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一生第207节,血染一生第207节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好在奥迪车跑得不快,我们穿过一个红路灯以后,直接跟在了奥迪车的屁股后面。这个时候,奥迪车上的奎爷跟陆野肯定想不到我们的车跟在了他们的后面。
  而且,现在行驶路线有点像是南关方向。我们跟在后面,从肝病医院一直跟到了瑞天大厦,接着从十字路口朝南,一路穿过了四五个红绿灯。奥迪车一头钻进了一个我们县城的老小区。
  小区的历史最起码也得有个四十来年了。小区的房子全都破破烂烂的,这里基本上已经没啥人住了。看到奥迪车进了小区以后,寇峰直接把车顺在了小区门口,扭头咬牙朝我看了一眼,“封哥,咱们还继续跟不?进了小区就太扎眼了,跟着进去很容易被发现的。”
  “操!”我烦躁的锤了一拳。接着,我咬牙看着寇峰,极力说道,“不跟了,下车。咱们自己走进去,看看他们来这里干什么。”
  随着我这句话说完,我跟寇峰俩人直接拉开车门跳下了车。这个时候,奥迪车已经停在了小区的第三栋楼下面。车内的奎爷跟陆野、张浩然一伙人纷纷下来。
  我跟寇峰躲在第二栋楼的侧面,偷偷的看着那边的一切情况。
  一伙人站在楼下,奎爷用力搓着手里的核桃。脑袋轻轻撇了一下,昂起头朝着这座破旧的楼层看了一眼,风轻云淡的微微一笑,“小野。你知道我为什么带你来这里吗?”
  “为什么?”陆野狐疑的扭头看着奎爷,他思索了一秒钟,也跟着笑道,“我可不相信奎爷带我来这里是忆苦思甜了。奎爷整天日理万机的,这次又专程来找我,说带我赚钱。怎么滴奎爷,你想从这买套房子吗?”
  “呵呵,我买个屁。这样的房子,没人愿意住。”奎爷丝毫不在意陆野话语中讥讽的意思。他微微闭上眼睛,伸手指着三楼,沉声说道,“当初叱咤风云的拐子李,就住在这里……”
  “唰!”
  奎爷这一句话说完,陆野的面色顿时就变了。脸色唰的一下,接着扭头看向了奎爷,满脸写满着不相信,十分震撼的说道,“奎爷,你说谁?拐三住在这里?”
  奎爷听闻陆野的这句话,加上陆野表现出来十分震撼的表情,奎爷十分满意的点点头,风轻云淡的笑道,“不错。自从他退出以后,就一直住在这里。过上了老百姓的生活,挺自在的。”
  奎爷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顿时露出了一副疲惫的表情。他望着破旧的楼层,顿时长舒了一口气。随后,又转过头轻轻看了眼陆野,“小野,你知道。我为什么带你来这里吗?”
  “为什么?”陆野狐疑的看了眼奎爷。对于奎爷带他来这里的目的,陆野确实是有些二丈和尚摸不到头脑。
  听见陆野的疑问,奎爷也没搭话。而是故作神秘的笑了笑,转身朝着身后的张浩然看了一眼,微微抬起眼皮,轻笑一声说道,“浩然,让你带的东西,你带了吗?”
  “嗯,带了。奎爷,都在车里呢。我去拿?”张浩然抬头看了眼陆野,伸手指了指身后的奥迪车。
  “嗯,去拿吧。这是老一辈的规矩,不能破了。”奎爷提及这事儿的时候,表情微微有些动容。眉头轻挑了两下,随后站在原地,等着张浩然。
  
  张浩然一刻也没停留,扭头就朝后面走。走到奥迪车旁边以后,直接打开后备箱从里面往外拿东西。
  三瓶白酒,两只烧鸡,一尊香炉,一把香。
  看到张浩然从后备箱拿出这些东西,我旁边的寇峰微微皱了皱眉头,扭头看了我一眼,低声说道,“封哥,你们这边是什么风俗?你了解么?”
  听闻寇峰这一句话,我扭头看了眼正在拿东西的张浩然。看到那些东西以后,我微微思忖了半天也没想出来这到底是什么讲究。不过,一般这些东西都是上供才用的,不过,按照奎爷说的,拐子李还活的好好的,那么也不可能是给他上供的意思。
  所以,我缓缓摇头,十分不解的说道,“我也不懂,看看再说吧!”
  “哗啦!”
  张浩然把东西准备齐全以后,直接摆在了奎爷的面前,顺手掏出来一个打火机跟一串佛珠递给奎爷。奎爷看见东西,直接伸手接了过来,先是把打火机揣进兜里,接着把佛珠拿在手上,开始一颗颗的拨动了起来。
  几秒钟以后,奎爷昂头仰目,声音不大的朝着张浩然轻语一声,“浩然,把香炉摆在单元门口正中间。两只烧鸡分别摆在香炉后面的左右。另外拿过来一瓶白酒,其余的两瓶摆在香炉前面的左右,然后把香递给我。”
  “好的,奎爷。”张浩然闻言,立刻动手。按照奎爷的吩咐把东西全都摆好了。接着,张浩然双手捧着香,递给奎爷。
  奎爷这时做出了一个手心向上,大拇指捏住食指,手指朝前的一个手势往外抽出了三支香。然后就摆着这样的手势,把香捏在中间,两个大拇指叠压在一起,上下摆动了三下,然后俯身,插在了香炉里面。
  “啪嗒!”
  奎爷把香插进去以后,顺手从兜里摸出来打火机,然后把香一支支的给点着。就这样,手里还拿着佛珠,缓缓闭上了眼睛,嘴里振振有词的念叨了起来。
  “奎爷,你这是?”
  站在一旁的陆野,看到奎爷这一些列的动作以后。一脸疑惑的表情,脸色微微都有些不自然。憋了几分钟以后,他忍不住抬头看了眼奎爷。
  “野哥,你稍等一会儿吧。奎爷不喜欢念佛的时候有人打扰。”张浩然站在侧面,目光平缓的看向陆野,出言相告。
  “呼!”
  陆野转头看着张浩然,顿时猛的吸了口气,“行,我知道了。”
  陆野说罢话,扭头瞥了眼还在拨动着佛珠,闭眼念佛的奎爷。四五分钟以后,陆野烦躁的跺了跺脚,扭头走到旁边往地上一顿,直接点了支烟。
  “操,他这是整**啥呢?我鸡皮疙瘩都出来了,挺**渗人。”寇峰的目光盯着看奎爷,说话的时候浑身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你别问我,我特么哪知道啊。我看着心里也发怵的慌。”听到寇峰的那句话,我同样是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这个时候几乎已经是天都黑了,奎爷整的这一出,让人看着心里都发毛。
  如果这个时候再往香炉后面整个黑色的大照片子,我肯定尥蹶子就跑了。贼他妈吓人……
  大概又过了三五分钟以后,奎爷突然睁开了眼睛。
  “浩然,拿酒过来。”奎爷收起了佛珠,扭头看了眼张浩然,朝他伸出了手。
  这个时候因为天都快黑了,我也看不见奎爷到底是什么表情。总之,就在奎爷这句话说完以后,张浩然丝毫没有怠慢,先是打了个哈欠以后,扭头就把三瓶酒的其中一瓶递给了奎爷。
  
  奎爷接过酒,“嘎吱”一声拧开了瓶盖。接着,他举起瓶子直接“咕咚,咕咚”两声就喝了起来。这一口气奎爷大概是喝了这瓶酒的三分之一才停下。
  “老伙计,别说当兄弟的我不仗义。今天这瓶酒,我敬你。”奎爷一句话说罢,直接把自己手里的酒瓶朝着地上就倒了下去。
  “哗啦啦!”
  大半瓶白酒不到十几秒钟就全都倒在了地上。接着,奎爷把空酒瓶自拿在手上,使劲往地上一摔。酒瓶嘭的一声瞬间给摔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