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一生第65节,血染一生第65节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尽管我说的如此诱人。可奎爷始终是没有上套,他眼珠子溜溜的转动了几下,脸色有些阴沉的凝望着我。沉默了好一会儿后,奎爷深吸了口气有些质疑的问道,“你是说,你们四个把拐三给弄折了?”
  我点点头,其实我后背早都被汗水湿透了。我咬了咬牙,跟奎爷说我整拐子李是私人恩怨,现在拐子李倒台了,他的足疗店那些生意,自然是对奎爷双手奉上,以报奎爷的恩情。
  奎爷很明显不吃这一套,自从从我嘴里得知我们废掉了拐子李以后,奎爷的脸色始终就没有好过。他眼神总是转溜,也不知道脑袋里净想了点什么。
  半响后,奎爷两眼发出精光,猛的抬起头有些急促的问道,“他手底下的那些人,你们动没动?”
  拐子李手底下的人?
  我听到这话瞬间觉得有些意外,奎爷该不会是想不费一兵一卒就强占了拐子李的地方吧。
  我深吸了口气豁牙笑道,“奎爷你太瞧得起我了。”
  “那你的意思就是说你们没动拐子李的根基呗?”奎爷长舒了口气,疑惑的望着我。
  我刚要搭话,奎爷这会儿突然摆摆手,冷冰冰的说道,“这样吧,你们现在去把张浩然也废了……”
  废掉张浩然?
  
  听到奎爷的这句话我明显的一怔,愣了愣神后的我不解的皱起眉头问奎爷,为什么要这么做,没了拐子李,剩下的人都是乌合之众,只要奎爷一句话,分分钟拿下拐子李手中所有的足疗店和生意。
  结果,我说完这句话后。奎爷面色凝重的盯着我,口气十分不悦的说道,“真是天真,你以为拐子李叱咤燕赵大街这么久,就没点后手么?”
  什么?
  我顿时大惊,咬了咬嘴唇抬头看向奎爷说道,“奎爷,你的意思是拐子李肯定还会报复我们?”
  “废话!”奎爷冷声呵斥一句,“你小子太冲动了。”
  说罢话,奎爷轻叹了口气摇摇头。
  奎爷的这几句话说完,我明显的感觉到了我身边的贾志海和赵龙他们深呼吸了几口。周围的气氛越来越冷,我提心吊胆的问奎爷,该怎么办?
  奎爷不耐烦的冷哼一声说道,“现在知道怕了?”
  说实话,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了退路。无论拐子李是不是会报复我们,可话从奎爷嘴里说出来后,我确实是怕了。拐子李被我挑断了一只手筋,倘若他真有后手,不难想象他有多么的愤怒,想整死我估计都是轻的。
  
  顷刻间,我底下了自己的头,低声下气的对奎爷说道,“奎爷。我错了。”
  我说罢话,赵龙跟二晨也依次向奎爷道歉,说我们不懂事,都知道错了。希望这次奎爷能帮帮我们。
  见到我们服软,奎爷眼神复杂的望着我,他沉默了半响后沉重的叹息一声道,“这么着吧!你们就按照我说的,先除掉张浩然,把拐子李的根基打掉。手里没了兵,拐子李有天大的能耐也整不死你们。”
  一句话说完,奎爷似乎是觉得自己少说了点什么似的。他缓了缓,舒了口气又继续说,“你们放心,我会派人帮你们的。最起码,我能保证你们的安全。”
  我一听这话,急忙道谢说,“那就谢谢奎爷了,谢谢!”
  “唉,得了吧。少给我整这些虚的。”奎爷无奈的摆摆手,他瞅着我们几个认认真真的说道,“我老了,干不动了。不过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打心眼里喜欢你们几个小哥们,有点我年轻时候的样子。”
  听到奎爷的这句话,我表面上倒是没说话。其实心里早骂了起来,妈的,奎爷这只老狐狸。
  奎爷又跟我们交代了几句,半个多小时以后,天微微有些发亮。我们四个人离开了炼油厂,回县城的路上,赵龙提议说,要不现在就去足疗店门口蹲着张浩然,他肯定想不到咱们会对他下手。
  
  赵龙不断的说着话,有些扰乱我的思路。
  我望着窗外漆黑的夜色,心中有股子说不出的烦闷。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可我又说不上来。
  我吸了吸鼻子,豁牙问道,“你们都没有感觉到今天的奎爷有些不太一样么?”
  说罢话,我把目光投向贾志海。贾志海跟奎爷接触的比较多,他比我们更了解奎爷是个什么样的人。
  果然,贾志海面色凝重,他思索了片刻,有些犹豫的说道,“确实是跟平时不太一样吧。我也说不上来那里不对。”接着,贾志海转头盯着我,“疯子,是不是咱们太敏感了?”
  我摇摇头,矢口否认道,“肯定不会。奎爷肯定有别的想法瞒着咱们,你信不?”
  “操!”赵龙使劲骂了句脏话,瞪着他的一双大眼珠子骂道,“有**啥不一样的,他敢坑咱们就把他一块给废了,麻痹的!”
  我侧着眼瞟了赵龙两眼,赵龙也就是吹吹牛逼。现在要说真对奎爷动手,反正我特么是没胆子,更别说赵龙跟二晨、贾志海了。
  我不断的想着今天奎爷说的一切。我又问贾志海,拐子李到底有没有什么后手,贾志海跟了拐子李那么久,应该会知道一点吧。
  可最后的结果,贾志海摇摇头告诉我,应该是没有什么后手。拐子李也就是燕赵大街的一个大痞子而已,那能有什么后手隐藏起来。
  我想想也是。随即,我甩了甩自己沉重的脑袋,“不**想了。都早点回去睡觉吧,有事儿明天再说,就算是对付张浩然,也不差这一个晚上。”
  
  我的提议,他们几个都同意。既然这样,二晨开车先送了贾志海,然后我们三个一块去了赵龙家里。
  赵龙平时也就自己一个人住。家里乱七八糟的,啤酒瓶子扔的那都是,沙发上还有一摞换下来的衣服,茶几上仍着一双臭袜子。
  我捏着鼻子,恶心的看了赵龙两眼,露出嫌弃的眼神说道,“**,赵龙你家跟特么猪圈一样。”
  赵龙倒是挺无所谓的,说爱住不住。说完,他动手简单收拾了一下垃圾啥的。几分钟以后,他从厨房探出脑袋问我,“疯子,你困不?”
  我摇摇头,今天晚上干了这么大的一件事儿,哪还有困意?
  赵龙一听,就嘿嘿笑道说,“那成,咱仨再喝点,我家里有酒。”说罢话,赵龙招呼二晨一块炒菜,完事又从冰箱里拿出来几瓶啤酒。
  
  我咬开一瓶直接两口干掉了一半。
  心里烦闷,甚至可以说是彷徨,一直到现在我心里都没有放松下来。拐子李的事儿就像是一块大石头,压得我胸口难受。
  赵龙家的酒也不算少,这一顿我们一直喝到了天亮。
  赵龙微醺的两只眼珠子泛着红光,有些结巴的问我,想怎么样?要不要今天就对张浩然动手。
  “不着急。”我摇摇头。
  
  经过一晚上的思索,我决定让贾志海联系一下他在足疗店关系不错的人,问一下现在什么情况。贾志海想了想,摸出手机就打了过去。
  可话还没说几句,我就看到贾志海的脸色瞬间大变。气的他咬牙切齿的大骂了两句,“操他吗的。疯子,咱们被奎爷给涮了……”
  “你特么说啥?”我顿时站了起来,圆睁怒目的盯着贾志海。
  贾志海无力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眼神空洞洞的。他低声喃喃道,
  “奎爷昨天晚上就跟张浩然说了,是咱们几个废掉了拐子李,现在还想废掉他。所以,奎爷跟张浩然联手了,应该是要除掉咱们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