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为傍上个金主,谁知……哎……第4节,以为傍上个金主,谁知……哎……第4节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是现在!
  秦阮没有丝毫的犹豫。
  
  寒光一闪,手的三棱刺如同一道闪电般,直直地刺进了,坐在沙发看电视的保镖的咽喉。
  整个三菱刺完全没入他的后背,瞬间要了他的命。
  站着的保镖刚刚转身,仅仅只和从阳台飞进来的秦阮打了一个照面,甚至连一丝声音都没有来得及发出。
  秦阮已经抬起胳膊,干净利落地扭断了他的脖子。
  
  保镖的脸仍旧保留着,死亡前恐惧的表情。
  将保镖的尸体轻轻放倒,秦阮听到从卫生间传来的流水声。
  目标在里面!
  浴室,一个金发碧眼的男子正端着一杯红酒,在浴缸里舒服地泡澡。
  一只带着消声器的手枪,悄无声息地抵住了他的后脑勺。
  男人身体一僵。
  “迈克先生?”身后传来一个柔美却无情的声音。
  “我是。”男人的话音刚落,秦阮已经扣动了扳机。
  
  被近距离打烂的头颅,蹦出了一团血雾。
  秦阮眼疾手快地接住,从男人手里滑落的红酒杯。
  她将红酒杯放在浴缸旁,无情地勾唇:“干杯!”
  任务完成!
  通讯器有红灯闪烁,这是有人在跟她联络。
  秦阮会心一笑,接通了通讯器。
  “小阮。”从通讯器里传来一个低沉稳重的男声。
  “教官,我完成任务了!”
  秦阮声音甜甜的,带着一丝炫耀,仿佛是在考了好成绩,在跟家长求表扬一样。
  “嗯,我知道,你现在马撤离,汽车已经在停车场了。”男声稳重的声音,透出一丝宠溺。
  “好!”
  “小阮。”
  “嗯?教官什么事?”
  秦离笑了笑,看了一眼手里的礼物,声音低低地说道:“没什么,等你回来再说。”
  秦阮看也不看一屋子的尸体,她的世界只有生存,没有同情。
  同情心太昂贵,可能要用她的命来支付,她付不起。
  她从阳台原路返回,在停车场里找到了秦离给她准备好的,撤退用的越野车。
  开着越野车,她在夜色出了酒店,按照原定的路线撤离。
  
  前不久,在卫星研究心,发生了一起严重的泄密事件。
  掌握卫星技术的李教授,企图出卖机密。
  秦阮接到的任务,是带回李教授和机密,暗杀买家。
  整个任务非常成功。
  秦离收起了通讯器,手里拿着一个包装得精致漂亮的小礼物。
  等她回来送给她,她一定会很高兴的,秦离这么想着。
  秦离瞳孔一缩,迅速将礼物塞进裤兜。
  秦离一向沉稳的呼吸都乱了几分。
  “但是你别忘了,你训练这些特工……
  “……的目的是什么。”
  老人不怒自威,从牙缝挤出了几个字,“动手!”
  秦离背的汗水向下直流,像是有一条四脚蛇缓缓地在背爬行。
  他的裤兜里,还揣着准备送给秦阮的礼物。
  他忽然觉得,那个小盒子的边角,好似穿透了皮肤,磨得他腿疼。
  
  “小秦,你将来大好前途,可不要一时冲动啊!”
  老人的声音低沉,好似暴风雨前夕,带着强烈的压迫感。
  秦离深深呼吸,垂在身体两侧的手缓缓收紧。
  他再次抬头,看向老人道:“我请求亲自执行。秦阮是我训练出来的,我想亲手了结她。”
  老人深深地看着秦离,目光带着审视。
  秦离脸的每一寸皮肤都绷得紧紧的。
  “来不及了,刘校那边已经动手了。”那个心腹道。
  “什么!?”秦离失声道。
  他不可置信地拿出通讯器,面闪烁的红灯,在一瞬间骤然熄灭。
  
  秦离的手指发白,指尖微微颤抖。
  每一个特工的身体里,都有一片植入芯片。
  这个芯片有特工的生命信息。
  红灯亮着,表示人活着。
  红灯熄灭,则代表死亡。
  这种芯片,在他们幼年的时候,通过复杂的手术被植入心脏,终身都不可能取出来。
  
  特工生命特征消失之后,芯片会自动融化,不留任何证据。
  而现在,代表秦阮的这枚红灯……熄灭了。
  秦离的脸色在瞬间惨白,心里好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老人好似没看出秦离的痛苦,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宽慰地说道:“小秦,你前途无量。”
  秦阮开着越野车撤离。
  凌晨一点三十分。
  路一片漆黑清净,看不到任何车辆。
  这段路劈山而建,两边都是连绵不绝的群山。
  天空落了雪,公路像是一条扭曲着爬山的大白蛇。
  
  连续七八道S型弯道,盘旋着往山冲去。
  秦阮心没由来的泛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多年来在腥风血雨摸爬滚打,她对于危险有一种天生的,异于常人的敏锐嗅觉。
  情况有些不对劲。
  这段路,太安静了。
  秦阮将车速放慢,她单手驾车,另一只手用通讯器联络秦离。
  
  秦离不仅是她的教官,也是她最信任的人。
  这个任务是秦离亲自布置给她的,但是现在她是觉得哪里说不来的不对劲。
  她打算和秦离联系,问一下情况。
  可是,秦离的通讯器居然无法接通!
  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情况。
  秦阮手心一紧,打算掉头,换条路走。
  在这一瞬间,忽然前面原本平坦的道路,弹起来一排路钉。
  幸而秦阮提前打算掉头,所以她一早打了方向盘。
  险险避过了路钉,秦阮的车子180度掉头,轮胎在狭窄的山路发出刺耳的声音。
  
  她飞快地驶离这条危险的道路,她沉着冷静地握着方向盘。
  哐当的一声!
  路钉再次弹起,这一次距离太近,来不及躲避。
  越野车前面的两个轮胎立刻招。
  “噗”的一声被扎爆了。!
  突然弹起来的路钉,扎破了越野车前面两个轮胎。
  越野车像是一头失控的野兽,狠狠撞向了山壁。
  
  在这时候,从旁边又冲出来两台车,一左一右将越野车死死卡住,动弹不得。
  空气传来撕裂的呼啸声,秦阮下意识转头,瞳孔骤然收缩。
  她看到一枚火箭弹飞来。
  山路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
  巨响让她的耳朵有了短暂的失聪,她趴在漆黑的山崖边的碎石子堆。
  无声的画面,秦阮看到一架直升飞机,跳下来几个特种兵。
  
  越野车被炸得四分五裂,几个特种兵从车子的废墟里拖出了秦阮的尸体。
  她已经死去,他们粗鲁地扯着她的尸体,仔细检查。
  “目标死亡,任务完成!”
  一个特种兵拿出一把锐利的军刀,割下了秦阮的头颅。
  
  “撤退!”
  几个特种兵顺着绳索,挂在直升飞机面,带着她的人头飞走了。
  秦阮很不甘心,但是她没有办法。
  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割下了她的头颅。
  她被炸得七零八落的身体,则被他们抛之荒野。
  被丢在这种地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的尸身腐烂,被山里的野兽争先恐后的啃噬。
  秦阮看到自己的惨状,才回想起来,没错,她已经死了,那她为什么还能看到?
  她终于明白,她是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