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为傍上个金主,谁知……哎……第58节,以为傍上个金主,谁知……哎……第58节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当秦阮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的意识还没有完全清醒。
  怪,为什么睡了一觉后身体更不舒服了?
  变得好僵硬,连手都抬不起来。
  不过,很快她感觉到,她的手抬不起来的原因,是因为有什么东西缠在了她的手腕。
  她赶紧重重地朝自己的下唇咬了一口,疼痛使得她感觉稍微清醒了一些。
  
  这是在哪里?
  这里是一间她从未到过的房间,整面的墙壁都镶满了镜子。
  她努力地睁开眼睛,见到萧城正在用一根绳子紧紧捆她的身体。
  这捆绑的方法繁复无,但他做起来却是纯熟至极。
  见她醒来了,萧城的脸露出了邪魅的笑容,说道:“你还记得你次用领带绑我吗?这次该我绑你了。你看,我还专门去学习了怎么捆绑。”
  “你在蛋糕里做了手脚?”秦阮皱眉。
  “放心吧,只是一点点让你睡觉的药,你的身体对药物有一种抗性,难道没有人告诉你,时间久了,反而你更加容易毒吗?”萧城得意地解释道。
  她试了试,身体里的劲力还在,只是这繁杂捆绑的绳子却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
  还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这绳子的绑法,让秦阮的心羞耻到无地自容,面发烧。
  
  她只能紧紧闭眼睛,恨不得切断身的感觉,直接晕过去。
  终于完成了,萧城把绳子往天花板一抛,绕过一道梁柱,将她整个人吊了起来。
  “萧城,这样一点都不好玩,你马放了我!”秦阮沉声威胁道。
  萧城却并没有如愿帮她解开绑在身的绳索,而是站在旁边,用一种极为放肆的眼光打量她的身体。
  秦阮恼怒害羞地红了脸。
  
  虽然他们曾经那么熟悉彼此的身体,可从前的萧城总是会在关键时候及时收手,将她狠狠地揉进他的怀,慢慢平息欲-望。
  她那时趴在他的怀里,听着他富有节奏的心跳声,心里一遍又一遍甜蜜地想着:他喜欢她,也尊重她。
  萧城一双漆黑不见底的黑眸,专注地打量着她。
  他的神情十分满意,赞叹道:“你真美。”
  
  “快帮我解开!”
  “不!”萧城一个字拒绝掉了她的求救。
  现在他的脸,带着一种她从未见过的深沉锐利,这让她觉得陌生又害怕。
  “这是对你的惩罚,你试图逃走,还打伤了我的保镖。”
  “难道你能困住我一辈子?”秦阮冷声反问道。
  萧城环住她的细腰,“我知道你的本事很大,可是如果你有了我的孩子,你还会不会逃走呢?”
  “你的孩子?”秦阮倏然睁大了眼睛。
  “是我们的孩子。”萧城忍不住低头吻她的唇,像一片羽毛般轻轻地亲吻。
  他其实并不在乎自己是否能有下一代。
  他不在乎孩子,但如果孩子可以强留住她,他为何不那么做?
  秦阮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这个想法太疯狂了!
  他是不是疯了?
  
  怎么会有这么荒诞的想法?
  她奋力抗拒着,想甩开他。
  “不要碰我!滚开!为什么?你竟然会这样对我?”
  她不明白,为什么他会这么对她。
  “你也喜欢我不是吗?”萧城轻轻地抱起她的头,怜惜地在她脸细吻着。
  “我从来没有爱过你!”秦阮气急败坏地冲着他大吼道。
  萧城的眼神顿时黯了一下。
  “以后,你自然会爱我的。”萧城轻轻地说:“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我有什么法子呢?我怕你背叛我,怕你悄悄离开。”
  秦阮慌了,她的心也乱了。
  她承认,她欣赏他俊美的外表,赞叹他出色的经营能力,可也憎恨他粗暴无理的伤害。
  她对他的感情有太多种,乱得她连自己都无法理清。
  
  “我不会悄悄离开,我会跟你说的!”她有些苍白地解释道。
  不知道是想说服他,还是想说服自己。
  “秦阮,”萧城好笑地摸了摸她的脸,“你看,你怎么说都是想离开我。”
  “算我不离开你,你也不能强迫我!”秦阮的头脑一片混乱,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说什么。
  
  “那又怎样呢?我爱你,想一辈子把你留在身边,这看起来也不是一件太难的事情。”
  “你别闹了,快放开我,我们也许还能够重新开始。”秦阮回过神来,开始温言软语地哄他。
  她在心里暗暗发誓,只要今天她能逃过一劫,以后她一定会和萧城划清界限,老死不相往来。
  “你在骗我。”萧城无情地揭穿了她。
  “没有!没有!”
  “秦阮,你真没有说谎的天分,一眼让人看出来你是在说谎。”
  
  萧城嘲笑她,引来秦阮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也许是嫌她实在是太吵了,萧城用力捏住她的下巴。
  疼痛迫使她张开嘴巴,他的唇立刻覆在了她的唇,堵住了她的尖叫声。
  秦阮几乎要喘不过气来了,身体虽然在奋力地抗拒着,可一股怪的感觉从腹部升起。
  不!不能屈服!
  她在心里命令自己,可是理智似乎正在逐渐地离她远去。
  原来这样绑住,竟能勾-人到这种地步。
  
  让人一见激动不已,兴奋地全身发抖。
  萧城美人在怀,忍不住连呼吸都紊-乱了。
  “你不怕我恨你一辈子吗?”秦阮的眼睛带着几丝怨恨地看着他。
  萧城并没有回答她,却直起身子。
  秦阮以为他想通了,决定放过她了,不过在看到他的动作后,她的心彻底地凉了。
  萧城暂时的离开,只是为了脱掉他身的衣服。
  没穿衣服的男女,共处在一个房间会发生什么?
  “不,不要这样!快住手,我会恨你的!”她开始疯狂地挣扎。
  不!不要发生这样的事!
  
  “那你恨我一辈子吧!与其每天都纠结要不要相信你,每天都怀疑你是不是邢子时的奸细,每天都担心你会不会离开我。不如彻底地占有你,把你关起来,让你为我生儿育女,再也不能离开我。”
  秦阮睁开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庞。
  从萧城狠厉的眼,秦阮知道他此刻绝对不是说着玩的,他会实现它。
  泪水滑出眼眶。
  她垂下视线。
  
  眼前的这个一身邪气的男人,还是她认识的那个萧城吗?
  秦阮的心,终于冷了下来。
  如果他怎么都不肯放过她,那她只能自救了。
  萧城见她放松了下来,不再挣扎,以为她终于屈服了。
  她那委委屈屈的样子十分惹人怜爱,更加想让人狠狠地欺负她。
  
  他狠狠地吻住她,整个心里面都轻飘飘的。
  他伸出一只大手捧住她的头,方便自己更深入地吻她。
  “秦阮,给我生个孩子。”他喃喃地说着。
  他继续着急切而热烈的吻着。
  突然,她的膝盖重重地顶了他的重要部位,他疼得倒吸了口气,不由自主地弯下腰去。
  
  紧接着,他的额头又被踢了狠狠的一脚。
  一击得手,她双脚用力一蹬,一个回旋踢重重踢萧城的肚子。
  趁着萧城吃痛退开,她一脚踢向了旁边的镜子。
  整面镜子哗啦啦地碎了一地,她用脚尖勾起一块碎片,一踩一踢,碎片飞到了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