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为傍上个金主,谁知……哎……第99节,以为傍上个金主,谁知……哎……第99节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算没有她,也不会是你。”陆流年冷笑一声,没想到乔若兰还真的会拿之前那件事情来说事情,“而且,是谁把我公司的账目表……”
  “是谁把账目表给的凌氏,我心里面清楚得很。”
  乔若兰打了个冷颤。
  为什么陆流年好像什么都知道,对每件事情都胸有成竹的模样?
  她当时做的极其隐秘,来公司偷东西的也不是她,她当时是将那份件亲自交给凌寒风的而已。
  她知道那份报表无关紧要,却也足够让苏夏离开陆氏集团。
  
  以为凭借凌氏跟陆氏集团的宿敌关系,凌寒风一定会在这面做一番章。
  但虽然后来事情并没有按照她所预期的方面发展,但是也肯定不会让人怀疑到她的身来的。
  显然,她再度低估了陆流年的聪明。
  “你大可以去跟纪安说我如何,到时候他一定会认为是苏夏在其挑拨离间,然后更加的看不惯苏夏。流年哥,我不会这么简单的放弃的,即便你不喜欢我,我也不会让别的女人开开心心的在你身边的!”
  陆流年眉峰紧蹙。
  这乔若兰简直是一个疯子,她的威胁他并没有看在眼里。
  
  但是苏夏的心思太过单纯,说白了是傻,保不准哪天被人坑了也不一定。
  他也是考虑到纪安对乔若兰太过认真,对于他的劝说根本听不进去,所以才保持着不闻不问的心态的。
  万一到时候真的因为这件事情,而牵扯到了苏夏,也是他并不想看到的场面。
  “看来我有必要权衡利弊一下了。”陆流年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然后大步往自己的办公室走过去,“唐玉,你去给康打个电话,说我这边最近有些事情,让他提前结束假期,赶紧回国!”
  “是的,陆总!”
  -
  苏夏被温馨接了出来,温馨也看出来苏夏脸色的确十分不好。
  她记得之前看过,怀了孩子的人,脸色都应该很好。
  难不成苏夏这是第一次,有些不适应,所以反应有点大了?
  “你要不舒服,靠在座椅闭着眼睛休息下。”温馨将车椅往下摇了摇,好让苏夏待着更舒服一些,“我开车很快到了。”
  “嗯。”苏夏点了点头,竟然还出了些虚汗。
  半路,苏夏接到了陆流年打来的电话。
  “你人在哪里?”
  “我有些不舒服,温馨过来说要带我去医院。”
  “什么?”陆流年立马不淡定的从座椅站了起来。
  怪不得刚刚找去的佣人说家里没有人。
  万一到了医院,一个检查,之前想隐瞒的事情,可都瞒不住了。
  虽然早晚都是一个暴露,但能多瞒一天是一天。
  别到时候结婚证还没拿热,苏夏要去跟他领离婚证了。
  “怎么了?”苏夏被他过于激动的反应吓了一跳,以为他是不放心,“你放心,是温馨跟我一起出来的,我们两个在医院做个检查拿点药回家。”
  “你听我说,你现在不能去人多的医院,那里面细菌多,对你的身子有影响,你现在让温馨带你回家,我找家庭医生去家里面,然后我现在也马回去,知道了没?”
  “做什么这么大惊小怪的?我又不是瓷娃娃,那里能一捏碎了,不用那么麻烦还找家庭医生了,我们两个都快到了。”
  “苏夏!你能能不能听话!”陆流年一着急,竟然吼了出来。
  苏夏本来不是特别舒服,再被他这么一吼,更加的不高兴了,闷闷的半天也不说话。
  “你不想你肚子里的孩子一生出来缺胳膊少腿的吧?小孩子脆弱很容易感染,万一到时候出了什么意外,是你想看到的吗?”
  当然不是她想看到的。
  
  陆流年这么一说,苏夏总算是点了点头。
  “那好吧,我先回家,你赶紧回来,我不舒服。”
  “好。”
  挂了电话,温馨有些惊悚地看着苏夏。
  
  苏夏把前因后果跟温馨说了一番,温馨虽然觉得挺惊悚的,但是既然连陆流年都说了不让带苏夏去医院,要请来家庭医生,她也自然不用劳碌奔波了。
  “我真没想到,陆大总裁竟然这么……”
  温馨到最后都没能找出一个形容词,来形容自己此刻心的感慨。
  在送苏夏回到家之后,温馨也接到了电话有事要离开。
  见苏夏这里有佣人照顾,跟对方说了些注意事项,连忙走了。
  
  不一会儿,陆流年回到了公寓。
  与他一同前来的,还有他口的家庭医生。
  其实也是与他关系不错的一个朋友,小时候都是在一个大院里面长大的,家里老人之间都有故交。
  目前在金陵心医院里面工作,陆家人生病什么的,往往都会麻烦到他。
  “流年,什么人竟然还能让你请我亲自过来看的?”南枫笑着走过去,揽住了陆流年的肩膀,“是不是弟妹?”
  “猜对了。”陆流年跟南枫也不隐瞒,直接点头应下。
  南枫对他这么大方的承认竟然还惊悚了,有些不可置信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门里面。
  “真的有弟妹了?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都没见你通知我们啊?”
  “今天突然决定的,所以还没来得急通知。”
  “这样啊,改天你一定得好好的请我喝酒!”
  “你?怎么,你们医院现在不管了,主治医生现在都可以随随便便的喝酒了吗?”
  “反正我不管,是到时候请假手机关机,我也得喝你这顿喜酒。”
  医生又最起码的行为规范,是不能喝酒。
  
  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病情危急的病人被送入医院里面,万一到时候医生喝了酒,导致手术出了意外,那可会算作是大过失的。
  所以陆流年跟南枫,很少有好好在一起喝酒的机会。
  “这都没问题!酒我还是请得起的!不过,我这里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什么事?”
  
  陆流年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跟南枫大致的交代了一下,前者则引来了南枫的嘲笑。
  “你陆大总裁竟然还沦落到了这个地步?你这算不算骗婚?”
  “你说你帮不帮忙吧?”
  “帮!虽然这件事而有悖医德,骗病人是不好的。”
  “但是为了你的终身大事,我拼了!”
  
  南枫拿手肘杵了杵陆流年,还对陆流年暧-昧地眨巴了眨巴眼睛。
  “现在我尤其对你那个小媳妇好得很,我倒想知道究竟是哪路的小女子,竟然能让大名鼎鼎的陆大总裁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来!”
  而让南枫无好的小女子,此刻正仰躺在沙发,啃着佣人刚刚给她削好的苹果,看着电视机里播放的综艺节目。
  听到门口的动静,苏夏也没有起身,她现在也没劲起来。
  “陆总,你回来了?你这里有没有治肚子的药,我头也晕晕的。”
  软糯糯的声音,以及电视里的画面,让南枫忍俊不禁。
  
  没想到,陆流年的口味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变了,喜欢这种类型的女孩子了。
  “我倒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喜欢老牛吃嫩草了!”
  陆流年耸了耸肩,其实自己也没想明白,反正他也不是那种矫情的人。
  是觉得苏夏有意思,想让她留在自己身边。
  
  随便他怎么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