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一生第93节,血染一生第93节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有时候我就想,陈静跟吴蔚然完全是两个类型的女孩。怎么能走到一块呢?
  陈静属于那种直肠子,就好比说之前我们刚认识的时候。她嫌弃我跟赵龙,说我们俩**丝啥的,配不上贝贝。
  但是后来发生过几次事以后,陈静也改变了对我跟赵龙的看法,逐渐的还成了朋友。相处下来,陈静并不是那种势利眼,只是她做事比较随心,觉得你好就夸你,觉得你差劲也会说出来。
  说白了,陈静是那种没啥心眼的女孩。而赵龙的对象贝贝,属于重感情一些的女孩。
  但是眼前的吴蔚然,性格比较开朗。该温柔的时候比谁都温柔,妖娆起来比谁都妖娆,不过动手的时候也很霸气。
  还有,我感觉吴蔚然比较有心眼。属于那种小太妹的类型。
  互相加了微信以后,我跟陈静、吴蔚然就在KTV门口分开了。我回去的时候给八哥打了个电话,本想让他来接我,我也省点打车钱。
  结果,八哥接了电话一听让他来接我。张嘴就骂我,恨不得把我给撕碎了,“你个够日的,泡妞的时候不想着小爷,现在想让我接你啊?哈哈,自己跑回来吧!”
  在电话里八哥狠狠发泄了一顿,完事儿直接给我撂了电话。
  无奈,我只能是打车回去。半路上的时候我又接到了寇峰给我打来的电话,说是张浩然那边处理好了,过程见面告诉我。至于结果,张浩然给拿了八千块钱,算是赔偿我的吧。
  
  听到寇峰说张浩然给我拿了八千块,我不禁皱了皱眉头。八千块钱其实不算少了,不过我至少也要拿出来两千给八哥,八哥动了不少朋友,虽说没有动手,但八哥肯定要请大家吃个饭。社会上的朋友基本都是这样,你不请吃饭或许下次就没人帮你了。
  总的来说,张浩然这事儿还不算完。
  到了南乡以后,我付了车钱,就连车还没下的时候,微信嗡嗡的响了两下。
  我一边拉开车门往下走,一边打开了微信看了一眼。本以为是陈静跟我说她到家了、报平安的话。
  
  可哪知道,竟然是吴蔚然给我私聊,发来的消息。
  “刘大帅哥,我饿了,你出来陪我吃饭吧!”
  看到吴蔚然发来的微信,我怔了一下。有点不明白她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回了一句,“陈静呢?”
  吴蔚然说道,“她先回去了,自己一个人吃饭没劲儿啊。你出来陪我吃一口吧!”
  
  “改天吧!叫上陈静,一块吃。”我吸了吸鼻子,长舒了口气。
  从我下车的地方到我住的地方也就是三四十米,经过一个胡同,拐个弯就到了。我往前走着,忽然背后有人拍了我肩膀一下。
  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下意识回过头就要动手。
  “哎,你干嘛?吓死我了。”吴蔚然嘟囔着嘴站在我背后抱怨道。
  看到是吴蔚然,我满脸诧异,盯着她问道,“你怎么在这?你跟在我后边了?”
  “嘿嘿。”吴蔚然笑了笑,两手捂着两个脸蛋,笑嘻嘻的说道,“怎么样?惊不惊喜呐?”
  惊喜?
  我皱了皱眉头,平淡的说道,“是惊吓好吧。你干嘛跟着我?”
  “我喜欢小处男呗。”吴蔚然满不在乎、一脸无所谓的冲我耸耸肩。
  说实话,吴蔚然说出这句话。我压根就没法往下接,所以干脆选择了沉默。
  见我不说话,吴蔚然伸手捏了我脸蛋两下,嘟着嘴说道,“干嘛呀你!还生气了?”
  “没有啊。”我长舒了口气,豁牙笑道,“你喜欢小处男跟我有啥关系。”
  
  见我不为所动,也不跟她闹。吴蔚然狠狠白了我两眼,瘪着嘴说了句,“白痴吧你?我跟你闹呢你听不出来啊?我就是想请你吃顿饭,今晚谢谢你帮我出了口恶气。”
  “哦。”我淡淡的应了一句,随即摆摆手说道,“不用啦,都是朋友。”
  见我拒绝,吴蔚然单手叉腰,另一只手指着我,瞪着眼睛鼓气说道,“我问你最后一遍,真不去?”
  “嗯,不去了。”我轻点头。
  “你是第一个敢拒绝我的人!”吴蔚然气的咬着牙,眼圈都有点泛红的说,“想让我请吃饭的男生真没几个,你有种!”
  
  说罢话,吴蔚然甩着脖子扭头就要走。看着她气呼呼的背影,我忽然有种莫名的感觉。其实,我想跟她吃这顿饭,也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认识的吴蔚然给我一种挺奇怪的感觉。
  以前的时候,我一直没有用心关注过我身边的女孩子或者是同学。因为那个时候,我始终记得小时候的诺言,我想娶雯姐。
  直至现在长大了,雯姐遇到了方成虎。我也逐渐的明白了,就算是没有方成虎,我跟雯姐也不可能结婚的。小时候什么都不懂,只知道雯姐疼我,对我好,我就想娶她。
  或许到现在,我对“娶”的含义都还有些模糊。
  但跟以前不同的是,我对身边的一个女孩子逐渐的有些了解。曹爽跟陈静都是,曹爽一直都对我很好,赵龙也不只是一次的跟我说过,曹爽是个好女孩,刚好也喜欢我,我可以跟她在一起。
  可是,我努力的尝试过。但我对曹爽没有那种兴奋的感觉。
  还有陈静,说白了我对她没有什么想法。方成虎只是告诉我,跟陈静在一起对我走这条路有挺大的帮助。我不是没有想过,只是我最终依旧是选择了自己的初心。
  我才不到二十岁,正值青春。
  我不想在自己以后留有遗憾,谁的青春不曾迷茫,谁的青春不曾叛逆,谁的青春不曾疯狂!
  迷茫,我有。
  叛逆,在我印象中基本没有。或许,是因为家庭的缘故吧!
  
  直至今天,我遇到了吴蔚然。她跟曹爽的稳重,跟陈静的文静一点都不一样,吴蔚然像一只活泼的小松鼠,又特别顽皮。
  最重要的是,我面对吴蔚然的时候,竟然会心跳加速,有种莫名的兴奋。
  这是,好感?
  日期:2019-02-061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