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为傍上个金主,谁知……哎……第79节,以为傍上个金主,谁知……哎……第79节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陆流年只是扫了一眼陆子凡,再然后,将目光落在了陆子凡握着苏夏的手。
  陆子凡立马像烫手的山芋一般,连忙将苏夏的手给扔开。
  “你们聊!我还有事情!再见!”
  话刚说完,人也像一阵风似的消失了。
  
  苏夏惊悚地看着这一幕,最后总结:“你们家的人,画风好像都有点新!”
  -
  第二天一大早,苏夏刚到了办公室。
  听到一群人在窃窃私语。
  每个人投放在她身的眼神,也有些怪异,伸手指指点点的在她身。
  苏夏虽然听不清她们在叨叨些什么,但想必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环顾了一周,没有发现方梦的身影。
  主管办公室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章主管呵斥道:“都做好自己的事情!苏夏,你过来一下。”
  没有人可以问,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苏夏也只好点了点头,连忙走了过去。
  “章主管,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章主管推了推鼻梁的眼镜,打量了苏夏一眼,“苏夏,昨天你是什么时候离开公司的?”
  “大概八点钟左右。”苏夏虽然不明白章主管为什么那么问,但还是回答道:“有什么问题吗?”
  “当时你走的时候,还有没有其他人在?”
  苏夏摇了摇头,“部门里还有我一个人。”
  “我并没有安排你什么工作,你为什么要自己留到那么晚才走?你都做了些什么?”
  苏夏总觉得章主管问这些问题有些诡异。
  但是,她也不想说自己是在等陆流年。
  
  “我自己找了点事情做,总不至于,拿着工资什么事情都不做吧?”
  她的话在章主管看来,倒显得欲盖弥彰,心虚的感觉。
  “苏夏,我念在你是刚来的,对于有些东西还不是很明白,你要老实交代了,兴许还不会造成太大的损失。”
  苏夏越听越是糊涂了。
  “章主管,你在说什么?我怎么有些听不大明白?”
  “苏夏!”章主管猛然之间拍了桌子,提高了音量似乎怒意满满。
  
  门外耳朵贴着门,听着里面动静准备看热闹的人,都被吓了一跳。
  “章主管生气了,苏夏恐怕是没好果子吃了!”
  “有陆总护着又怎么样?盗取公司机密可是大过错,市场营销部的账目表可是十分重要的东西,这要泄露出去,造成的损失可不一般!”
  “看着苏夏长得人模人样的,没想到是个奸细!”
  方梦今天迟到了,刚赶来公司听到同事们的窃窃私语,她心一跳。
  苏夏盗取公司机密?
  方梦急忙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方梦,我劝你还是离那个实习生远一点吧,免得到时候被牵连了!”
  苏夏被这一声怒吼吓了一跳。
  “章主管,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账目表丢失,里面可都是我们公司的大客户,昨天走的最晚的是你,监控录像也显示你鬼鬼祟祟的在走廊里,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苏夏突然想起来,自己出了办公室之后,那个一闪而过的黑色身影。
  她说不可能是错觉。
  可是监控录像既然拍到了她,为什么没有拍到那个人?
  
  而且陆流年过来的时候,也说过并没有看到有其他人。
  怪了!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没有拿!我昨天的确是在公司来着,但是我一直坐在我自己的工作区域,并没有去其他人那里,怎么可能拿?”
  “你还敢狡辩?自己看!”
  
  章主管将笔记本推向了苏夏。
  监控录像显示,苏夏先是离开座位,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又进来一个身影,跑去了办公室,然后又鬼鬼祟祟的出了门,然后又开门回来若无其事的回来坐到了座位。
  由于光线暗,全程没有看清楚对方的脸,可身形却与她差不多。
  “可这真的不是我!我当时是去洗手间来着,怎么可能那么快回来!”
  “你……”
  章主管刚要说话,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
  “她昨天晚跟我在一起,难不成章主管还说,是我偷的不成?”
  章主管立马站了起来,脸立刻堆满了笑。
  苏夏一副要死了的表情。
  “章主管,我要的是你的调查结果,不是随随便便拉个人当替罪羊。”
  陆流年一把提住了苏夏的衣领,拉着她往外走,“我有事情先把她带走了。”
  话里话外,明摆着在袒护苏夏。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陆流年跟苏夏一定有什么关系。
  而十分苦恼的苏夏,在众目睽睽之下被陆流年一路拉到了办公室之后,才总算是挣开了他的桎梏。
  
  “陆流年,你为什么要去我们部门?”苏夏的口气明显有着质问。
  陆流年刚刚听说市场营销部的报表丢了,第一嫌疑人是苏夏之后,他猜到了苏夏一定辩解不过,索性直接下去替她解了围。
  解了围的后果,是被质问?
  “苏夏,你好像很喜欢被人冤枉?”陆流年无语地冷哼一声:“刚刚为什么不说你昨天晚在等我,是跟我在一起的?”
  “我是……”
  “你是怎样?”
  “本来公司的人有些排挤我,我不想让大家认为,我是因为你才进的公司。”苏夏的声音低若蚊哼,“而且我说了也不见得章主管信。”
  事实,他也的确是跟市场营销部打过招呼了,只不过一直没有跟苏夏说罢了。
  再者说,跟公司的人关系搞好是有好处。
  
  但是,他刚刚过去之后,那群人竟然围在门口一副看热闹的模样,也亏得她还想搞好同事关系!
  “先去给我倒杯水!”
  “哦!”苏夏十分不情愿的转身。
  “等等!”想想自己前几次的遭遇,陆流年突然喊住了她,“你坐那里不要动好了,我自己去。”
  “陆总,我还要工作的。”
  “陆氏集团是你的还是我的?”
  “当然是你的。”
  “所以,你现在的工作,是坐在这里,不许说话,不许动。”
  这人怎么这样?
  
  她又不是木头人,怎么可能保证不许说话又不动的?
  办公室里十分的安静,陆流年自己在一边处理着自己手头的事情,也没有来得及顾及到苏夏。
  百无聊赖之际,苏夏竟然自己仰倒在沙发睡着了。
  陆流年抬起头,见到苏夏头靠在沙发边缘,嘴角流下一串晶亮亮的东西。
  他十分嫌弃的蹙了蹙眉。
  
  陆大总裁活了这么多年,除了见到过自己妹妹这副睡相。
  还从来没见过。像苏夏这么大的人睡觉还流口水的!
  简直脏死了!
  陆流年打算无视,低下头写了两个字后,又将头抬了起来。
  “真是……”陆流年有些恼。
  他站起来拿起一边的外套,走到苏夏身边,将衣服兜头罩在了苏夏的头,免得她的睡相碍到他。
  却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外套刚刚好也盖在了苏夏的身。
  
  陆流年一向有小小的洁癖,自己的衣服从来都不会给别人穿,尤其是女人,更加不行。
  可此刻他仿佛已经忘了自己这个小毛病,完全没有在意给苏夏当被子盖。
  所以在乔若兰推门进来看到这一幕之后,都被惊了下。
  听到门口处的动静,陆流年不悦地抬起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