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为傍上个金主,谁知……哎……第185节,以为傍上个金主,谁知……哎……第185节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陆少不喜欢给人机会说谎话,我这次破例给你个机会。”康将刀子在手转了转,唇边溢出一抹冷笑。
  “不过,你也只有三次机会,第一次你不说实话,我砍掉你一根手指头,第二次不说,我砍掉你三根手指头,第三次不说,我砍掉你整只手。”
  他每幽幽地说出一句话,乔若兰的身子会抖一抖,整个人显然已经被吓得不行了。
  乔若兰极力的想从康的手将自己的手收回,但是康的力道,哪里是她能够挣得过的?
  更何况,还有连个手下帮忙摁着她的手,更加的让她不能动弹。
  她几乎已经能够想到,自己的手指被一根根剁掉,整只手被砍下来的模样,她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第一遍,苏夏在哪里?”
  乔若兰惊恐地看着康,似乎还是不能相信,他真的敢砍下去。
  见她不说话,康半点耐心都没有,根本不再询问第二遍,手起要刀落。
  “等等!”乔若兰颤着声音,突然大声喊道:“我想起来了!”
  乔若兰甚至已经感受到了手指的一阵痛意,刀子虽然收得十分及时,没有将她的手指砍下来,却也已经把她手指割破了。
  好像只要再晚一秒钟,她的手指都不可能再存在了。
  
  “那说。”康将刀子丢到一边,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被吓惨的乔若兰。
  “我们家也是做房地产生意的,在瑞和也有一两个认识的朋友,所以我从那个朋友那里,知道苏夏去了瑞和拿资料,我找了一个男人,想将资料从她的手抢过来,然后随便卖给谁,先将你们后期宣传的事情毁了。”
  “这个责任自然是苏夏的。我知道的这么多,我吩咐完那个人之后去机场准备先避避风头,不让你们将事情怀疑到我身来。
  对方先前短信告诉我事情失败了,我还很生气,但是苏夏现在究竟在哪里,是怎么失踪的,我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
  苏夏受了伤的事情,那男人一点都不知道?
  陆流年将那个满是血的件袋,劈头砸到了乔若兰的脸,带着满满的愤怒,“失败了?你自己看看,这是什么?”
  “这血是……”
  “流年,她好像真的不知道苏夏在哪里。”
  “不想死你现在告诉我,你找的那个男人在哪里!”
  
  陆流年一发火,那威慑力绝对不一般,乔若兰哪里还敢有所隐瞒?
  连忙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全部都跟陆流年说了。
  陆流年拿到电话以及那个男人的信息之后,立马让人查。
  他咬牙说道:“查不出来,全都给我滚蛋!找到人之后,先把他的腿给我打断!不管能不能问出来他苏夏的消息,我都不希望再见到他!”
  
  纪安站在门口,目睹了这一切,包括乔若兰前边说的所有话,心此刻是彻底冷了。
  哪怕前边还有所留恋,也在这一刻见到她承认了所有自己害人手段,狼狈匍匐在地求饶的姿态后,消失得干干净净了。
  “现在相信了?”方梦扫了纪安一眼,见他皱眉的模样,心里莫名的不舒服,“还在心疼?要不要去扶她一把?”
  纪安瞪了她一眼,什么时候她说话都不能让人心里舒坦一点?
  乔若兰听到动静后,缓缓转过头,看到了纪安,以及在他旁边的方梦,紧紧地咬了咬牙。
  她在纪安面前,一直都是骄傲的,何曾这么狼狈了?
  还是他跟别的女人站在一起的前提下!
  “纪安,你跟她,真的在一起了?”
  他眼的柔情不再,看着乔若兰的时候,已与看一个陌生人无异了。
  “乔若兰,你做这种害人害己的事情,真的开心吗?”
  乔若兰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她即便不爱这个男人,却也是被他当做宝贝一样的疼宠了这么多年。
  如今被视作陌生人,前后的落差,到底也不大能让人接受。
  “还不是你们害我的!”乔若兰突然厉声嘶吼,一下子从地爬了起来。
  
  纪安以为她要对方梦怎么样,脚步不由自主的往乔若兰旁边靠了靠,想要挡住乔若兰,却没想到她是冲着她来的。
  “你到现在都在护着她?你还敢说你不爱她?”
  乔若兰扯着纪安的衣服,他也不挣扎不躲,只拧着眉看着她。
  “你怕我伤害她,怕我伤害你留在她肚子里的孩子!你们一个个为什么都要这么对我?陆流年不爱我,你也不爱我了,你们所有人都要这么对我!”
  她句句嘶吼,但她先前的所作所为,却没有一个人能对她同情的起来。
  她既然不爱纪安,又凭什么要求他一定要爱她?
  “乔若兰,你醒醒吧,早在一开始你错了。”
  “我没错!是你们错了!”
  乔若兰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像极了一个疯子一样。
  纪安的眉头依然紧拧着,却依然没有放松护着身后的方梦,担心乔若兰会伤害她。
  
  乔若兰突然怒目瞪向方梦,那眼神却意外的令方梦背后冒出了冷汗。
  她阴森森地说道:“方梦,你别得意,你信不信你的孩子,一定生不出来!”
  虽然不相信乔若兰的胡言乱语,但是任谁都不喜欢这样近乎于诅咒的话。
  “康,把她给我扔出去!”
  
  陆流年再也没有办法忍受,冷声命令康。
  谁也不想再听乔若兰胡言乱语,两个手下拎着乔若兰往外走。
  “把她嘴给我堵!”
  方梦脸色十分不好,因为乔若兰是纪安的女朋友,虽然他们两个现在已经分手了,但是要不是他的话,她那里会受到这样的诅咒?
  所以归结原因,还是纪安的缘故!
  她自然对他没有好气。
  “你离我远一点!”方梦一把将她推开,总觉得靠近纪安,不会有好事情发生。
  “你这么忘恩负义?”虽然嘴说着,纪安还是让开了。
  让方梦走过去,口还在嘟哝着:“刚刚要不是我护着你,她早对你扑去了。”
  
  方梦又瞪了他一眼,可没有被保护了的自觉,“什么叫忘恩负义?你护着你儿子,天经地义好吗?”
  “你……”
  “你闭嘴!我现在没空跟你吵,我现在只关心我们家苏夏!”
  纪安嘟哝着还想说什么,见方梦脸色不好,也只能噤了声。
  
  “苏夏现在有消息了吗?我昨天一直想着。”
  陆流年的脸色依旧凝重,她也猜到了什么,“还是没有消息吗?”
  “没有,还在查。”
  “这可怎么办,我都要担心死了!”
  方梦焦急的在原地踱步,纪安看到恨不能将她摁住。
  但是他不敢。
  他绝对肯定,他现在要是敢动方梦,她绝对会揍他。
  正在电脑前搜索,刚刚乔若兰口说的那个男人信息的康,突然有了新的发现。
  “找到了!刚刚这个电话号码有通话,我已经锁定了他的位置!”
  
  陆流年赶紧站了起来,走过去,“在哪里?”
  “这里,是在商场附近这边。”
  “我马通知家明,立刻封锁这边路口,逐个排查那边的监控,哪怕是大海捞针,我也一定要将这人揪出来!碎尸万段!”
  陆流年一刻也不能等的直接出去找人了,方梦也帮不忙,只能先回去。
  这边这么多人都在,纪安也帮不什么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