么会怕我?”
  难道因为自己是他领导的这层身份?
  “你觉得杨乐是什么样的人?”王大江问道。
  林清华想了想,回答道:“工作认真,心思缜密。”
  “只有这些?”王大江笑道:“你果然不是他的心理医生,其实他是一个内心很脆弱的人,他是一个需要被保护的人。”
  王大江知道他将要说的话可能会伤害到林清欢,可还是决定要说出来,为了杨乐,为了林清欢,也为了自己。
  “你想想,杨乐在你跟前虽然总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我相信你也能了解他一般人更聪明,也更愿意帮朋友两肋插刀,可是他其实一直是一个渴望被保护被关心的人,而在你面前,他更像是被你看穿了一般,可能这是你心理医生的职业所带来的职业习惯,但是确实让杨乐整个人像被扒了一层皮一般站在你面前,他不喜欢这样,他没有丝毫的安全感。”
  “原来是这样……”林清欢喃喃说道:“怪不得每次和他在一起,他总是不停的分析案情……”
  “对啊,他只有在你身边不停的说工作,才能分散你对他人格的分析,他不喜欢别人知道他太多的秘密,我想任何人都不喜欢,所以我能看的出来,他怕你。”
  
  日期:2019-02-121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