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为傍上个金主,谁知……哎……第166节,以为傍上个金主,谁知……哎……第166节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怎么不舒服了?”陆流年伸手扯她身的被子,可她却拽的很紧,“有什么委屈你跟我说,别把自己给闷坏了。”
  刚刚还在厨房里面吻别的女人,现在用这种温柔的口气跟她说话,他这个人是有精神分裂的吗?
  苏夏差点软下来的心,又被这么个想法而打的支离破碎。
  “哼!”
  
  那句似有若无的赌气似的轻哼,倒是令他微微一愣。
  陆流年见沟通无效,索性直接长臂一伸,将她连人带被子一起带到了怀里。
  是真怕她把自己给闷坏了,所以只能将她捂在头的被子,用力拽下来。
  苏夏闭着眼,索性看也不看他。
  陆流年俊眉微敛,他那里惹了这个小丫头了?
  “到底怎么回事?”陆流年一手执起她的下巴,左右看了看她,“你是不舒服还是在闹脾气?”
  
  苏夏还是不理他。
  陆流年只有一招可以治得住苏夏,一低头要对着苏夏的唇吻去。
  感受到靠近的气息,苏夏立刻惊觉的将眼睛睁开,一把将陆流年推开,似有嫌恶。
  “你别碰我!”
  嫌恶?别碰?
  陆流年的眉头瞬间狠狠的拧了拧。
  “你在厌恶我?”他的口气冷了冷,也有些不高兴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能好好的跟他说?
  有什么话不能彼此坦然的交流?
  他哪怕知道她生气的点在哪里都好,可偏偏她要用这种无嫌弃与厌恶的行为,来对待他是为了什么?
  苏夏心咯噔一声,说实话她对他生气的模样,还是有着三分畏惧的。
  怕归怕,但气还是照样生。
  “我今天不舒服,你去别的房间睡吧。”她从他的怀里挣脱,远离他一些距离。
  陆流年心莫名的烦躁,瞪着苏夏,身形不动。
  “你不去?”她顿了顿,然后点了点头,“那我去客房睡。”
  她还没来得急走,陆流年却一把将她拖了回来,摁在怀里,也不管她的挣扎。
  苏夏大惊,他的胳膊攥的她生疼。
  苏夏伸手推他,可力气的悬殊,让她的所有动作都是徒劳。
  这才停止了挣扎,可也并没有因此而回应他。
  
  陆流年不满,这才将她松开。
  “你……”他刚要继续柔声询问,她刚刚是在因为什么而发脾气。
  却被她扯着袖子擦嘴巴的动作,而愣在了原地。
  连吻她一下都不行了?果然在嫌他脏?
  陆流年倏然将她松开,在原地冷眸凝着她,站了足足有一分钟,“好!真好!”
  怒意满满的三个字说完,陆流年拂袖大步离开。
  
  门被重重的关,发出砰然一声巨响。
  苏夏委屈极了,分明是他吻了别的女人之后又跑来吻她,他还好意思发什么脾气!
  苏夏晚没有睡好,第二天早晨起来之后,果不其然眼底下生了浓浓的黑眼圈。
  照了半天镜子,苏夏最终还是叹了口气。
  楼下厨房没有动静,她转了一圈看到餐桌的早餐,却并没有看到陆流年的身影。
  苏夏转身去了楼,在书房踌躇了半天之后,这才敲了敲门。
  没有回应,她推门进去之后,里面却空无一人。
  继而连续推开了好几个门,却依然没有陆流年的身影。
  这才八点钟,他不应该这么早去公司的。
  掏出手机,几次落在陆流年的号码,然后又负气的将手机揣进了兜里。
  吃完早饭之后,苏夏赶去了医院。
  昨天离开医院之后,没有给方梦打电话询问情况,所以她一大早便赶了过来。
  推开病房门进去之后,里面只有方梦一个人在。
  她的脸色较之昨天已经好了很多,只不过精神还是有些不大好。
  看到苏夏来了,连忙从床坐了起来。
  “你赶紧好好躺着,别乱动!”
  “一个个杞人忧天的,我的身体好的很,做什么连动都不让我动了?”
  昨天她的小产迹象,可是每个人都看在眼的,但凡那时候发现晚一点,方梦肚子里的孩子,恐怕都保不住。
  “我干儿子可是在你的肚子里,有个好歹我不是要哭死?”苏夏笑着打趣。
  “你知道我并不想把他生下来。”方梦抿了抿唇,将头偏向了窗外。
  她本不应该跟纪安有过多的牵扯,这个本不该到来的孩子,根本是个错误,所以不能一错再错。
  
  “你怎么能这么想?好歹是一个小生命,你真的舍得让他还没看到这个世界消失吗?”苏夏有点急,她本来以为昨天已经劝她想开了。
  方梦沉默,其实说实话,她也是舍不得的。
  手缓缓的抚肚子,即便一点感觉都没有,但她依然仿佛能感受到那里有一个鲜活的小生命,在用力的跳动着。
  苏夏能看到方梦脸的不忍,所以这件事情还需要靠方梦自己来想通,于是自动转移了话题,“怎么这里你一个人在?”
  “温馨一早被一通电话呼叫走了,所以我直到现在都还饿着肚子!”
  “那你怎么不早点给我打电话?”
  “我那里敢一大早晨打扰你?万一你跟你们家陆流年正在浓情蜜意……”
  方梦看她眼神似乎不对劲,将苏夏的脸转了过来,试探的问道:“怎么回事情?你跟总裁吵架了?”
  苏夏摇了摇头,勉强的对方梦笑了笑。
  “我没事情啦。”
  “你骗谁都可以,是骗不了我。”方梦点了点苏夏的额头,摇了摇头,“你所有的情绪,全部都写在了你的脸,我一眼能看的出来。”
  有那么明显吗?
  
  方梦在苏夏来之前,一直都在看电视。
  此刻新闻的娱乐节目,闪过一个身影,苏夏将头转向电视,蹙了蹙眉。
  南筱雨是那么高贵优雅的一个人,有着天之骄女的光环,仅仅在那一站,都会瞬间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多少人趋之若鹜,只为能看她一眼。
  她明亮而闪亮,反观她自己,如名字一般平凡。
  她跟南筱雨两个人谁好谁坏,傻子都能看的出来。
  
  所以她自己才会这么的在意,陆流年跟南筱雨的那个吻吧。
  “怎么了?你喜欢南筱雨?”方梦见她看着电视出神,伸手戳了戳她。
  “方梦,你觉得南筱雨怎么样?”
  “美!”方梦一个字简单的概括,“她才多大啊,连二十五岁都不到,成为了奥斯卡影后,获得了娱乐圈多个非常有影响力的奖项,我虽然不追星,但她的成,还真的让我蛮佩服的。”
  
  所少人求都求不来的东西,却被如天之骄女的南筱雨全部都得到了,这难免让人羡慕。
  “是啊,特别的棒。”她的心情,又因为方梦的一番夸赞,而略微的失落了一些,“如果你是男人,你会选我,还是选她?”
  这样的问题,问出来之后,苏夏觉得有点可笑。
  她竟然问出来这么没有营养的问题,傻子都能回答出来这个问题。
  南筱雨,她强太多了,哪个男人会不喜欢?
  只是,喜欢南筱雨的人里面,究竟包括不包括陆流年,这她不得而知了。
  方梦有些怪,苏夏今天怎么这么不对劲。
  怎么这么关心起南筱雨来了,还拿她自己跟南筱雨做较。
  她还没来得急深想,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动静,推门进来的人,瞬间令方梦脸色一变。
  “你来干什么?”方梦翻了个白眼,狠狠的瞪了纪安一眼,“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