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为傍上个金主,谁知……哎……第64节,以为傍上个金主,谁知……哎……第64节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秦阮瞧见他那副蠢样,噗嗤一声笑出了声,笑道:“你怎么总是站不稳啊?肯定是缺钙了。人啊,了年纪得补钙!”
  金链子今天丢脸可丢到姥姥家了,刚才在舞池摔倒,现在又摔了一跤。
  
  “你个臭女人,别给脸不要脸!”金链子站了起来,怒骂道:“哥几个给我,带她走!”
  “住手!”
  随着一声呵斥声,吧台的旁边窜出了几个三大五粗的汉子,看样子应该是在这里看场子的。
  在这种地方看场的,都是地头蛇。
  金链子见到这阵势,气势顿时焉了一半。
  “龙哥说了,不准你在这里捣乱!”看场的汉子又威胁了几句,把金链子赶走了。
  “哼!小妞,你有本事别出来!”金链子朝着秦阮撂下一句狠话,带着小弟灰溜溜地走了。
  
  看场的那几个大汉走了过来。
  跟秦阮道歉道:“小姐,很抱歉。今天的账单算我们的,随便玩。”
  秦阮无所谓地点点头,她在吧台又喝了一杯酒,便意兴阑珊地转身离开夜店。
  刚出了夜店,那个金链子带人围了过来,银笑着说:“呵呵,你还真敢走出来,小妞,跟哥去玩玩吧。”
  周围传来稀里哗啦的声音,秦阮左右看下四周。
  
  摆摊的小贩似乎都知道这帮人不好惹,纷纷收拾摊子,拖着车跑路,简直见了城管还跑得快。
  想来这家伙肯定是在这里横行惯了,才会搞得人人都害怕他。
  秦阮正好心里觉得烦闷无,一肚子的怨气,正无处去出。
  这几个猪头还敢来惹她,简直是自寻死路。
  
  秦阮冷冷地望着他们,只见那两个小弟,只不过是十七八岁年纪。
  站在那里,身子在不断地抖动,口里在嚼着口香糖,一看是不学好的小年轻。
  秦阮俏脸一寒,二话不说,霍地一伸手,已握住了金链子的手腕,金链子杀猪也似地怪叫起来。
  那两个手下反应过来,想前来救,秦阮一腿扫出,只听到“砰砰”两声,他们已经跌倒在地。
  
  她顺手一挥,将金链子挥出了三米远。
  金链子呻吟着倒在地,想要爬起来。
  秦阮慢悠悠地走到了他的身边,一脚踩在不断衰嚎的金链子身,恶狠狠地说:
  “今后再见到美女,可要小心点,再这么乱来调戏,信不信我把你那玩意儿给割下来?”
  “你他妈的放开老子,老子想调戏谁调戏谁,你管得着吗?你知不知道我爸是谁?说出来吓死你!”金链子不怕死地威胁道。
  “我管你爸是谁呢!”秦阮冷冷地说。
  “我爸可是龙哥,在金陵没有人不认识,你敢惹我,你死定了!”
  金链子向来仗着自己的老爸,在金陵欺男霸女惯了。
  “是吗?看来我今天要替你爸好好管管你。”秦阮眯了眯眼睛。
  “住手!”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
  
  秦阮抬头一看,见一个年男人在一群小弟的簇拥下走了过来。
  金链子立刻发出杀猪般的叫唤:“老爸!救我!”
  “闭嘴!”年男人怒喝了一声,然后对着秦阮说:“我儿子不会办事,得罪了高人,还请见谅。”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人家都这么客气了,秦阮也不好意思把脚一直踩在人家儿子脸了。
  于是她挪了挪腿,说道:“没关系。”
  金链子得救了,连滚带爬地爬起来,跑到年人身边,告状道:“老爸,这个女人打我!”
  年男人甩手给他一耳光,把金链子的半边脸给打得高肿青紫。
  
  “你个没出息的,跟你说了多少次,克拉克将军来金陵借道。金陵道-的人都低调行事,你还不知道给我收敛点!”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秦阮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克拉克来了?
  他为什么会跑到内陆来,这里可不是他的地盘。
  
  难道,他是为了对付萧城?
  “今天的事情抱歉了,请!”年男人带着心有不甘的金链子,一阵风似的走了。
  金链子走在最后,还回头恶狠狠地威胁秦阮,“你给我等着,等克拉克那老家伙走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秦阮现在可完全没功夫搭理他,一个小混混而已,她动动手指可以弄死。
  她现在心里想的是,克拉克要去金陵的话,那么萧城有危险了。
  -
  此刻在金陵。
  “哥,车准备好了。”沈北洋走进来,对萧城说。
  萧城点点头,站了起来。
  今天金陵将举行俄国沙皇珠宝展,邀请了不少层的名流人士,萧城也将会出席。
  而这个时候,秦阮已经风尘仆仆地赶回了金陵。
  她打定主意,不管和萧城之间怎么样,她当是在保护人质。
  之前她在他那里住了那么久,好吃好喝给供着,她也没有给伙食钱。
  虽然萧城是不在乎这点钱的,可是她也会觉得不好意思的。
  
  为自己找了个满意的借口,秦阮下定决心,等到这一次的事情过去之后,她一定会离开金陵,离开萧城。
  而现在,萧城的大对头克拉克跑到了金陵去,她必须要回去提醒萧城这件事情。
  她在街边,用公用电话,打电话到了萧氏集团。
  电话响了几声,很快听筒里,传来前台小姐优雅动听的声音,“你好,这里是萧氏集团,请问有什么可以帮你?”
  “我找萧城。”秦阮沉声道道。
  “请问你有预约吗?”前台小姐很有礼貌地问道。
  “没有。”
  “抱歉,没有预约的话,不能帮你转接给萧总。”
  秦阮想了想,便说:“那请你帮我接沈北洋。”
  “好的,请您稍等。”
  电话转了过去,却并不是沈北洋接的。
  “你找沈助理?抱歉,他现在不在。”
  秦阮问:“他去哪里了?”
  “他和萧总一起去参加,俄国沙皇珠宝展览了。”
  秦阮没再说话,直接挂掉了电话。
  她开始思考,按照现在的形势来看,克拉克的致幻剂的买卖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如果他想要快速地搞到资金周转,会不会打这批价值连城的珠宝的主意?
  想到这里,秦阮决定先去这个珠宝展踩点,探探虚实再说。
  她来到了国际展览心,俄国沙皇珠宝展将在这里举行,但是这时却大门紧闭。
  警卫见到她,走到大门前问:“你有什么事情?”
  “我是萧氏公司的职员,我有位同事在这里,我想来找他。”秦阮很镇定地说。
  “那你进来吧。”警卫用卡刷开了大门。
  走到了电梯间,警卫说:“电梯坏了。”
  
  秦阮扭头走向另外一部,警卫马又说道:“那一部电梯也坏了。”
  “今天是俄国沙皇珠宝展的开幕式,为什么电梯会坏呢?”秦阮有些疑惑地问道。
  “是啊,一点小毛病,修了一个钟头也修不好,电梯的自动系统自动锁了。我们也是为了安全起见……
  “我们只好把电梯都锁了。!”警卫这么回答道。
  他又伸手,指了指消防通道:“如果你想去,只有爬楼梯了。”
  秦阮叹了口气道:“算了,我还是给我的同事打个电话吧。打搅了!”
  “没关系,我给你开门。”警卫说道。
  出了展览心的大门,秦阮的脸色立变。
  这里的警卫神色有异,说话含糊,明显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