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为傍上个金主,谁知……哎……第196节,以为傍上个金主,谁知……哎……第196节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这种认知令纪安心里有些堵。
  他堵在门口,方梦也没办法出去。
  “让开。”
  “你被调来秘书部了?”他没让,反而张口询问。
  
  “跟你有关系?”
  纪安显然被这句话给噎了噎,“怎么跟我没关系了?”
  方梦个头有一米七,但现在也踩着一双高跟鞋,几乎与纪安平视。
  她凑近他的脸,莫名令人有一种压迫感,“有什么关系?纪少?”
  这样的感觉,特别不好。
  纪安从来都没有过,这种被一个女人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情况。
  但方梦做到了,她几乎每次都堵得他哑口无言。
  “我跟她们相亲,都是我妈的安排。”纪安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要解释。
  但方梦直接打断了他的解释,“你不用跟我解释。因为我一点都不介意。”
  她撞开纪安的肩膀,绕过他走。
  纪安眉头紧紧地拧着,伸手拉住了方梦的胳膊。
  
  却忘记了方梦手里拿着杯子,杯子里是她刚刚才接的热水,杯子没有盖着盖子,他这一拉,被子里的水全洒了出来,洒了方梦一手。
  “嘶……”倒吸冷气的声音。
  纪安一呆,也是被吓到了。
  开水瞬间在方梦手烫红了一片,醒目且触目惊心。
  “怎么样?没事吧?”
  
  方梦疼得恼怒,一把将自己的手从他的手扯了出来,“纪安!你能不能别搭理我?为什么每次碰到你,都这么倒霉?”
  纪安盯着方梦离开的背影,恼怒的一脚将面前的垃圾桶踢翻,吓得周遭的人面面相觑,生怕被这大少爷的怒火波及。
  他难得关心一个人,这女人果然是这么一个不识好歹的人!
  方梦回到办公室之后,苏夏被吓了一跳,拉过她的手看了半天,“你这是怎么弄的?”
  “疼疼疼。”方梦疼得整张脸都皱到了一起,吸着丝丝的凉气,“我说了碰到纪安我倒霉,也不是特别严重,没事情的。”
  还不严重,受伤都能看出来被烫的水泡了。
  “你等着,陆流年那好像还有我次没有用完的烫伤药,我去给你拿来!”
  “不……”
  那句不用还没来得急说出来,苏夏已经跑得没影了。
  大家都好的巴巴地望着,见苏夏特别熟门熟路地冲到了总裁办公室面前,要打开门的一刻,猛然停下了脚步。
  “陆……总裁在里面干嘛呢?”
  
  “苏小姐,总裁说了……”
  “以后你进他办公室,不用经过他同意。”
  苏夏的脸红了红,心里暗自嗔怪了陆流年一番,然后又问道:“那他办公室没人吧?”
  “刚刚纪少来过,不过刚才刚走了。”
  苏夏一愣,纪安刚刚来了,然后方梦受伤了……
  怪不得她说碰到纪安倒霉。
  
  “好吧,我知道了,那我先进去啦?”
  苏夏推开门,先是露出一个脑袋,然后见办公室果然没有其他人在,连忙进门将门关好。
  “怎么?”陆流年有些好笑,但也没见她掩耳盗铃的拿件进来,扬了扬唇,“今天怎么不掩人耳目了?这么正大光明跑到办公室来找我了?”
  苏夏也没有心情跟他打趣,连忙跑了过去,“次我的烫伤药你放在哪里了?”
  “怎么了?你哪里被烫到了?”陆流年立马敛了笑,将她拉到了自己面前下打量。
  “没有,不是我,是方梦,刚刚好像跟纪安起了什么冲突,然后被热水烫到了手。”
  陆流年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过想起纪安,还是有些恨铁不成钢,“我看那小子,迟早被自己玩死。”
  
  华灯初。
  陆流年加班,苏夏自然没有抛弃他的理由。
  一开始陆流年是想喊外卖,不想苏夏去跑腿的。
  但是苏夏觉得还是自己下去买吃的较靠谱,反正自己待着也无聊,干脆去给他买晚餐。
  要知道这次出去会碰到李牧,她说什么也不会出去的。
  陆氏集团对面是各种卖吃的,苏夏马路这边等红绿灯,突然察觉到有人靠近。
  一转头,看到一张脸放大在了自己眼前。
  
  苏夏被吓得连忙往后倒退了几步。
  她身后是公路,再退难免会被车撞到,李牧一伸手将她给扯了回来。
  “你想干嘛?”苏夏连忙挣开了她,满脸警惕。
  李牧伸手将一朵玫瑰花塞到了她的手里,负手而立,“怎么?咱们这么长时间不见,你都不想我?”
  
  想他才怪了!
  苏夏一阵恶寒,搞得他们两个好像关系又多好似的。
  她可是没有忘记,他对她的那几次绑架。
  虽然俩人还没有到敌人的地步,但是也绝对算不朋友。
  但是跟李牧划清界限这种事情,她是肯定不会做的,这个男人阴晴不定,她十分不确定他会不会被触怒而在此将她给掳走。
  “最近较忙,我前段时间受伤了,没有精力去想人。”苏夏半真半假地答道。
  
  确实是没精力去想别人,尤其是像他这种在她生命绝对无足轻重的人。
  “你受伤了?怎么回事?”李牧似乎很是关心她的模样,将她拉着转了个圈,不过表情跟语气还是冷冷淡淡的,“哪里受伤了?”
  对于她的关切,苏夏只觉得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觉,后背甚至还冒着丝丝凉风,只能摇了摇头,“我没事,现在一点都没事情了,你可以不用担心我。”
  “是乔若兰那个女人?”
  李牧似乎是想起来有一次在开会的时候,听到有人跟他说了这件事。
  但是他当时忙得是焦头烂额,后来也忘记了。
  “你怎么知道?”苏夏有些讶异,说出来之后,又后悔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伤。”
  她并不想跟李牧扯关系对了。
  她受伤与否,好像跟他也没什么关系。
  “陆流年看来也不怎么能保护自己的女人。”李牧嗤笑一声,抬头望向陆氏集团顶楼,陆流年办公室的方向。
  “我还听说,最近他跟凌氏快打起来了。这次朝阳街那边的商场,他们势必要整个你死我活,左右都会死一个。”
  苏夏一愣,没大听明白他在说些什么。
  这些陆流年是真的什么都没有跟她提过,秘书部也没有接到消息,说陆氏集团要跟凌氏打起来的消息啊?
  “朝阳区那边有四家大型商场,凌氏跟陆氏集团打起来,不管谁赢,付出的代价都不会小的。”她有些不确定地说。
  
  “不出三个月,另外两家首先会被他们两个吞了,到时候落到谁的手里,可不好说了。”
  所以,陆流年这几天一直都在加班,是在解决这件事情吗?
  “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苏夏拧了拧眉。
  “不知道。”李牧耸了耸肩,脸地笑容阴测测的,看起来有些吓人,“不过我倒是挺期待陆流年倒了的,他要是没钱了,欢迎你来投靠我。”
  
  苏夏脸色一变,瞪了他一眼,“你想太多了,永远不会有这一天。”
  说完,她转身走。
  李牧倒是心情极好地笑出了声。
  苏夏只到他的肩膀处,他此刻弯腰身子前倾,与她平视,“那我们拭目以待。”
  
  回去的时候,苏夏还是有些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