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一生第71节,血染一生第71节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我直接钻到了门外。自己一个人站在走廊里靠着墙抽烟,心里说不出的孤寂,烦躁不安。
  几分钟以后,赵龙也跟着出来了。见到我自己靠着墙抽烟,他也收回了嬉皮笑脸,叹了口气伸手怼了我一拳,低声问道,“疯子,你信命不?”
  我侧过头,有些意外的看着赵龙,讪笑一声说道,“干吗问我这个?”
  
  “没事儿,我就随口一问。”赵龙有些惆怅的看着我,“其实,有时候吧咱就得信命,不只是信,还得认命。你说是不,疯子?”
  赵龙说罢话,我却摇摇头,轻声说着,“我不那么认为。凭**啥我非得信命认命,我的路我自己走,我的事儿我自己解决,我的命我决定生死,怎么着?”
  “呵呵……”赵龙哀怨一声,沉沉的说了句,“最起码,生死你控制不了。不过哈,我觉得有些时候还就得认命,你看拐子李,之前多牛叉?不照样被咱们几个毛头小子给废了么?他努力混了大半辈子,不就是不想认命吗?可最后咋着了,不还是废物一个吗?”
  “所以呐,疯子。哥说这个话没啥别的意思,我就是想告诉你。咱们就是这种人,不撞南墙不回头,明知道不认命也没**啥用,可照样也得努力改变命运,对不对?”
  赵龙说罢话,从兜里摸出来一包药递给我,斜楞着眼低声说道,“陈静就应该是你改变命运的开始。给,拿着。”
  我低头瞄了一眼,当我看清楚药的名字后,我没接。
  我皱着眉头有些反感抵触的说道,“你他妈还有点人性了不?”
  “废话,谈**人性。你等你被张浩然他们抓到以后跟他们唠唠人性,看他们跟你讲不讲人性!”赵龙见我不肯接,又把药揣进了兜里,冷着眼数落我,“你自己都**啥样儿了还谈人性。”
  
  赵龙吸了口气,顿了顿叹了口气说,“大不了,以后你对人家陈静好点。等咱们混出点样儿了,你把她娶了,不就得了?”
  赵龙的一番说辞之后,他又把药递给我。可我依旧是没接,我如果依附于陈静家的背景混社会的话,或许只能算是利用。可如果我今天真把药用上了,可能我这一辈子都走不出阴影。
  不说我自己有多么高尚的品德,可最起码我也有自己的底线。归根结底,是小时候雯姐的教育有很大的作用。
  见我死活不肯接着药,赵龙显得有些恼怒。他伸手指着我鼻子骂了句“白痴!”
  说罢话,他气呼呼的甩下了句,“行,你多高尚啊。这个坏人哥给你当,成不?”
  一句话说完,赵龙推门就进了包间,手里还攥着他的药包……
  我几乎是不假思索的伸手把赵龙从门口拽了出来。一*过他手里的药包狠狠撕了几下扔进了垃圾桶。
  
  “操,你干鸡毛?”赵龙瞪着眼瞪我,包间的门他也顺手给关上了。
  我深呼吸了口气,咬咬牙说,“我想好了,我不追陈静。”
  我说罢话,赵龙有些傻眼的瞅着我,伸手往我脑门上摸了一把不悦的问我是不是抽风了,这么好的机会,就浪费了?
  我知道赵龙觉得我跟如果能攀上陈静的话,对以后的日子有不少的帮助。可是吧,我想了挺久,觉得还是算了。
  理由也很简单,我对陈静不来电,不喜欢吧。
  
  赵龙火了,指着我鼻子问我,“你特么到底喜欢啥样儿的?曹爽你不搭理,陈静你也看不上!真**服了,你到底想找个啥样的?”
  我揉了揉眼睛,说不知道,还是随缘吧。
  说罢话,我再次点了支烟,默默的抽了起来。
  赵龙沉默了几秒钟,他吐了口气声音不大的望着我说,“你还对雯姐抱有一丝希望是吧?”
  提到雯姐,我顿时一怔。说实在的,我并不是对雯姐抱有希望。其实跟方成虎接触下来,我倒是有些希望方成虎是真正的喜欢雯姐,能对雯姐好。
  依照方成虎的实力,他完全可以保护好雯姐,比我强了百倍千倍。
  所以,听到赵龙这句话的时候,我轻轻摇摇头,抽了口烟出声说道,“不算是吧。行了,我的事儿你也别瞎操心了,还是好好想想以后你该怎么给你家贝贝好的生活吧!”
  “靠。”赵龙不满的嘟囔了一句,“嫌我麻烦了呗?成,拉倒。”
  赵龙说罢话,耸拉着脑袋推门进了包间。我扔掉烟头,踩灭,也跟着走了进去。
  结果,我跟赵龙进门后。贝贝就皱着眉头问我俩,在外面干嘛了,这么长时间。
  我已经决定了不追陈静,所以也就不那么闹心了。所以我率先开口讪笑着说,“我给赵龙传授了两招厉害的姿势,回头你俩试试哈。”
  
  我这话一说出口,贝贝的脑袋立刻就低了下去,小脸绯红一片。倒是赵龙,干笑两声攥着拳头,一脸凶相的威胁我说,“你个单身狗跟我俩闹呢?用不用哥教给你几招以前我不用的右手秘诀啊?”
  “妈的……”陈静忍不住骂了句脏话,有些不太高兴的皱着眉头冷声说,“你俩够了昂,当着我面儿呢,别瞎说八道的。”
  一看陈静发话了,赵龙连连开口说,“呦呦呦,还害躁呐?”
  “滚!”陈静狠狠瞟了赵龙两眼,嗔骂道,“咋那么不要点脸儿呢。”
  一顿饭,就这么在一场闹剧中收尾。整整一个多小时我们才散开。出了饭店的门以后,贝贝跟赵龙走了,临走的时候还有意无意的提醒我,让我送陈静回家。
  处于朋友的关系,我点点头答应了。等到赵龙跟贝贝打车走了以后,二晨开着车也走了,说是有点事儿,就不送我俩了。
  得,剩下我跟陈静站在原地,一时半会儿挺尴尬的,谁也不怎么说话。人都走了,也没了刚刚的那点气氛,我吸了吸鼻子,打圆场说,“咋还没车来呢。”
  其实,刚刚赵龙跟贝贝的那辆车就是等了十多分钟才打上的。
  
  我跟陈静一直等,等了足足有十多分钟。仍然是没见一辆车过来,这时,陈静有点不乐意了,开始瘪着嘴抱怨说,“看看你们挑的这个破地方,偏僻的都不行,连个车都打不上!”
  陈静一边说话,一边慢悠悠的往前走。说是走走吧,万一碰到车呢。
  可能是有点闷吧。半路上陈静还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我聊天,还问道了我喜欢啥样的女的。我当时也没咋想,张嘴就说,“比你好看就行。”
  没想到,我这句话刚说出口。陈静就不走了,站在原地斜楞着眼看着我,气的她脸都有点狰狞,还伸手指着我鼻子大声说,“刘封,你几个意思?我挺丑的呗,是不是?”
  啊?
  我这张破嘴呐,咋就那么欠呢?
  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嘿嘿笑着刚要解释并不是那么回事的时候。突然,在陈静背后的路口不远处,有一辆黑色的轿车突然打开了车灯,霎时间把我们这边照的如同白天似的。
  紧接着我就听见一阵剧烈的胎噪声,发出吱吱的声音。是轿车起步,冲着这边快速冲过来了。
  我几乎是来不及思考的一把搂住了陈静的腰和脖子。使劲往旁边推了过去,冲过来的轿车速度特快,擦着我的身子就冲到了对面。
  我搂着陈静,直接给摔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