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一生第39节,血染一生第39节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见状,曹爽愣了半响。她足足沉默了有十几秒钟的功夫才慢慢擦干了眼泪,坐直了身子发动汽车。
  一路上我们谁都没有说话,一直到曹爽把我跟赵龙送回了家。临走的时候,曹爽也没再提那件事,还挺热情的跟雯姐聊了两句才开车离开。
  曹爽前脚刚走,雯姐就在我旁边自言自语的盯着曹爽离开的方向喃喃说道,“多好的孩子,哎……”
  
  听着雯姐的这句话,我心中顿时泛起了异样的感觉,酸酸的,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感觉,反正挺不得劲儿的。
  晚上,赵龙留在我家吃了饭才走。他说趁这几天没事儿抓紧拉点活儿,要不非得饿死不行。临走的时候,赵龙拉着我出了家门才问我,无非就是张浩然的事儿,问我打算怎么处理。
  我想了想说,“没事儿,反正他不敢跟拐子李说这事儿。要不就自己忍了,要么就报复咱们呗。”
  我撇撇嘴,一脸无所谓的看着赵龙又说,“反正咱不怕。他要是报复咱们最好,到时候有了理由不去办事儿,拐子李问起来,咱就说挨打了,他也挑不出理来。”
  
  听完我这番话,赵龙还低着头思考了思考。最后,这货使劲拍了我肩膀两下,咧着嘴大声说,“成,反正**咱不怕报复。他张浩然敢找事儿,我非得再捅他俩大窟窿,要不然他不知道社会人多大脚……”
  每次说到正事儿,赵龙都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说白了就是啥事也不过脑子,就知道逞英雄。
  可谁让赵龙是我兄弟了,傻兄弟也是我兄弟,是我龙哥。
  送走了赵龙,我回到家以后又跟雯姐聊了聊夜市出摊的事儿。后来,接下来的两三天都没什么事儿,赵龙无非就是每天拉点活儿,赚了钱就往医院跑,给贝贝送各种吃的,后来贝贝出院赵龙也屁颠屁颠跑去接了,只不过没有接到,贝贝让她闺蜜给接走了。反正,只要是赵龙去医院的时候,一般都是二晨继续开车出去拉活。
  直到两三天后的这天晚上,雯姐准备好了设备和东西。方成虎也开着一辆车过来了,加上赵龙的破车,我们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去了夜市开始摆摊。
  
  一直忙活了两个多小时才把摊位给支起来。因为有赵龙跟二晨的帮忙,雯姐往我手里塞了一百块钱,让我赶紧带着他俩去旁边找个饭店吃点饭,还说让方成虎也一起过去。
  不过,方成虎觉得跟我们几个孩子在一块也挺没劲,就留下来帮雯姐了。剩下我们哥三个商量了一下,打算从旁边找个小火锅吃点喝点得了。
  下定了主意,我们三个就从小商品市场溜达。可能是刚刚晚上八点,夜市才刚刚上人。我们三个转了一大圈,刚巧从小商品边上的一家酒吧门口经过的时候。
  突然,我无意间看到刚刚从酒吧出来的两个女的,其中一个挺眼熟的。就在俩女孩身后,还跟着七八个男的,其中一个走的挺快,一边走一边伸手去拉拽最前面的那个女孩。
  原本我们三个都要走过酒吧门口了,可我身边的赵龙却突然大骂了句脏话冲了过去……
  刚开始我以为赵龙犯神经病了。不过,当我转过头看过去的时候才发现,走在最前边的两个女孩竟然是贝贝跟她闺蜜,就是那个在医院说话怼我的女孩,我记得是叫静静。
  怪不得赵龙反应这么大,刚刚天黑我还没看清楚。倒是这会儿,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赵龙已经冲到贝贝身前了。
  看到赵龙突然出现,贝贝露出满脸的惊讶,“赵龙,你怎么在这?”
  贝贝说罢话,赵龙并没有回答,而是瞪着他招牌式的大眼珠子瞪着身后尾随的哪几个小年轻的,赵龙的声音冷漠无比,“你们都特么干嘛的?”
  说话的功夫,我跟二晨也都跑了过去。这个时候我才仔细往哪几个小年轻的那边看了两眼,这一看不要紧,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为首的那个人竟然是张弛!
  看到张弛在这,我也就明白了为什么这帮人一直追贝贝两个人了。我记得没错的话,张弛一直在追贝贝的闺蜜,好像是两个人之前好过,但是在贝贝住院的时候就给闹掰了。
  看到我们三个都在,贝贝顿时松了口气。在旁边小声的跟赵龙简单的解释了几句,原来贝贝这个闺蜜叫陈静,她想给贝贝庆祝一下出院的,可结果在这个酒吧碰见了张弛,张弛上次被我教训了以后有那么几天没出现,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
  张弛一直纠缠着陈静,这些天打电话也一直不接。今晚好不容易碰到了,肯定不想就这么让陈静走。不过陈静见到张弛后就觉得烦,带着贝贝就离开了酒吧,接下来就有了我跟赵龙看到的这一幕。
  这些事儿我在旁边听得清楚,合着没有贝贝什么事儿。听完后,我瞥了眼陈静,这会儿正在气头上,斜着眼看着张弛,满脸不耐烦的说道,“张弛,你还有完没完?我都跟你说了,咱俩掰了,求你别缠着我了成么?”
  
  看到陈静,我又想起了上次在医院的那些事儿。陈静恶心着一张脸让我跟赵龙马上滚蛋,她是打心眼里瞧不起我跟赵龙,可能在人家眼里,我俩连坨屎都不如吧。
  所以这次看见是陈静的事儿,我也懒得管,抱着肩膀一副看热闹的表情。
  倒不是我心眼小记仇,不过我是打心眼里琢磨着陈静这人不咋的,说白了是有点太势力,瞧不起人的势利眼吧。我跟人家本身就不是一个档次的,所以她的事儿,我也没有资格来管。
  可是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屋逢连阴偏漏雨。
  
  我没打算管陈静这件事儿,可谁知道张弛一眼就认出了我。就看到他脸徒然变色,咬着牙骂了句,“又他妈是你。”
  瞅着张弛恨不得吃掉我的表情,我耸了耸肩,人畜无害的笑道,“呦,还记得我呢?”
  我说罢话,直接从二晨边上站了出来。既然张弛认出了我,那我躲着也没用,我倒想看看张弛想把我咋样。
  日期:2019-02-031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