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为傍上个金主,谁知……哎……第126节,以为傍上个金主,谁知……哎……第126节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那我是不是应该庆幸我很温柔。”陆流年扬了扬眉,庆幸他有先见之明。
  苏夏笑的眉眼弯弯,像一只得了逞的小狐狸。
  窗外的阳光照进来,刚好打在了她的脸,令她原本明亮的一张小脸勾勒的更加漂亮。
  岁月静好,或许时间停留在这一刻也挺好。
  “你平时在学校里经常被欺负?”
  
  “你从那里看出来我被欺负了?”苏夏有些莫名其妙,想了想刚刚的场景确实有像她被欺负了,“我只是脾气好啊,可不代表我被他们欺负了!他们惹急了我我也是会揍人的!”
  苏夏说完还扬了扬手的拳头。
  陆流年失笑,他怎么忘记了,她老婆虽然是只小白兔,发起怒来可是会立马变身小猫挠人的。
  将苏夏一沓稿拿到手,陆流年看了一眼后,扬了扬眉有些惊喜的看了苏夏一眼。
  里面的一些论述,以及延伸出来的独特而大胆的见解,令他也有些吃惊,甚至有些问题,是他都没有假设过的。
  “你还对经营经济专门做过调查报告?老婆,你可真让我惊喜。”
  “之前较好,研究了一下,我觉得有一些东西不全部符合现今金融市场,所以加了自己的想法进去。”
  苏夏知道陆流年是金融界的翘楚,能被陆流年赞同,她心里也有着小小的兴奋,“你赞同我地说法?”
  “你学过心理学?”陆流年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又问道。
  因为苏夏的论述报告里面,也涉及了一些有关心理学的问题。
  “专门为报告查的资料,因为不喜欢心理学,所以也并不是很懂。”
  “分析的不错,看来有必要让我手底下的人学学心理学,一定能将我的投资成本降到最低利益最大化。”
  
  “用我的方案是要付钱的知道吗!”苏夏呲了呲牙,一张小脸更加的明亮起来,心情也更加的愉悦。
  “哦?”陆流年挑眉道。
  他虽然没有明确的肯定她,却间接的给予了她更大的肯定。
  苏夏在一边继续整理件,陆流年饶有兴致的看着苏夏的论述。
  直到将重要的东西都优先挑选总结完毕后,苏夏才直起腰,伸了个懒腰。
  好累,好长时间没有这么认真过了。
  脖子肩膀腰都是疼的。
  “弄完了?”陆流年伸手替她揉了揉脖子,“你已经在这里连续坐了三个半小时了。”
  “我一做起正事情来,顾及不到其他事情了。不过你说已经三个半小时了?”
  “不然呢?”陆流年伸手指了指窗外。
  太阳已经快要下山了,苏夏摸了摸肚子,还真饿了。
  
  “辛苦啦,今天是不是很无聊?”
  “你写的东西很有意思,收益匪浅。”
  其实,只要有她的地方,哪里都不会无聊。
  -
  苏夏整整在家里休息了半个月,陆流年也一直限制着苏夏的行动,几乎每天都陪在她身边照顾着饮食起居。
  只有除了特别重要的会议需要去参加,会回一趟公司,似乎家里的书房已经变成了他的书房。
  而陆流年那天答应他会给她建一个玻璃画室,也很是有效率的实施了起来,令苏夏异常的开心。
  但这半个月她也没闲着,一直在弄毕业论的事情。
  
  再有半个月,实习结束了。
  其实苏夏心里明白,即便她一直不去公司,实习报告的公章,也会扣。
  但她依然不想在家里待着,反正论已经整理完毕,她也没有了后顾之忧。
  半个多月后的再度出现,公司里的人本来都已经快要淡忘了她。
  大部分人以为她是被开除了,要么是辞职了。
  所以当苏夏再度出现在办公室的时候,人们除了诧异,还是诧异。
  但是秘书室的人,相对来说都是较容易相处的,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排斥苏夏。
  她之前最后一次出现在陆氏集团,是因为被水烫了的那次,所以她刚从办公桌前坐下,有人对她表示关心。
  “苏夏,你胳膊好了没?”
  苏夏笑着回答:“早没事了,谢谢关心。”
  “之前那个人也太过分了,她肖想总裁也罢了,怎么能暗地里给你泼开水这样的小动作呢?”另外一个同事也满是不平。
  人总是对弱势群体较容易产生同情心与好感。
  公司出了这样的事情,还被陆总看到了,被开除是正常现象。
  也因此,大家似乎现在也较容易能接受苏夏了。
  这让苏夏很是意外。
  “我现在已经没有大碍了,而且我很希望能跟大家一起工作,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还需要各位前辈多多提点!”
  苏夏站了起来,十分诚恳的跟大家微笑着说道。
  这是跟大家示好,也因大家明显不一样的态度而感到小小的惊喜。
  一种被大家接受并且认可后的惊喜。
  还没从大家接受她的惊喜回过神来,秘书室的门被人推开。
  走进来一个快递小哥,手捧着一大束玫瑰。
  打眼望去估计有九十九朵。
  苏夏正准备好的看热闹,结果快递小哥张口来了句:“谁是苏夏?”
  
  “苏夏?”旁边的同事也满是诧异,笑着推了推苏夏,“没看出来啊,男朋友送的?”
  苏夏也纳闷,陆流年不像是会做出这么无聊事情的人。
  已经她已经从半开着的门,看到了快递小哥身后不远处的某个高大的身影。
  他的背影都仿佛在说:“我不高兴,我很不高兴,我非常不高兴。”
  苏夏没来由的打了个冷颤,连忙苦笑着说道:“你是不是送错了!”
  “陆氏集团的苏夏小姐对吗?”快递小哥看了一眼单子,见苏夏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是一位男士在我们店里为您定的花,交代一定要亲自交到您的手,麻烦您签收一下。”
  “对方的名字?”
  “那位男士没有留下姓名。”
  苏夏觉着,这无名氏送过来的莫名其妙的花,她要是真收了,一定会死的很惨。
  “我不要!”苏夏想也没想的直接拒绝。
  “请您不要为难我,我只负责送花。”快递小哥满脸的为难。
  
  你也不要为难我啊!苏夏在心哀嚎。
  苏夏又心软了,最后只能签收。
  事后再跟陆流年解释,应该没事情的吧?
  “苏夏,快点说,这是谁!好漂亮好大一束花,这大手笔……”
  快递小哥一走,秘书室里的人立马热闹了起来,纷纷询问她。
  “我也想知道!”苏夏一把将花塞到了同事怀里,唯恐避之不及,“你喜欢?送你了!”
  
  周围的人还想说些什么,门口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唐玉站在门口扫了一圈,大家立马各回各的位置,该干嘛干嘛去了。
  “苏夏,跟我出来一下。”
  苏夏将头垂下,认命的站了起来。
  站在总裁办公室,苏夏小心翼翼的抬头看着陆流年脸的表情。
  他表情很阴郁,浑身下都散发着一抹不悦的气息,低头看着面前的件,不搭理苏夏。
  
  “陆总?”苏夏小声开口,在公司还是保持着下级关系的称呼他。
  陆流年的鼻尖一顿,抬起头扫了她一眼。
  “你喊我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