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一生第72节,血染一生第72节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我的心砰砰的狂跳,不是因为我跟陈静有了亲密的接触。而是我想起了上次我们去国豪吃饭的时候,那辆尾随我的黑色大众车。
  刚刚企图撞我的这辆车,刚好也是一辆黑色的大众。
  
  如果是同一辆车,同一个人的话。那他的意图很明显了,是想致我于死地!
  摔在地上的一瞬间,我几乎是吼着让陈静赶紧起来跑。紧接着,我扯住陈静的胳膊,拽着她就要离开这里。
  这时,陈静轻咬着嘴唇,额头哗哗的流着汗水的说,“不行,我崴脚了……”
  妈的!
  我气急败坏的骂了句脏话。并不是冲陈静,而是从她这份倒霉劲儿。陈静不知道刚刚那辆车是故意要撞我俩的,所以我说赶紧跑的时候陈静还不乐意,说要找刚刚那辆车算账。
  这个时候,刚刚冲出去的大众车正在前面调头。
  我咬着牙,那里还来得及解释?我狠狠咒骂了一声,冲陈静大吼着说,“别墨迹了,快特么点吧,他就是故意的,想撞死我!”
  说罢话,我也没管陈静同意不同意。直接蹲在了她面前,背对着她。伸手抓住她的两条胳膊搭在我的肩膀上,接着我用力挺住陈静的身体,往上使劲拖了起来。
  陈静都懵了,她被我刚刚那句话给整懵了,故意开车想撞死我的?
  这句话对于陈静来说,一时半会还缓不过劲儿来。所以,我背起她的时候,几乎都没有啥反应。
  
  还好陈静不算太重,我背着她狂奔不止。我一边疾跑一边不断的吼,让陈静别愣着了,抓紧时间报警……
  我话音刚落,身后那辆黑色大众车已经调好了车头。就听见嗡的一声,车再一次疯狂的冲了过来……
  车距离我跟陈静压根就不到三四十米,我背着陈静使劲咬着牙,就差把吃奶的劲儿都使上了的使劲跑。可不管我怎么跑,两条腿就跟灌满了铅似的沉重不堪,身后的大众车嗡嗡的声音愈来愈近……
  我知道自己跑不掉了,即便是我不背着陈静也跑不掉了。人在车面前简直就是渣渣。
  我几乎是不假思索的把陈静放在了地上。陈静还没反过劲儿的时候,我咬着牙大吼一声,“你快跑!他们是冲我来的,快点!”
  我声嘶力竭的吼出声,可陈静却站在原地,呆呆的望着我。我用力推了她一把,接着我从衣服里摸出来一把改锥,冲着不远的大众车就冲了过去。
  “刘封!”陈静悲哀一声。
  
  可能在陈静眼里,我是要用自己的身体去阻挡住大众车吧?
  我又不傻,别说是我了。就算是两个我叠加在一块也挡不住这辆如同猛兽咆哮般的汽车。
  其实,我是想着冲过去的时候往旁边的胡同里面钻一下。胡同里面堆着一大堆的板砖,我打算用板砖砸车,制止他们前行,逼他们下车。
  但是,这些都是在陈静跑远了以后才可以做的。
  可是,就在我都快要被车撞到的时候。陈静依旧是站在原地,她被吓坏了,脸色惨白惨白的,一个劲儿的喊我名字,喊救命。
  
  我如果不躲开,可能就真的躲不开了!
  怎么办?
  我咬着牙站在原地,手里紧紧握着我的改锥。大众车猛的又一次加速,唰的一下冲到了我的跟前。
  霎时间,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身体猛地往旁边甩动,我摔倒在了地上,不过却躲过了大众车。
  我以为,大众车会马上倒车来碾我。
  可是,就在大众车刚刚有刹车迹象的时候。侧面的马路上突然冲过来一辆黑色的奇瑞SUV汽车。奇瑞跑的也很猛,发动机声音嗡嗡的轰着。
  
  冲过来以后,奇瑞车压根就没有停车的意思。狠狠一下直接撞向了大众车的副驾驶。
  就听见“咣”的一声巨响。大众车被撞的往后退了不少,车门都已经凹进去了。四周一片尘土飞扬,紧接着奇瑞车停了,从上面跳下来两个人。
  隔着浑厚的沙土,我一眼认出了从副驾驶跳下来的人是方成虎。开车的是一个年龄跟我差不多大的青年,手里拎着个半米长的东西。
  青年下车以后,快步跑到了大众车的驾驶位置。端着手里的家伙,指着玻璃大吼了两句,让他们下车。
  这时,方成虎一脸风轻云淡的样子。走到我跟前后低头瞄了我两眼,吸了吸鼻子不慌不忙的问道,“伤着了不?还能不能动了?”
  其实,我刚刚压根就没啥事。顶多就是摔了一下,年轻力壮的摔一下啥事没有,更不至于说站不起来。
  
  我之所以现在还趴在地上,是因为方成虎来的太突然了。我一时半会儿还没反应过来呢。
  这会儿,听到方成虎的问话。我渐渐回过了神,伸手撑着地面爬了起来。方成虎见我屁事儿没有,忍不住开口埋汰我,“你小子是不是脑子傻了?我晚来一分钟的时间,估计你早被人家给碾死了。”
  听到方成虎的这句话,我使劲“昂”了一声。不过,我也没想解释啥,毕竟我想的计划没有成功,说出来也白说了。
  这时,跟着方成虎来的青年已经把大众车里的人给拽了下来。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看起来不像是混子。从下车到现在他一直在求饶,说自己多么多么的惨。
  可无论中年人说什么,青年始终就一种眼神盯着他。手里始终端着他的秘密武器。
  等我走近的时候看了两眼,妈的。如果不是我亲眼看到,别人说我都不敢相信的。
  这个看起来岁数跟我差不多大的青年手里端着一杆锯断的猎丨枪丨。此时他正一脸冷峻的模样盯着大众车的司机。
  我一看大众车的车主被控制了,脸色一沉,也跟着跑了过去。
  我都想好了,如果车上坐的人是赵德生,那我都不带想的,肯定让他下半辈子在轮椅上度过。
  我吸了吸鼻子走近看了看。这一看不要紧,车上的司机和副驾驶已经受伤昏厥过去的人,竟然我一个都不认识,整个车上也没有我想要找的赵德生。
  没看到赵德生在车上,我微微有些失望。倒是方成虎,这会儿从我旁边过来,轻轻拍了拍我肩膀,说这件事他处理,我别管就行。
  
  听了这话,我挺诧异的看着方成虎。哪怕车上不是赵德生,他这么玩命的撞我,能轻饶了他?
  见我脸红脖子粗的喘着粗气,满脸愤怒的表情。方成虎淡然一笑,指着已经昏厥过去的大众车司机对着跟他一起来的青年说道,“寇,把人带走。好好问一下。”
  那个手里端着猎丨枪丨叫寇的青年轻点点头,随即转头撇撇嘴朝我说,“嗨,哥们。搭把手呗!”
  我张了张嘴,刚想问点什么。
  可当我看到方成虎那一脸平淡的笑容时候,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又给咽了下去。我没吱声,过去帮着寇一块把司机给抬上了奇瑞车。
  这时,寇看了眼奇瑞车已经烂掉的保险杠,撇着嘴叹气说,“妈的,又得换保险杠了。”
  说罢话,寇嬉皮笑脸的冲方成虎讪笑着说,“师父,你瞅瞅,又得修车。你给拿点钱呗。”
  
  “我没钱。”方成虎转过头看了我一眼。接着他再次指了指我,声音不大的跟寇说道,“找他,你是为了救他撞坏的车,让刘封给你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