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为傍上个金主,谁知……哎……第195节,以为傍上个金主,谁知……哎……第195节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但她并没有跟陆流年提过,没想到陆流年竟然想着这一点,瞒着她把方梦调来了这边。
  苏夏脸的心被掀起了点小小的波澜,“那太好了!这样咱们两个又能在一起工作了!”
  “你的办公位置在苏夏对面的位置,有什么问题来问我好了。”唐玉开口,一如既往的冷美人。
  “谢谢你啦,唐玉姐,方梦这边我会告诉她应该做些什么的,不用麻烦你啦!”
  两个人进去之后,苏夏还是难掩高兴,暗自思考自己晚应该怎么感谢一下陆流年。
  晚能感谢的方法,还能有什么呢?
  “喂,又在想什么?脸红成这个样子?”方梦从电脑后面冒出脑袋,眯着眼盯着苏夏的模样,“你不会是……”
  “我哪有在想什么!你别乱说!是你来秘书部,我很开心罢了!”
  
  这话解释的她自己都有点心虚,方梦肯定是不会信的。
  “你脸写了满满的三个大字!唬谁?”
  苏夏摸了摸自己的脸,“什……什么……字?”
  “陆、流、年。”
  “我决定,无视你。”苏夏拄着下巴,将头偏到一边,不再理她。
  有那么明显吗?
  她平时不都是不动声色的想陆流年吗?
  不过,想想怎么了,她老公还不能想一想了吗?
  
  今天陆氏集团还来了个不速之客,已经许久都没有来过的纪安。
  其实他倒也不是为了别的事情来的,倒是真的有重要的事情要跟陆流年商量。
  “我听说,最近凌氏集团在想办法抢占商场的主要行业地位?”
  “怎么了?”陆流年倒了一杯水,递给纪安,“凌氏跟陆氏集团争了这么久,不是也没争出个高低吗?”
  “你还真是有恃无恐,我可听说,美国公司有意要跟凌氏合作,最近他们的代表频繁出入凌氏,意图要将几家大品牌入住他们的商场。”
  
  陆流年脸闪过一丝一闪而过的讶异。
  纪安看到这个表情,有了一丝了然,看来他还不知道。
  “我还以为这件事情你早已经知道了。”纪安端起水喝了一口,然后十分嫌弃的吐了回去,“我说,你这里是穷到了什么程度?给我冲杯咖啡会死吗?再差也冲杯茶喝啊。”
  “想喝?”陆流年拿下巴对着办公室的小吧台扬了扬,“自己去冲。”
  让陆流年做这种事情伺候他,这简直是在开玩笑好吗?
  “我在你这里,没有发言权。”
  陆流年冷笑一声,也没有再理他。
  他低头看着办公桌,刚刚唐玉才送进来的件。
  
  纪安看他一眼,又看他一眼。
  最终,还是纪安先沉不住气,“我说,你……”
  陆流年掀起眼皮瞄了他一眼,等待下。
  “方梦最近还是在市场部工作?”
  “你还关心这个?”陆流年的口划过一抹嗤笑,低下头看也不看他。
  “我只是随口问问。”
  “我说,你最近相亲十分开心,这样的事情,怕是根本不在意的。”
  纪安的面色一僵,眸闪过一抹懊恼。
  “你明知道,那是我妈安排的!”
  “可你欣然接受,并没有拒绝。”
  “在我妈那里,我拒绝有用吗?”
  陆流年将笔放下,眼的情绪难辨。
  
  他只是扬了扬眉,“你跟乔若兰在一起的时候,也没见你去相过亲。”
  纪安彻底怔了怔。
  “纪安,有些事情不争取是得不到的,你自己好好想一下。”
  “可我妈,不会接受方梦的。”
  “你不是你妈,你怎么知道她的心里是怎么想的?更何况……”
  陆流年扬了扬唇,“我奶奶从来都没有接受过苏夏,可是那又怎么样?我喜欢的我爱的。”
  
  “谁不喜欢都没有用。我只需要知道,我想要够了。”
  纪安心一阵震动。
  其实尽管他都想不明白,苏夏究竟哪里好,能让陆流年用这种态度来对待苏夏,但他还是被感动了。
  但是,他也搞不明白,他对方梦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感觉。
  “方梦没有义务做只是给你生孩子的工具,即便这个孩子真的生下来,你觉得你有资格当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吗?”
  这些都是需要纪安好好思考一番的,但短时间之内恐怕也想不明白。
  
  在纪安开门出去之前,陆流年突然又开了口。
  “纪安,苏夏是我爱的人,即便是我的好兄弟,也不能对她冷言冷语、冷眼相待,不论你愿意还是不愿意,都必须接受她。”
  纪安转头,见他的目光逼人,没有一丝商量的口气。
  陆流年从来都没有跟他提过这个问题,但是这次这么郑重的告诉他,证明他给的时间已经足够多。
  他以为陆流年没有在意,但似乎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对待苏夏没有过什么好态度。
  纪安闷闷地应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在他关门的一瞬间,撞了一双明亮而清淡的双眸。
  对方看到他之后,也明显的怔忪了一下。
  但也只是瞬间,恢复了正常。
  纪安一见方梦是从秘部办公室出来之后,再联想到前两天他跟陆流年提的事情,也明白了陆流年一定是给方梦调了部门。
  他刚要前打个招呼,没想到又出来一个女人,看到纪安后,是一惊。
  
  在纪安还没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情的时候,那女人竟然高兴地跑了过来。
  “纪少?您怎么来了?是来看我的吗?”那女人十分热络地跑到了纪安的身边,挽住了他的胳膊。
  纪安被说得满头雾水,惊悚地看着身边的女人。
  那女人长得十分漂亮,妆容精致的女人很容易令人产生一种过目不忘的本事。
  但纪安此刻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见过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了。
  
  “这位小姐,”纪安冲着对方笑了笑,那笑容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疏离,却是纪大少的招牌笑容,“我们好像不认识。”
  纪安想将胳膊从对方手里收回来,可对方却转头又缠了来。
  纪安是个很风流的花花大少,最近他跟乔氏独女乔若兰分手的消息已经传得漫天飞了。
  任谁都知道黄金老公的代表纪安如今又单身了,多少人巴不得赶紧贴来了。
  纪安不自觉地抬眼,看了一眼方梦的方向。
  没想到对方正冷眼旁观,面无表情。
  纪安的心里没来由的咯噔了一声。
  搂着他胳膊的女人这时候又开了口,“纪少,你忘了吗,前两天我还跟你相亲来着!”
  完了!
  果不其然,他在一抬头,刚刚还站在门口的女人,他还没来得急看清,她听到这个消息后到底是个什么表情,人已经不见了。
  他最近的相亲,纯粹是为了应付一下他妈妈,交差了事的。
  至于对方到底是谁长什么模样,他其实是真的没什么印象。
  
  以前的花花大少纪少,早已经在这两年的沉淀,发生了改变。
  这算起来,还应该算是乔若兰的功劳。
  “这位小姐,抱歉,我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些急事,我们改天再谈。”
  说完,纪安赶紧挣脱了对方的胳膊,跑了。
  纪安是在茶水间里找到方梦的。
  方梦依旧是那种面无表情的样子,看到纪安之后,也没什么情绪波动。
  好像刚刚她根本没听到那一番话一样,又或者根本不在意那一番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