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一生第66节,血染一生第66节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听到贾志海的这句话,我猛然间幡然醒悟。
  怪不得,我总觉得今天奎爷那里有些不对。甚至赵龙冲他说了脏话他也没在意什么,要换做平时,估计早把赵龙给废了。
  
  我眯起眼睛,心里不断的在告诫自己要冷静。
  豆大的汗水顺着我的脑袋往下流,说不紧张是假的。原本我的计划是废掉了拐子李,然后把他的地盘都送给奎爷,奎爷如果想清理拐子李的人那我们就出手,只不过需要奎爷派人帮忙而已。
  那么大的地盘,那么多的生意。我特么不相信奎爷不动心?
  可是……
  奎爷把一切情况都告诉张浩然,甚至跟张浩然一起清理门户收拾我们。这对他有什么好处?我深吸了口气,抬头看向贾志海,问他。
  贾志海早特么慌了,说他也不知道,或许是他认为自己跟拐子李关系好吧!
  不会,肯定不会是这个理由!
  我摇摇头,推翻了贾志海的想法。这时,赵龙见我一筹莫展,他咧开嘴劝导我,说别想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奎爷要真想对咱们动手,那咱们就像是对付拐子李那样对付他,只要被我抓住,肯定挑断他的手脚筋!
  见赵龙也是没啥更好的想法,遇事就知道动手、动手。
  我拎着酒瓶子自己一个人坐在窗户边上。凝望着窗外逐渐发亮的天边,以及公路上渐渐熙攘的汽车。
  
  天,马上就要亮了。
  一场前所未有的暴风雨即将来了。
  我喝了口酒,点了支烟。我本以为我们鼓起勇气除掉了拐子李就能一切顺利了,可是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奎爷这个老王八蛋究竟是怎么想的。
  从始至终,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走这条路,从来没想过要争做一名混混。
  
  可现实,总是逼我上船,逼我走上这条路。
  我以为我除掉了拐子李,就能过上平静的生活。甚至可以跟雯姐一起在夜市上做点小生意,每天陪着雯姐。
  越想,我心里就越憋屈,越难受。
  “操!”我握紧了拳头,狠狠一拳打在了窗户框上。
  一夜未睡,我眼中布满了血丝。可现在我一点困意都没有,因为我特么知道,只要天亮了,无论是张浩然还是奎爷,都会开始找我们几个。
  只不过,我觉得奎爷找我们或许只是装装样子。他更希望是张浩然找到我们,让我们跟张浩然互相残杀,他坐收渔翁之利。
  突然间,我想到了。
  依照奎爷的性格,或许他名义上帮张浩然抓我们只是幌子。他打出名号说为自己的老兄弟拐子李报仇、清理门户也是幌子。他只是在给以后自己占领拐子李的地盘做铺垫,现在他发消息出去了,别人都以为他在给拐子李报仇,等到抓到了我们几个,他也顺理成章的占了拐子李的地方。
  说白了,他就是制造一种假象,他跟拐子李是兄弟的假象。
  奎爷这只老狐狸,真是老谋深算。
  可是,为什么今天我们在厂里的时候他不选择抓我们,反而是等我们离开以后才开始散布消息。
  
  这是我唯一想不明白的事儿。
  这时,贾志海拿着手机缓缓走到我的旁边。他同样是两眼布满着血丝,冲我苦苦笑道,“疯子,要不咱们出去躲躲吧。刚才我在足疗店的老伙计给我打电话了,说张浩然已经开始准备了,天亮了肯定会找咱们几个的。”
  说到这,贾志海无奈的两手一摊,嘴角抽搐了几下说道,“我老伙计告诉我,张浩然想快点抓到咱们,因为拐子李放话出去了,谁要是抓得到咱们几个,他就把地盘全都送给谁。”
  听到这话,我侧过头吸了吸鼻子干笑道,“咱们还挺值钱呗?”
  
  “嗯,差**不多吧,拐子李是恨死咱们了。”贾志海长叹了口气,眼神空洞洞的,撇了撇嘴说,“疯子。说真的,咱们出去躲躲吧。我老伙计送咱们出县,肯定安全。”
  我揉了揉太阳穴,把赵龙跟二晨全都叫过来,四个人一块商量。
  赵龙跟二晨表示都无所谓,现在正是风口浪尖上。如果我们不出去躲的话,只能是在家里窝着,但也不能保证他们不会来家里找。
  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只要是被找到了,我们这辈子就完蛋了。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毕竟我们先动手废了拐子李。
  商量完了以后,他们三个的目光都停留在我身上,等着我拿主意。我沉默了一会儿,其实我心里也挺乱的,留下来确实每天都提心吊胆的。
  所以,我深吸了口气,缓缓地抬头看向贾志海,有些无力的问道,“大海,你那个老伙计靠谱么?咱兄弟四个的命都交给他?”
  贾志海咬了咬嘴唇,像是在做思想斗争。几秒钟以后,他盯着我,坚毅的点点头说道,“应该没问题。他这个人不争名好利,挺靠谱的。”
  
  “应该没问题?”听到贾志海这句话,我不禁皱起了眉头。这种事不能有应该和如果,只要有一点点意外,我们就彻底完蛋了。
  可能是见我不太放心,贾志海狠咬了下嘴唇,沉着脸说道,“要么疯子这样吧。我约我老伙计见面,我自己露面。你们三个拿着家伙藏起来,要是他有什么歹心,你们赶紧救我,咱们一块跑路。”
  说到这,贾志海顿了顿,深吸了两口气道,“也算是赌一赌吧,要么现在咱们也没别的路子,要是自己跑的话,估计跑不掉。”
  说罢话,贾志海再次将目光投向了我,问我是什么意思。
  
  我两手捂着脸,使劲上下搓了起来。说实话,我心里特别乱,能够保持头脑的清醒已经很不容易了。我推开窗户,外面的冷风呼呼的吹进来,吹得我眼泪花都快出来了。
  我紧紧捏着拳头,沉默了半响后才吭出声说,“要么,就按你说的试试吧。”
  “成,那我现在就联系他。”贾志海摸出手机坐在旁边就打出去了电话。几分钟以后,贾志海面带喜色的冲我摆摆手,“疯子,我老伙计说二十分钟以后在咱们北边的胡同口见面。他说了,现在是非常时期,不应该完全相信他,也算是替咱们考虑吧,北面的胡同是四头通的,跑的话也方便。”
  日期:2019-02-050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