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为傍上个金主,谁知……哎……第52节,以为傍上个金主,谁知……哎……第52节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目瞪口呆的秦阮完败。
  竹笋被他抢走了,便宜被他占了,口被塞了一勺汤,在他的凝视下,乖乖地吞了下去。
  “鱼肉也很新鲜,要尝尝看吗?”
  萧城笑语盈盈地喂给她一块鱼肉,对刚才发生的强吻事件恍若无事。
  他喂得不亦乐乎,她却吃得万般辛苦。
  
  完全来不及细嚼慢咽,好好品尝。
  萧城很喜欢看她吃东西的样子,她总是吃得很随意。
  不懂得膳食的先后顺序,想吃什么吃什么,非常地痛快淋漓。
  不断地将美食送进她的口,看她哼哧哼哧,快乐满足地吃东西,他勉力按捺住自己胸口荡漾的暖意。
  心灵也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甜蜜满足。
  “停!我自己吃!”忍了又忍,秦阮终于忍不住了,举起小手想要抗议。
  “是菜不合胃口吗?要不要叫服务员把菜单拿来,看看有什么你想吃的?”萧城一脸关心地问道。
  “你怎么不吃?难道你不饿吗?”秦阮扭头抗议道。
  
  “我早饿了。”萧城声音暗哑地说。
  “你饿了吃吧。”
  秦阮不解,桌这么多美食,他难道看不见吗?
  萧城忍不住声音低低地笑了。
  
  “那该轮到我吃饭了?嗯?”
  红唇被他蓦地封住……
  忽然,咚咚咚!
  包间的门口传来沉闷的敲门声。
  服务员清脆的声音响起:“您的甜品已经做好了,请问需要现在端进去吗?”
  秦阮哼哼唧唧地抗议着,想要从他腿下来。
  她直觉的想要抵抗。
  可是不能。!
  因为萧城有力的双臂强制住她的身子,固定住她在自己的怀抱。
  不识相的敲门声再次响起。
  他重重地亲了她的唇一口,才悠悠地撤离。
  秦阮不敢答话,她只能闭着眼睛,一头埋进他宽阔的胸膛,做个缩头的鸵鸟。
  顺便手指用力掐着他后腰的肌肉。
  哼!这一切都是他害的!
  
  萧城疼得皱眉,却因为门外执着的敲门声而只能装作若无其事。
  “不用,这里不需要服务!”萧城终于及时回答,为他们现在的情况解了围。
  可是,单身男女呆在包厢里,半天不应门,还不需要服务员。
  是在干什么?
  还能是在干什么?
  秦阮羞得满脸通红,恨恨地瞪着他,都是他惹的祸!
  萧城似乎误解了她的怒气,丝毫没放在心。
  “秦阮,你说我们一直这样好不好?”他突然认真地问。
  秦阮心尖一颤,又听到他说道:“你不知道我相信一个人有多难,可是我从未想过你会欺骗我,或许在我的心里,一开始盼着你能够走进来。”
  “我有一个不幸的童年,我曾经失去过挚爱的亲人,我从小觉得很孤独,所以很保护自己,慢慢地变得只懂得追求权利和地位,不懂得关心别人。”
  他的童年?她从未听他提起过。
  现在听他讲的这些,似乎那段往事令他伤得刻骨铭心。
  想不到看似坚强的他,也有这样不为人所知的一面。
  “我从未问过你的过去,但是我知道你肯留在我的身边,一定是在逃避着什么。我看到你,想保护你,不让别人伤害你。给你一方安逸的天地,算你躲一辈子也没关系。”
  “我认定你是灰姑娘,想把你改变成一个公主。”他笑了笑,“谁知道真正改变的却是我。”
  “我们这样一直下去好不好?我愿意相信你,你呢?”
  他低沉迷人的声音,不经意地在她耳畔说了好多话。
  或许这是萧城这辈子,第一次说如此真诚的话,但是每一句都是发自肺腑的真心。
  萧城自从成年后,拥有过多少女人?
  多少绝色佳人自愿留在他的身边,伴他共度日夜晨昏,多少名媛淑女以能成为他的情人而沾沾自喜。
  阅人无数的他从来不曾为谁皱眉费心过,如今却因为怀佳人的答案而忐忑不已。
  他低沉好听的嗓音,喃喃地渗入秦阮的心。
  她双眼一热,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了。
  
  她的心没由来的扑通扑通乱跳着,完全没准备好他突如其来的告白。
  他轻叹一声,将她拥入怀,郑重地承诺着:“秦阮,留在我身边好吗?你可以在这里躲一辈子,永远都不用出来。”
  -
  赵烟的葬礼,在一个小型教堂举行。
  空荡荡的教堂里,只有默默流泪的赵洪。
  一夜之间,赵洪似乎老了十岁。
  他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宝贝女儿,竟然会死在了公海。
  调查的结果说是游艇失事,从海里打捞的尸体焦黑,烧得面目全非。
  赵洪怎么也不能相信,这是他那美丽的独生女。
  
  一定是萧城干的!
  赵烟记恨萧城身边那个女人,赵洪很清楚。
  所以他把这笔血债,算到了萧城和秦阮的身。
  教堂门口传来了脚步声,穿着一身黑色的邢子时手里拿着一束白玫瑰走了进来。
  他把白玫瑰放在赵烟的棺椁,在胸口画了个十字架,然后坐到了宾客的位置。
  
  邢子时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他此刻坐在这里,表示了他的立场。
  赵洪明知道仅凭自己的力量,绝对不可能撼动萧城,但是有了邢子时的支持不一样了。
  邢子时旗下的邢氏集团,和萧城在金陵被称为两大财团。
  如果邢氏的邢子时肯支持他,那么他可以和萧城斗一斗。
  哪怕是要拼这条老命,他也要把萧城揭下一层皮来!
  教堂里又响起了脚步声,赵洪抬头看去,双眼几乎冒出了火光。
  
  他看到穿着一身黑衣的秦阮走了进来。
  她慢慢地走到棺椁前,还没有盖盖子的赵烟正静静地躺在里面。
  经过精心的装扮,赵烟又恢复了平日的美貌,仿佛栩栩如生。
  如果赵烟明白,岁月很长,人海茫茫,别回头也别将,自然会有良人来爱你这个道理。
  
  她不会活得这么痛苦了,不会最终毁灭掉自己。
  忘掉自己的挚爱虽然会痛苦,但是不忘掉的话,岂不是更加痛苦?
  秦阮轻叹了口气,将手的白玫瑰放在安详地躺着的赵烟身边。
  主啊,愿你将这位美丽少女的灵魂带走,让她不再有痛苦。
  “你来干什么!”愤怒的赵洪站了起来。
  “我来送送她。”秦阮平静地说。
  事实她是背着萧城来的。
  因为她清楚地知道萧城对纠缠不休,还想与他同归于尽的赵烟没有一丝感情。
  他是绝对不会来见她最后一面的。
  而她,是代替萧城来的。
  “这里不需要你假惺惺的假装好人!”赵洪的手臂几乎要忍不住掐住她的脖子。
  他愤恨地指责道:“如果不是你在宴会当着众人的面打她羞辱她,如果不是你抢走了她最爱的男人,如果不是你害得她清白的身体,被萧城夺走侮辱!”
  赵洪说不下去了,白发苍苍的老人竟然呜呜地哭了起来。
  秦阮皱眉,她做过的事情她承认。
  可是她深知萧城绝对没有碰过赵烟,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萧城没有碰过她。”她说。
  “没有?难道你当我是瞎子吗?她身的伤我亲眼见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