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一生第25节,血染一生第25节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漆黑的夜色中,我总觉得人群中最前面的那个人的影子十分熟悉……
  在这漆黑的夜色中,我带着二晨从旁边悄悄跟了过去。前面那帮凶神恶煞般的人拎着家伙事儿就冲进了那些钉子户的家中。
  
  我在身后看的清楚,最前面带头的那个人就是张浩然。
  以前我只知道张浩然是拐子李手底下最红的一个人,但一直不知道原因。今天见到了这一幕,我忽然明白了拐子李为什么要选择让我去收账的原因。
  这个时候。张浩然已经带着人踹开了其中一户人家。一帮人疯狂的涌进去,连两分钟时间都没到就听到了屋里面传出来老人孩子的尖叫、啼哭声。随后还传出一个男人的怒吼,大喊大叫的说难道没有王法了吗?
  看到这一幕,我心中特别不是滋味,或许是有些不太适应。但我明白,这个社会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社会,当你踏入这个社会,便要学会适应一切自己以前不适应的事物,因为不会有人来给你机会,适应你,除非是死人。
  
  就像是雯姐那件事,如果哪天不是我跟赵龙一块去了厂里闹事而是选择忍了。那我敢十分肯定的说,只要雯姐还敢回到厂里,肯定会被欺负的更狠。
  因为你选择了忍,可在对方眼中就是懦弱。因为你懦弱,所以注定要被欺负。
  就像是眼前的这家钉子户,按照正常的拆迁赔偿你不接受,当村子里其他人家都搬走了,你还是不肯妥协。那么好办,一直打你到肯搬家为止,甚至之前说好的价格也肯定给不了你。
  这种人虽然可怜,但同样可恨。
  人心不足蛇吞象这句话应在他们身上一点都不虚。
  眼瞅着张浩然带人一连掀翻了两户人家,闹的是鸡犬不宁,哭声一片。直到第三户人家的时候,张浩然遭到了反抗,村民拿着菜刀胡乱冲着张浩然砍了几下,可压根没有威风两分钟便被打翻在了地上。
  张浩然光着膀子,胳膊上纹着一只狼头。从旁边人手中接过来一把砍刀,耗住地上的人就是一顿砍,虽然不是砍到了要害处,可那人基本上是体无完肤了。
  后来,我看到这户人家的女主人拿着手机像是想报警,可依旧是被张浩然给发现了。随着两个人把想要报警的女人拽出来,张浩然的嘴角勾勒出一丝阴森的笑容,冲女人说道,“你,想报警对吧?”
  很显然,女人已经被吓坏了,面对着几十号混子都拎着刀枪棍棒,又扭头看到自己老公已经受了重伤倒在了血泊中,女人面容苍白,浑身颤抖,甚至吓得小便失禁了……
  尽管如此,张浩然却没有一丝怜香惜玉,没有因为她是女人而手软。
  女人的一条胳膊被拽直,张浩然吸了吸鼻子,狠狠一刀剁了下去。
  这一幕,我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但耳朵中却听到了久久不停的哀鸣惨叫。待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女人的右手从手腕的地方,折了。
  鲜血流了一地,女人倒在地上浑身抽搐。
  这时,我和二晨的酒也醒了大半。就听见二晨在旁边气的牙齿咬的咯吱咯吱响,紧紧捏着拳头骂了句,“畜生……”
  张浩然确实心狠,确实畜生。连女人都肯下这么狠的手,但我不得不承认,他比我更适合走这条路。
  也只能说,拐子李看人看的很准。如果是让我来做这件事,我肯定做不到。甚至压根解决不掉这几个钉子户。
  但,我有我的优点。
  眼瞅着张浩然逼迫这户人家签了合同,然后他带人继续往下一家开始扫荡。顿时,我心生一计,想了想后直接掏出来手机给赵龙编辑了一条信息发过去。
  张浩然这边行动很快,只要是遇到反抗的,下手都一样很惨。一连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张浩然只剩下了最后一家钉子户需要解决。
  
  我看了眼时间,心底有些焦急。可就在我刚刚重新抬起头的时候,村口处一辆警车拉着警笛嗡嗡的冲了过来,速度特别快。
  看到警车,我不禁露出了笑容。
  警车里面做的正是吴昱桦和赵龙,我刚刚给赵龙发短信,就是让他跟吴昱桦要身衣服,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来西关村。
  看到警车居然来了,二晨不禁惊讶的说道,“他们竟然出警了。干这种事不是都收了好处的吗,怎么可能来抓人?”
  看来,二晨懂得还不少。可那只不过是他理解的概念。随即,我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二晨,二晨听后不禁吸了口凉气瞥了我一眼说,“疯子,你的计划太疯狂了。”
  二晨说罢话,我撇撇嘴也没搭理他。只说,慢慢看戏吧!
  我跟二晨说话的功夫,赵龙已经把警车开到了张浩然他们不远的地方。我琢磨着张浩然认识赵龙,所以就让他在车上守着,然后吴昱桦自己下车,满脸严肃,愤怒的表情走向民户。
  听到警笛的声音,又看到由远及近最终停在自己不远处的警车。张浩然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张浩然清楚的记得,自己出门前拐子李就跟他说过了,该打点的已经打点好了,放心大胆的去拆迁,只要不搞出人命就行。但有一点,必须今天晚上把这几个钉子户给拆完。
  否则,张浩然就不用回去见拐子李了。
  所以现在看到身穿一身警服的吴昱桦,张浩然的一张脸都绿了。吴昱桦在路上也肯定知道了张浩然的身份,所以见面后连话都没说,就像两个老熟人一样。吴昱桦摸出手铐子冷眼看向张浩然,“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吗?”
  张浩然森然一笑,“你觉得我需要解释吗!?”
  “废话真多。”吴昱桦眼皮都没抬一下,直接将手铐拷在张浩然的手腕,就要带上车弄走。
  
  看到自己的大哥要被带走,旁边人一片嘈杂。但无论怎么起哄,却没有一个人敢动手,毕竟吴昱桦穿的那一身衣服可不是闹着玩的。
  张浩然挺无所谓的摆摆手,满脸不屑的冷哼一声说道,“大家都别动,配合他。我看今天他能把我带到哪!”
  张浩然说罢话,我下意识从兜里掏出来手机。
  因为,时机到了,刚刚成熟。
  
  我一脸人畜无害的笑着,翻出一个不太熟悉的手机号码拨了出去……
  片刻之后,吴昱桦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不错,我拨出去的号码,正是吴昱桦的。很快,他接通了,按照我之前给赵龙发短信说好的演戏,吴昱桦大笑着冲电话喊了声,“疯子,请我喝酒呐?”
  我这边笑着,跟吴昱桦随便扯了几句,说是打算请他一块喝酒。随即,吴昱桦顿了顿跟我说,这会儿正出任务呢,去不了。
  我说话的时候故意说的很大声,就是为了让那边的张浩然听到。只要张浩然听到了,就肯定知道我跟吴昱桦认识,到了那个时候,张浩然会给我打电话,或者是联系拐子李,然后再联系我,既然我跟抓他的丨警丨察认识,让我说说情放他一马还是没问题的。
  
  这是我的计划,目前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中。
  半响后,我挂断了电话。只是说让吴昱桦好好工作,有空了一块喝酒。
  挂掉电话后,我跟二晨趴在原地等,我在等张浩然或者是拐子李联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