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为傍上个金主,谁知……哎……第127节,以为傍上个金主,谁知……哎……第127节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苏夏立马立正站好,瞥见一旁的唐玉,对苏夏挤眉弄眼,“我们现在是在公司!”
  唐玉人精什么不知道,陆流年公寓里苏夏的衣服都是唐玉亲自买的。
  “脸抽筋了?好好说话。”
  苏夏撇撇嘴,立在原地不动。
  
  干嘛那么严厉的吓唬她,她又没干嘛。
  “花是谁送的我都不知道,发什么火嘛……”
  “唐玉你先出去忙吧。”
  “是!”唐玉应声退出去。
  接收到陆流年投过来的视线,苏夏笑嘻嘻的一眯眼,讨好地说道:“老公……”
  
  这一声软糯糯的声音,才令他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过来。”陆流年对她招了招手。
  苏夏连忙走了过去,站在距他几步之遥的地方。
  “站那么远做什么?我还能吃了你?过来。”
  “老公,这里是你办公室!”
  “我们得注意影响!”
  
  “以前怎么没见你注意过影响?”陆流年站起来一把将她扯了过来,“你认为我的办公室,是谁都能随随便便进来的吗?”
  苏夏撇撇嘴。
  “没什么要说的?”陆流年挑眉问道。
  “我真不知道是谁送的花!”苏夏辩解道:“我这段时间一直都在你身边,我跟谁联系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那你还收?”
  
  “人家送花的小哥大老远的送过来了……”
  收到陆流年严肃的眼神之后,苏夏连忙揽住了他的脖子撒娇,“好嘛好嘛,下次我拒收!他要硬塞给我,我倒贴给他钱让他赶紧走!”
  陆流年这才总算是笑了出来,虽然办法挫了点,但是能让小守财奴想出这样的办法来,也算是她表达自己决心的方式了。
  其实这个送花的人,他的心里也已经有数了。
  先前他在欧洲制造的状况,也算是打了李牧一个措手不及。
  他要想补救,怕是要费些力气,应该暂时没有多大精力对苏夏怎么样。
  而现在突然在时隔半个月之久后突然出手,又是在苏夏刚班来的第一天,意思再明显不过。
  想从他手里抢人,也要看看他有没有那个本事。
  “那我现在能不能回去继续工作了?”苏夏见陆流年心情好了,这才开口。
  她要是在他办公室待时间长了,指不定大家会怀疑了。
  陆流年这才总算满意的松开了她。
  
  苏夏为了避免一会儿其他人询问,出门之前还拿了陆流年桌子一份他已经披阅好的件出了门。
  -
  工作的日子总是充实而忙碌的。
  苏夏得知,两天后是公司的周年庆。
  大家口谈论最多的,无非是那天晚宴要穿什么衣服。
  苏夏倒是没怎么想,无非是一场宴会。
  她也不是很喜欢这种场合,能引起她兴趣的,也只有宴会的各色美食了。
  “苏夏我跟你说,周年庆的晚宴有奖品,大奖!你不期待是什么吗?去年的终极奖可是一个钻石项链呢,好几十万的东西啊!”
  
  “有这么好的事情?”提起钱,苏夏也瞬间来了精神,眼神晶亮亮的。
  钻石项链,她有没有这个命拿到?
  晚回家的路,苏夏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陆流年跟她说话,她也有一搭没一搭的应声。
  “想什么呢?”被无视的陆流年心里很不爽。
  “过两天的年会,终极大奖是什么?”
  
  陆流年总算知道苏夏为什么走神了,原来是在算计怎么才能得到终极大奖吗?
  这个小财迷肯定是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的。
  “你不许参加。”陆流年想也没想的直接一口回绝了她。
  “为什么?”苏夏立马不高兴了,“我也是陆氏集团的员工,为什么我不能参加?”
  “一年也这么一次,你确定你这个老板娘要跟员工抢吗?”
  苏夏嘟着嘴巴,默默的思考着陆流年的话。
  老板娘竟然还有这种坏处,连争夺大奖这么好的机会都没有。
  那她真是太亏了啊!
  可恶!
  “你这是什么表情?”陆流年扬了扬眉。
  苏夏明显嫌弃以及后悔的表情,可没逃过他的眼。
  
  难道老板娘的身份,还不如一个终极大奖了?
  “那可是钻石项链啊!我可惜一下都不行了?”
  陆流年定定地看了苏夏几秒钟,然后毫不犹豫地调转了车头。
  于是,苏夏这样莫名其妙的,被陆流年带到了商场的专柜面前。
  看着玲琅满目闪耀耀的柜台,她有点呆。
  “挑。”陆流年薄唇轻启,轻吐出一个字。
  “啊?”苏夏看看陆流年,又看了看柜台里的钻石项链、钻石戒指,总算明白了陆流年的目的。
  她有些囧地说道:“我不是要跟你要这些东西……”
  “我突然发现我们两个直到现在连个婚戒都没有。”陆流年见苏夏没有说话,直接看向柜台小姐,说道:“这边最好的戒指拿出来。”
  等桌摆了三款经典限量款的钻戒,苏夏晃了晃神。
  婚戒,其实她还真没来得急想这件事,现在搞得她好像是心里不平衡,要跟他要婚戒了一样。
  
  “喜欢哪个?”陆流年拿出其一个心形环绕设计的戒指,拿在手看了看,还算满意,“这款有没有同款男士的?”
  “先生您眼光真好,我们店一般不会出男女同款,这款限量特地设计了一个同款男士的。”
  “要这一套。”然后,陆流年又指了指一进来看到的一条项链,“再把这条项链拿出来给我看一下。”
  陆流年将苏夏的身子转过去,将项链给苏夏戴。
  戴好之后,陆流年将苏夏转了过来,表情看起来十分满意。
  漂亮的钻石,简约的设计将她的脖子衬托的更加纤细,很漂亮。
  “陆流年……”苏夏有些不好意思地喊了一声。
  “戴着吧,好看。”陆流年柔和一笑,“结账。”
  
  如此爽快的买家,甚至连价钱都没问,的确非常少见,所以柜台小姐的脚步更加轻快,生怕他一会儿反悔一样,很快刷完了卡回来。
  出门前,柜台小姐还笑着对苏夏说了一句:“这位小姐能有这么好的老公,真幸福。”
  是很幸福,她自己都有些受宠若惊了。
  “现在有没有平衡很多了?”两人回到车,陆流年笑着问。
  而苏夏直到现在都还有些飘飘然的,只为了让她心里平衡,这么大手笔,一下子花了这么多,其实说不开心是假的。
  陆流年拿出戒指,将苏夏的手拿起来,将戒指缓缓地戴到了她的无名指。
  然后又将那个属于他的戒指放到了苏夏的手,伸出了自己的左手。
  “给我戴。”
  两人同款的戒指戴到他的无名指,仿佛这样,从此承诺了彼此的一辈子。
  苏夏弯眉笑了起来,右手跟陆流年的左手十指相握。
  两个人手的戒指发出淡淡闪耀的光芒,像是在诉说着彼此此刻的幸福。
  “我突然想起一句话,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反正你这辈子也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陆流年的口气霸道的很。
  她也没想逃,苏夏在心里说道。
  她的明亮闪耀在他的眼前,陆流年将她往自己怀里轻轻一拽,低头吻在了。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他喜欢。
  “回去再说。”陆流年这才起身放开她,替她将安全带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