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为傍上个金主,谁知……哎……第184节,以为傍上个金主,谁知……哎……第184节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不过他已经很久没有表现出来过了,外人尽量不对他提凌童心,也逐渐以为他淡忘了。
  没想到这丫头一瞬间看出了他的心思。
  看起来不谙世事,却心思如此细腻。
  “我也只是随口提提,如果爷爷不愿意……”
  
  “怎么会不愿意?”老爷子拉过苏夏的手,放在自己的手拍了拍,喜欢得不得了,“爷爷刚看到你的时候,也觉得喜欢,你主动提出来要给我当孙女,我可巴不得呢!”
  凌寒风换完衣服收拾好自己,从换衣间走出来看到这么一副场景。
  他紧抿的双唇,也不免扬起了一抹弧度。
  可还没等他脸地笑容绽开,老爷子突然又说道:“丫头,我跟你说,我还是第一次我们家寒风这么着急一个姑娘,你是不知道,他刚看到你满身是血的模样后,那模样……”
  “爷爷!”凌寒风并不想让自己爷爷替自己夸大,讲自己有多在意她。
  他做事情,从来不会在意她知道多少。
  “还不让我孙女知道吗?”老爷子哼了一声,却也没往下说昨天的事情,“你也还没吃饭吧,也赶紧去吃点。”
  “我一会儿要去公司,到了公司再吃好了。”
  苏夏知道他一定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恐怕从昨天下午到现在,都一直在陪着她,所以连公司都没有去。
  
  她连忙说道:“我现在已经没有事情了,你赶紧去吃点东西,别因为我的事情耽误你的事。”
  “没事情,他公司现在也没什么大事,在我们家,什么事情都没有你的事情大!”
  刚认的孙女,这么一看起来,倒是亲孙子还要亲了。
  这老爷子对待人的态度,也差别太明显了点。
  苏夏心里一暖,再联想到陆流年的奶奶对待她的态度,简直是天地下的两种待遇。
  
  以前苏夏还在想,她是不是不招老人喜欢?
  但现在看凌老爷子对待她的态度,也不尽然了。
  “爷爷,您人真好!”
  “知道我好,赶紧好起来,别让我老爷子跟着你担心了!”
  
  正说着,门突然又被人推开。
  “我听说那丫头醒了?”
  “对啊,醒了,快过来,我已经认她当我孙女了,这丫头啊,我保证你也喜欢!”
  老太太十分自然的将手放到了老爷子的手,然后坐到了老爷子的身边。
  苏夏一看,猜出来这面容和善带笑的老人家,一定是凌寒风的奶奶了。
  “奶奶好!我是苏夏。”
  
  “好!”老太太见她胃口很好,将厨房为她准备好的饭菜都吃完了,也很是欣慰,“寒风看的女孩子,我一点都不怀疑人品,一定是个好姑娘。”
  苏夏有些诧异地抬起头,看了凌寒风一眼。
  似乎看出来苏夏询问的目光是什么意思,凌寒风倒也没有遮遮掩掩的,直接回答道:“我跟他们坦白了,我在追求你。”
  苏夏抿了抿唇。
  他家人对她这么好。
  是不是因为她是作为凌寒风的被追求者,有可能成为他女朋友前提下的行为呢?
  
  可是,她是不可能跟凌寒风在一起的,这点他不是心里也明白吗?
  “放心,我虽然在追求你,也没说你最后一定要跟我在一起,你依然可以选择跟陆流年在一起,我家人对你好,与你最终跟我是什么关系,没有任何关系。”
  两个老人一听这话,在凌寒风身看了看,又将目光落到苏夏的身,随后面面相觑,有些搞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关系。
  陆流年?
  “这丫头现在跟流年在一起?”
  
  “是。”凌寒风点了点头,但是并没有说她与陆流年已经结了婚。
  陆家并没有对外界透漏陆流年已经结了婚的消息,所以谁也没有想到两个人早已经结了婚。
  苏夏这个时候,自然也不好提,她已经跟陆流年结了婚的消息。
  凌寒风越是这种态度,越是对她好,却又挑明了不妄求得到什么,她越觉得有些对不起他。
  他这么好,不应该喜欢她的。
  可他的这份好,却又像一扇温柔的羽扇,每一阵风都能扇到人的心。
  可以有感觉,却掀不起惊涛骇浪,总让人不能拒绝。
  苏夏张了张口,却最终没有说话。
  “爷爷奶奶,是流年先跟她在一起的,我只是喜欢她,没有要破坏他们两个人感情的意思。”
  凌寒风的面依旧带笑,“所以,我也并没有认为我最后可能会跟她在一起。”
  凌老爷子跟老太太又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摇了摇头。
  既然是他们孙子决定的事情,自然有他的道理。
  感情的事情最是无法勉强,却也不能说不喜欢不喜欢了。
  他们两个谁也没有立场,去阻止这段感情。
  “你们年轻人的感情,我们老了也管不着,这都是你们自己的事情。”
  老爷子终于开口:“这个孙女我是认下了,不管你能不能给我娶来做孙媳妇,这个孙女我也是要定了!孙女可孙媳妇亲,你说是不是,老婆子?”
  
  “是,我看苏夏这丫头我也挺喜欢,给我们两个当孙女好了!”
  凌家从来都不缺小一辈的孩子,但嫡系的子女只有凌寒风跟凌童心两个,是在老爷子与老太太眼皮底下长大的。
  凌童心去世之后,旁系的小辈两位老人也没有一个能贴心喜欢的。
  也都只是对两个人敬重,却算不得有多亲近。
  
  苏夏不懂这些,说话的口气也显得亲近,所以更能博得两个人的好感。
  “你们聊,我先回公司一趟,下午再回来。奶奶,你记得让医生给苏夏换药。”
  “行,我记着。”
  “你赶紧去吧,不用担心我。”
  
  尽管凌寒风还是有些不放心,但毕竟一整个公司都要他来管。
  这两天公司正有事情要忙,他离开一天恐怕也已经堆积了不少工作了。
  陆流年一晚没有睡觉。
  尽管让大家都去休息了,但是已经习惯苏夏在身边的陆流年,少了她自然睡不着。
  更别说,她现在生死不明的情况了。
  派去找乔若兰的人,终于找到了她的人。
  是在她出去旅游的路,在飞机场将她截住的。
  陆流年对待人的手段,乔若兰是见识过的。
  再次来到陆流年这里,说心里不忐忑与害怕,都是骗人的。
  
  但乔若兰确定,陆流年并不知道那个抢资料的男人是她派去的。
  “你们抓我来做什么?”
  “乔若兰,我给你一次机会,跟我坦白说实话,苏夏在哪里?”
  “苏夏不见了?”乔若兰诧异道。
  她只是得到消息,让人去抢苏夏手的资料,所以是真不知道苏夏不见了的消息。
  
  “你跟我装蒜?乔若兰,你是想见识一下我的手段是吗?”
  陆流年的声音不大,却犹如修罗魔音。
  乔若兰自然是不想见识的,陆流年对付人的办法,她是再清楚不过的。
  陆流年的实力真要衡量起来,连京都的牧少都不敢跟他硬碰硬。
  乔若兰连忙摇头,否认道:“我真的没有!我什么都不知道!”
  “康!”
  对于这种嘴硬的人,陆流年也懒得跟她再说下去了。
  不给她点真实行动看看,她恐怕是不知道什么是害怕,不知道什么是他口的真话的。
  康直接命人将她拖到了一边,手已经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