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一生第58节,血染一生第58节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我一手捂着鼻子,半拉脸净是血的朝着赵龙吼道,“赵龙!”接着,我转过头狠狠看着赵龙,让他别管。
  贾志海愤怒的伸手指着我鼻子骂道,“你他妈知道你这冲动的一下损失了多少钱不?”说着,贾志海狠狠往边上吐了口唾沫,伸手指着我说,五千!
  原来,大胡子他们那帮人就是专门讹路过大车的,这个行业的人都知道。知道你服软,多少给几百块钱,喊几句哥,一般也就没啥事了。偏偏大胡子不吃硬的,你敢动手,他就拿枪嘣你。
  说白了,大胡子也就是仗着有两杆猎丨枪丨才敢有持无恐的。不过,从这里路过的都是为了生活,为了赚钱。也没人会计较给他的几百块钱,所以也没人回来报复大胡子。
  大胡子也比较聪明,知道尺度。只要你不硬来,他基本都不会把事儿做的忒难看的。
  今天晚上就因为我跟赵龙动手,大胡子生气了,直接从贾志海手里讹走了五千块钱。
  也幸好,贾志海只以为是我自己动手了。如果他敢像打我这样打赵龙两拳,我拿我人头担保,赵龙肯定废了他,至少也得扎他两个窟窿。
  
  只不过,我不知道是不是贾志海装傻,赵龙动手声音比我大,他不可能不知道。那唯一的解释就是,他装傻的,知道拿我开刀我脾气好不会跟他翻脸。
  毕竟,是我有错在先了。
  我捂着半边脸,牙缝里还渗着血,我说,“海哥,这事儿算我的。五千块钱从我提成里面扣吧,我认栽。”
  听我这么一说,赵龙更暴躁,要不是我拦着,我觉得他肯定得扎贾志海了。不过,这个时候二晨递给了贾志海一支烟,陪笑着说道,“算了吧海哥,我们都头一次干这事儿,规矩谁也不清楚。疯子也是怕你当时吃亏,都是兄弟嘛,难免担心的时候着急,是不是。”
  贾志海接过烟,冷冷的瞥了二晨两眼,过了几秒钟他才缓了口气朝我说道,“疯子,你也别特么怪我生气。规矩就是规矩,你坏了规矩就得负责,咱兄弟不兄弟的先搁到一边,说句实话,我贾志海就认钱,没有钱,谁跟我是兄弟?”
  
  贾志海眼珠子泛着红光,使劲抽了口烟人畜无害的笑道,“话不好听,可就这么个理儿。你们想想是不是?这他妈半宿的出来干活为了啥?你以为都是吃饱了撑的出来遛弯呢?我话撂到这了,你们要觉得憋屈随时都能不干,我另找人合伙,赚钱的事儿,我不怕没人干。对不对?”
  我捂着脸点头,承认贾志海说的都是实话。贾志海递给我只烟,还给我点着。他瞅着我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疯子,你是个明儿事理的人,脑袋瓜也好使,你放心,咱们一码归一码,撂下刀子还特么是兄弟,放下酒杯就能搂着入睡,没毛病吧?”
  “没毛病!”我豁牙笑道,伸手捂着脸抱怨了一句,“那你下手也忒**黑了,我牙都快掉了,你瞅瞅。”
  说罢话,我张开嘴故意给贾志海看。贾志海笑骂着锤了我一拳,“你给我滚蛋,少他妈来了你。”
  这时,我瞄了眼赵龙。赵龙脸色始终就不太好,他就是这个脾气,谁惹了他,半天都能琢磨着整你。我怕他一会儿在车上跟贾志海闹不愉快。所以,我想了想,说让赵龙跟二晨在一块,我去前边,跟贾志海一辆车。
  重新出发以后,贾志海倚靠在座位上,侧着头看了眼我脸上肿起来的地方,他讪笑着说,“对不住了啊,兄弟,哥下手是有点狠了。”
  我摸了摸脸颊,说无所谓,不就是打了两拳么,长记性了,省的以后吃大亏。
  说罢话,贾志海也没在继续跟我往下聊。我琢磨了琢磨,贾志海这个人胆小,就像是在炼油厂奎爷说要把我们交给拐子李的时候,贾志海都快吓尿了。
  可能是位置不同吧。跟我们在一起的时候,贾志海十足的大哥范,办事儿心狠手辣,心也细,基本啥事都能惦记。
  我胡乱想着乱七八糟的东西,不知不觉的,我们到了贾志海说的地方,是井县的一个小矿区,这边早都不产矿了,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停着两辆前四后八的大车。
  我伸了个懒腰,兴奋的跳下车说道,“操,可算他妈到地方了。”
  “疯子!”贾志海盯着我皱了皱眉头。我从边上探回来脑袋,斜楞着眼问了句,“咋了,海哥?”
  贾志海摸出来改锥,递给我一个。面色凝重的说道,“我刚才搂了一眼,对面收货的不是以前的老人了,都带上点家伙,小心点!”
  话音未落,对面的车的大车灯突然啪的一声全都打开了,瞬间一片白茫茫的,照射的如同白天似的,耀眼无比,非常刺眼……
  我下意识用胳膊挡住了眼睛,贾志海这时冲对面低吼了一声。紧接着,赵龙跟二晨拎着家伙事儿从后边走了过来。
  
  赵龙板着个脸问贾志海,“特么对面啥意思?”
  “我也不知道怎么个情况。”贾志海深吸了口气,转过头看了赵龙跟二晨两眼,吸了吸鼻子说道,“你们把家伙都放下,太扎眼了。带着改锥就成。”
  说罢话,贾志海掏出手机,翻出一个号码打了过去。
  很快,对面传来一阵手机铃声。但是对方没接,紧接着,对面的大车灯熄灭,七八个人从车两侧走出来,朝我们过来。
  
  贾志海长舒了口气,伸手抹了把额头的细汗道,“操,干点活有必要整的跟特务接头似的不?”
  对面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操着一口外地的方言,说最近查得紧,小心谨慎一点没坏处。
  双方见面以后,我们三个都没说话。贾志海跟对方客套了几句,接着对方的人开始验货,差不多十多分钟以后,对面的人当着贾志海的面给他转账。
  完事以后,对方的人喊出来了十多个装卸工,用了一个多小时才把两车货都给卸完了。这个时候,基本上天都快亮了。
  回去的时候没啥意外情况,到了炼油厂以后,我们四个随便吃了口东西,倒头就睡。等到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贾志海买了几个菜,整了几箱啤酒,晚上我们几个又喝了点。
  
  这样的日子连续过了有半个来月吧。我们每天都在炼油厂干活儿,晚上出车,白天睡觉。下午没事儿的时候也偶尔去县城一趟,我隔三差五的去雯姐的摊位上帮忙,雯姐不止是问过我好几次,最近忙活啥呢,总也不回家,见不到人。
  我跟雯姐说,觉得自己考试没发挥好,所以提前找了份工作,免得考不上大学连工作都没有。
  我这也算是给雯姐打预防针了。其实,高考成绩已经出来了,我只收到了几个三流大学的通知书,但这些事儿,我没敢跟雯姐说。
  再见到方成虎的时候,依旧是在雯姐的摊位上。他每天都是一副书生气,给雯姐帮忙卖货,进货,收摊,两个人的关系看起来也越来越亲近。
  
  其实这些天里,我没少调查方成虎的事儿。可无论怎么查,都压根打听不到他这个人,就好像他是骗我们一样,洪兴商会压根就没有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