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为傍上个金主,谁知……哎……第57节,以为傍上个金主,谁知……哎……第57节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秦阮没说话。
  萧城见她不说话,眼神暗了暗,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我也没什么胃口。除了面,我什么也吃不下,我昨天一整天没吃饭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往床躺去。
  好像虚弱得跟坐月子似的。
  秦阮忍不住问道:“你昨天一整天都没吃饭?”
  到底,她有些心软了。
  “嗯。”萧城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
  
  他的样子看起来似乎真的很虚弱。
  秦阮挠了挠头,“想吃面是吧?”
  萧城索性闭了眼睛,似乎连回答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个房间是个套房,除了一间卧室外,厨房和卫生间都设施配备齐全。
  秦阮走到厨房,着现成的材料,手脚麻利地把面给煮。
  他有胃溃疡,不能吃辣椒,她还很细心的给他煮了碗清淡的番茄煎蛋面。
  十分钟后,秦阮把面端到萧城的面前。
  他没有半点胃口不好的样子。
  三下五除二把一大碗番茄煎蛋面吃得干干净净的,甚至连面汤都喝得一滴不剩。
  等他吃完,恢复了些力气,秦阮又催着他去洗漱。
  他换了身衣服,刮了胡子,那个英俊帅气,自信强大的萧城又回来了。
  
  “很帅。”她笑得眼睛弯弯的。
  萧城闷闷地说:“秦阮,对不起。”
  秦阮明知故问:“什么对不起?”
  萧城沉默良久,方才艰难地开口:“过去所有的一切,我都对不起。”
  “你能放我出去吗?”她问。
  萧城的眼里闪过一丝黯然。
  想了很久,他摇头。
  他还是不能够再相信她。
  
  与其把她放在身边,像个定时丨炸丨弹。
  不如把她安置在这个地方,他还没有想好,到底该怎么对她。
  其实他和秦阮一样,都是第一次面对感情。
  小心翼翼,又不知所措。
  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份感情之前,把她放在安全的地方,这是萧城认为最妥当保险的办法。
  她安安静静的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他们保持着这样安全的距离。
  只要不跨过这条界限,他们两个都是安全的。
  
  “秦阮。”萧城突然拉住她的手,贴在她的心口。
  他的语气很温柔,甚至还带着一点恳求的意味。
  “秦阮,你呆在这里好不好?不要出去了好不好?我会对你很好的!”
  呆在这里?
  一股凉意从背脊骨窜来,冻得秦阮浑身发凉。
  难道,他想把自己当成是禁脔一样给圈养起来?
  她是翱翔天空的凤,绝不是被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
  “不可能。”秦阮冷冷地抽回了自己被他握住的手。
  她看着他,脸的表情渐渐冷了下来。
  “如果说我不同意呢?”萧城的脸色也冷了下来。
  “你这样的做法不觉得自己很自私?”秦阮不自觉提高了音量。
  她冷笑着说道:“萧城,你凭什么把我当成你的禁脔?我要走,难道你还留得住?”
  “当我是自私吧。”萧城的眼纠结着复杂的情绪。
  他声音低沉,但是却异常坚定,没有任何回旋的可能地说:“算是自私,我也希望你能在我的身边。”
  
  秦阮定定地看着他,心想这个男人疯了。
  他的思维如此不正常,居然妄想把她关一辈子!
  她要走,他难道还能留得住?
  她是洒脱独立的精英特工,只要她想走,没有人能留得住。
  看到她那双明亮得发烫的眼睛,萧城只想逃避。
  只要不看到她那双能直射人心的眼睛,他不会这么害怕。
  
  他丢下一句,“贝尔不会限制你的自由,但是你不能走出这栋楼。”匆匆往外走去。
  秦阮还来不及抗议,萧城飞快地走掉了,脚步很快,颇有些落荒而逃的味道。
  如萧城所说,贝尔只是尽职地做好保镖的责任,但是却没有限制她的自由。
  她可以看电视,看书,可是却走不出这间屋子。
  
  只要她往门口一站,保镖会很客气地的她回去。
  秦阮观察过了,整栋楼只住了她一个人。
  楼里的设备已经被萧城给处理过了,没有一部电话,甚至连一根电话线都没有。
  电脑倒是有,可是不能,更别提和外界联系了。
  所有的保镖都是横练的高手。
  步伐稳健,呼吸绵长,肌肉壮实。
  萧城似乎提前给保镖下过眼药,这些保镖都知道她的厉害。
  每一次和她说话的时候都小心翼翼,如临大敌。
  看来萧城是真的打算把她给软禁起来。
  再重新取得他的信任之前,她很难走出去。
  尽管如此,萧城每晚都会过来和秦阮一起吃饭。
  但是,只要她一提到想离开的话题,他冷下脸来。
  为了避免他们会继续争吵,他总是在还能控制自己的脾气之前摔门而出。
  
  他有好几天没有来了,秦阮尝试过逃跑。
  她打伤了好几个保镖,可惜都没有成功。
  最远一次是跑到走廊,被她挟持的保镖直接跪下了,说自己有老下有小,希望她能给条活路。
  秦阮无语。
  她这样的举动,惹到了萧城。
  他派来了更多的保镖,草木皆兵。
  
  也许是接到贝尔的报告了,萧城这天终于来了。
  她还以为他是来找她算账的。
  因为她打伤了他好几个保镖,但是萧城却并没有生气的样子,这让秦阮觉得有些纳闷。
  见到她,他便开心地招呼她,“快来,我买了你喜欢吃的蛋糕。”
  秦阮狐疑地走过去。
  “你看,你最喜欢的蓝莓蛋糕。”萧城温柔地把一块蛋糕放在她的面前。
  萧城只是随口跟她聊一些无聊的琐事,对她企图逃跑的事情,只字不提。
  
  虽然他脸的笑容有些怪,但是秦阮还是没有想那么多。
  “好吃吗?”萧城问。
  秦阮木讷地点点头。
  “你今天来干嘛?”她忍不住问道。
  萧城漆黑的眸子转了转,“好几天没见到我了,难道你不想我吗?”
  
  想你才怪呢!
  秦阮在心里默默吐槽,她闷闷地吃着蓝莓蛋糕。
  吃完了蛋糕,不知道为什么,秦阮突然觉得有些犯困。
  她想支撑着,眼皮却是直打架。
  萧城拉着她在客厅坐下,片刻她把脑袋歪在沙发了。
  这是怎么回事?秦阮郁闷地想。
  脑袋明明想要清醒,可是身体是不听使唤,犯困得很。
  “你累了吗?”萧城温柔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一样。
  “嗯。”秦阮想否认,可是她真的觉得很想睡觉。
  大概是昨晚没睡好吧?
  看到她想睡的样子,萧城体贴地扶住她,“你累了先去休息吧,你一直都没有休息好。”
  “好吧。”她已经快要睁不开眼睛了,只好先回房休息。
  她以为她至少可以坚持到回房间的,显然她高估了自己。
  还没有走到她住的房间,沉重的眼皮和混沌的思绪让她彻底投降了。
  腿一软,她向地板倒去。
  
  倒下前,秦阮的最后一个想法是:情况不对!
  似乎有一双温热的大手及时的拉住了她。
  不过她没时间细想,黑暗已迅速向她袭来。
  不知道睡了多久,秦阮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