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为傍上个金主,谁知……哎……第193节,以为傍上个金主,谁知……哎……第193节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我偷拍的照片呀!”苏夏被陆流年一说,一瞬间把事实的真相给吐露了出来。
  这么丢面子的事情,偷看也罢了,竟然还做出了偷拍这么偷看还要丢脸的事情来……
  陆流年见她囧囧的恨不得要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模样,一瞬间心情极好,“哦?我怎么不知道,你竟然还有做狗仔偷拍的爱好?”
  不损人会死是不是?
  “你还说,你要是再说,这幅画不送给你了!”
  “画的是我,你不送给我送给谁?”陆流年见她张口要将礼物转手送给别人,不高兴的沉了沉声。
  
  “想要我画的人可多了,我送给凌寒风他一定会高兴死的!”
  “你说什么?”陆流年的声音危险了许多。
  苏夏心暗叫一声不好,她怎么把凌寒风给扯了进来?
  天知道,陆流年这个人平生最介意的,是凌寒风这个随时都可能会跟他抢老婆的男人。
  “我错了不是不是!画是你的,我才不会送给任何人!”
  
  可是已经晚了。
  道歉认错什么的,此时在陆流年这里已经完全都不奏效了。
  他只知道,刚刚他听到了这个不怕死的小女人,跟他说要把他的画送给另外一个男人。
  这怎么能忍?
  陆流年一把将苏夏打横抱了起来,苏夏只觉得一阵天玄地转。
  已经有足足一个多星期,都没有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小丫头了。
  她恐怕都已经快要忘了,谁才是她的老公!
  
  苏夏觉得自己错惨了,她不该跟陆流年提凌寒风的。
  苍天啊,能不能再给她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
  可陆流年已经用更实际行动告诉了她,很显然是不能的。
  算起来,陆流年已经有十三四天没有碰过苏夏了,先前是因为有事情,后来是因为苏夏受了刀伤。
  虽然陆流年顾及着苏夏的身体,没有过分的折腾她,但是依旧把她累得不行。
  苏夏早总结出了一句话:得罪谁,都不能得罪陆流年。
  他只用一种身体力行的方法,能折磨得你下次都不敢再犯相同的错误。
  但她从来都没有吃一堑长一智的教训,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典例。
  又过了几天,陆流年终于肯放她出门了,苏夏第一件事情,是赶紧回陆家老宅去。
  先前已经做了决定,要开始学着自己做饭,让陆流年省点心,不用在做饭这样的小事情还要靠他。
  但她在他们两个人的小公寓里,又没有人能教她,她干脆会老宅找婆婆教她。
  苏夏也有半个月之久没有回来过了,陆伯母早想她想念的紧了。
  
  其实倒不是说她不想来,只是老太太对她的态度有目共睹,陆流年不想她回来受气。
  所以即便她心里是想来的,但是陆流年也拦着不让她来。
  “苏夏,快点进来,我这两天还在想着,你跟流年那小子要是再不回来看我,我直接去你们家找你们两个了!”
  陆伯母一直都很喜欢苏夏。
  老太太今天被南筱雨拉着出去散心了。
  
  所以,苏夏并没有看到老太太,她的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这段时间出了点事情,所以较忙,才没来得及过来,您别生我气啦!”苏夏赶紧实行撒娇战略,挽着陆伯母的胳膊。
  “你嘴甜会哄人。”陆伯母无奈,点了点苏夏的鼻子,“今天你一个人过来了?流年没说要来?”
  “他公司有事情,耽误了较多的事情,今天回去开会了。”苏夏跟陆伯母两个人在沙发前坐下。
  陆伯母知道自己的儿子平时工作很忙,所以也没有说什么。
  “奶奶有没有说,她会什么时候回来?”苏夏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她得计算着时间,赶在老太太回来之前,从这里离开回家。
  “我也不知道,筱雨说老人家不能只待在家里,应该多出去转转才对身体有好处,所以强行拉着她出门了。走的时候,也没说什么时候会回来。”
  “那您能不能赶紧教我做饭,等你教会了我,我赶紧回家了。”
  陆伯母又是诧异。
  她知道,苏夏最不喜欢做的时候,是做饭了,这次竟然怎么破天荒的想要做饭了?
  
  其实先前苏夏已经跟她亲妈妈提过,她想要学做饭的事情,但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一直耽搁着。
  这次更加的下定决心之后,苏夏首先打算将手头的事情全部都放下,优先把这件事情彻底落实了。
  “为什么想学做饭了?”
  “做给陆流年吃啊。”苏夏蹙眉,想起前段时间在电脑面看到的一篇章,不由地询问陆伯母,“妈,是不是女人不会给老公做饭,不算是个好女人?”
  
  “谁跟你这么说的?这个要看两个人是怎么生活的,如果男人觉得自己的能力大一点,多做一些事,宠老婆总是没错的。但是如果你想尽自己所能,替对方分担,当然是更好了。”
  “所以我要学啊,让陆流年下班回家以后,吃到我做的热腾腾的饭菜,也是非常不错的!”
  苏夏难得这么好学,陆伯母自然是很乐得教她。
  半天的时间学下来,苏夏觉得自己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
  下午三点钟,趁南筱雨和老太太还没回来,苏夏赶紧先行离开。
  她打算先去一趟超市,给家里的冰箱里面添置点东西,顺带买点菜,晚做个试验。
  有些东西,还真的是要看天分的。
  可乐鸡翅,做法其实是很简单的,这是陆流年很喜欢的一道菜,也是他唯一钟爱的一道甜食。
  陆伯母下午做出来的时候,她吃得真的是很香,也将制作流程记住了。
  
  陆流年进家门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副好像刚刚过战场一样的场面。
  他家这是怎么了?着火了?
  苏夏有些颓丧地站在灶台边,简直太失败了。
  “这根本有问题嘛!”苏夏有些无语地盯着面前的燃气灶与锅,糊焦的味道闻得人一阵阵脑仁疼。
  
  “其他人做饭的时候,怎么一点事情都没有,偏偏到了我这里是这种情况?”
  陆流年一听这声音,有些哭笑不得。
  难道,他家小丫头在厨房里面做饭呢?
  天呐,这是在做饭,还是在拆房子?
  
  陆流年连忙换了拖鞋,往厨房走去。
  里面的场景才真的是一片混乱,那呛鼻子的味道,的确像是苏夏能够制造出来的。
  而罪魁祸首,正满头油烟,脏兮兮的小花脸一脸气愤兮兮的表情。
  听到动静,苏夏转过头看到陆流年之后一撇嘴。
  陆流年连忙走过去将煤气灶关掉,赶紧将她拉起推出了厨房,“我的小祖宗,谁让你进厨房的?”
  “人家是想给你做一顿饭嘛!”
  “我很想知道,你这究竟是在做饭,还是在烧厨房?”陆流年将她身的围裙解了下来,无奈地笑道:“我允许你以后不用踏进厨房,真的是为了你的人身安全考虑。”
  “哼!”苏夏十分不爽地哼了一声,又开口道:“可是我分明是按照妈做可乐鸡翅的方法做的,怎么可能会出问题的?”
  “不是说妈说的方法不对,而是你可能在火候的把握,出了点问题。”陆流年地笑容宠溺而纵容,似是无声的安慰,“你不用说是为了我想要下厨,你觉得我要是真的不喜欢给你做饭,我还请不起一个厨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