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为傍上个金主,谁知……哎……第77节,以为傍上个金主,谁知……哎……第77节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这都多久了啊,陆流年怎么还不下来?”苏夏抱了抱胳膊,将手机拿出来,却发现已经关机了,“充电器也没带,想打个电话都不能。”
  苏夏站了起来,想着自己也不能这么干等下去,打算去陆流年的办公室找他。
  刚一出门,苏夏好像突然看到一个人影从她的眼前闪过,她被吓了一跳。
  这么晚了,会有谁还在?
  “有人吗?”
  
  空荡荡的回廊里,只有她自己的回音。
  并没有人回应她,苏夏感觉自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可是她刚刚分明看到,有个黑色的人影在那边闪过去的。
  “有没有人在那边?”苏夏咽了口口水,她觉得自己现在应该赶紧转身去电梯,去找陆流年。
  可不知怎么的,苏夏确定自己刚刚没有眼花,想着去看看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有人。
  她听到了脚步声。
  一颗心悬得很高,仿佛此刻即将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脚步声沉稳而有力,在此刻显得异常醒目。
  苏夏小心翼翼的继续往前走,刚一过拐角,突然出现一个高大的黑色身影!
  “啊!!!”苏夏大喊一声,声音尖厉仿佛受了极大的惊吓。
  
  苏夏闭着眼睛,挥舞着手的拳头胡乱地砸着,尖叫着。
  那人显然被苏夏的惊叫声给吓了一大跳,先是往后退了一步,又满脸的莫名其妙。
  “发什么疯?”
  沉稳而有力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熟悉。
  “苏夏!”
  直到开口的人声音变凉,俨然已经有了怒气的样子,苏夏才总算是找回了理智。
  “陆总?”苏夏看清眼前的人后,还往他的身后瞧了瞧。
  “我身后有鬼吗?”陆流年无语地看着苏夏。
  陆流年过些天要跟国外的一家公司合作,洽谈的方案一直没有定下来,所以他加了一下班,最后竟然忘记了时间。
  
  他猛然想起来还要带苏夏回家,还想着她是不是已经走了,所以下来瞧瞧,没想到又是一顿惊吓。
  “陆总,你可别吓我。”苏夏缩了缩身子,“你刚刚过来的时候,有没有其他人从这边出去?”
  “整个公司的人都下班了,你还指望有谁在这里?”
  真的没有人吗?
  
  苏夏觉得自己背后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可我明明看到有个黑影从那边跑了的。”苏夏抓抓脑袋,觉得自己也是多半吓自己。
  可能她是真的看错了也不一定。
  “走吧。”陆流年转身走。
  “陆总,你等等我啊!”苏夏连忙追了去,“公司到点熄灯这个毛病不好,得改进一下,这么晚了一出来,空荡荡黑漆漆的显得好可怕。”
  苏夏亦步亦趋,伸手不自觉地拽住了陆流年的衣角。
  
  好像这样能驱散一下,自己刚刚的恐惧一样。
  陆流年停下脚步,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苏夏的手。
  苏夏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突然连忙缩了回去。
  “对不起,我只是有点怕黑……”
  
  “我让你等我,你真的在办公室里等,下了班不会去面找我?”
  苏夏有些不满地嘟哝道:“我也没有想到你这么久都不下来,显然都把我给忘了!”
  “你还好意思怪我?”陆流年瞪她一眼,继续往前走,“刚一过来,吓都要被你吓死了,你还怕黑,你那一嗓子,鬼都可能被你吓跑。”
  说她鬼还可怕?
  可恶!
  尽管心里一百八十个不高兴,但苏夏也只敢自己在心里默默地画圈。
  自己的生杀大权,能不能吃饱饭的问题,都要命地在陆流年的手里。
  
  他只需要动动手指头,她有可能直接玩完。
  “听唐玉说,你今天被为难了?”
  “没有!”苏夏连连否认,“新人进公司,总是要多做些事情的,更有利于跟同事们搞好关系。”
  “所以你觉得,部门里员工随意将自己应该做的工作,交给新人去做,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值得提倡了?”
  “那倒没有。”苏夏没了声音。
  其实她也是不喜欢这种使唤新人的手段的,但是她也不想因为陆流年的原因,而让自己的处境有所改变。
  唐玉的确是为她好,她也没有理由去说应该让陆流年怎样。
  “陆总,今天对不起!”苏夏的头再往下低了低,闷里闷气地说道。
  
  “那只是个意外,我没放在心。”
  陆流年随意地回了苏夏一句。
  “啊?”可苏夏却听得有点晕了。
  总裁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只不过是觉得今天因为一盒午饭,而将同事排挤她的怒气,都撒在了陆流年的身,同事们编造了许多陆流年和自己的绯闻而感到抱歉。
  本来已经忘记的一个乌龙吻,再度被提起,竟然让苏夏一阵心虚。
  
  脸又红了。
  可是为什么心跳得还这么快?
  苏夏偏头看了看陆流年,发现他唇边被她咬破的地方,在昏暗的车灯下,映照的竟然更加的暧-昧。
  苏夏!醒醒!快醒醒!
  苏夏连连拍了拍自己的脸,反复告诉自己不要被陆流年此刻的模样所迷惑。
  苏夏嫌弃地摇了摇头,一脸的鄙视加遗憾。
  “想什么?”陆流年不经意地问道。
  “我在想,你的脾气为什么这么坏?”苏夏脱口而出,也没有经过大脑的思考,“当心以后娶不到媳妇!”
  陆流年猛地一脚踩到了刹车。
  苏夏因为惯性身子往前倾了倾,幸好有安全带在,她又被拽了回来。
  陆流年寒声道:“把你的话,再说一遍?”
  苏夏缩了缩身子,将嘴巴闭紧。
  
  我不说!
  “苏夏!”
  陆流年冷吼一声,吓得苏夏肩膀都缩到了一起。
  “我娶不娶得到媳妇,跟你有什么关系?”
  苏夏连连点头,“反正我是不会嫁给你的,谁要嫁给你也跟我没关系!”
  苏夏觉着,自己一定是被吓得语无伦次了。
  
  但是陆流年为什么会那么生气,她都已经顺着他的话说了。
  至于把她赶下车吗?
  看着扬长而去的汽车,闻着汽车的尾气,苏夏觉着人生是悲惨的。
  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连个公交车都没有。
  “你最好祈祷我不要出什么事情!不然我赖你一辈子!”
  
  苏夏一脚将一颗可怜的小石子踢到了另外一边,好像那颗小石子,是陆流年一样。
  而陆流年将车子开出不远之后,觉着自己的反应是不是有点太过了?
  他刚刚为什么会生气?
  可是在听到那句“我反正是不会嫁给你的”之后,莫名的想发脾气。
  可陆流年很快将这种气愤的心理,归结为自尊心在作祟。
  他第一次被一个小丫头如此彻头彻尾的嫌弃了?
  这让他的自尊心很受打击,以至于作出的反应也十分不按常理出牌。
  “我真有那么不好吗?”陆流年将后视镜转了转,自己照了照镜子,左右端详了一下。
  
  眉眼间不可挑剔,脸型堪称完美。
  这张脸还从来没有被任何人质疑过,以至于他也从来不会怀疑自己的长相如何。
  现在仔细看着,他也没觉着自己哪里能让人看不。
  “苏夏一定是眼神有问题!”陆流年最后做了总结。
  想着现在这么黑,这里又没有公交车,他跟一个眼神不好的小丫头这么斤斤计较,倒显得他小气了。
  于是陆流年直接调转方向盘,往回开准备再接苏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