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为傍上个金主,谁知……哎……第198节,以为傍上个金主,谁知……哎……第198节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他说的倒是实话,苏夏并不怀疑这次的事情他会输给凌寒风。
  在商场,他像是个天才,能转瞬间将各种危机化解。
  虽然这次的事情很棘手,但她也相信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凌氏跟陆氏集团一定要争吗?”她突然又问。
  其实于情来说,苏夏并不想看到他们两个掐架的。
  但凡有一点希望,她也不想看到他们两方打起来。
  金陵的经济靠他们两个制约,谁伤了谁都会破坏平衡,导致其他人趁虚而入。
  更重要的是,这两个人,一个是她老公,一个是她的朋友。
  “大势所趋。”陆流年刚好吃完,放下碗筷,若有所思地盯着苏夏,“怎么,难不成你还想帮凌寒风?”
  “我哪里有!”苏夏瞪大眼看着他。
  “最好是没有。”
  他的嘴里吐着酸泡泡,苏夏都没有发觉。
  “即便不跟凌氏打,除凌氏与陆氏集团名下的两座商场,剩下两个,我势必要拿下其一个。两两对峙,总被凌氏三面包抄的境况要好多了。”
  苏夏点了点头,毕竟于情于理,她都应该站在她老公这一边。
  
  那走一步看一步好了。
  苏夏走到陆流年的身边,伸手抱住了陆流年的胳膊。
  有时候她真的觉得,陆流年一个人支撑着整个公司真的挺累的。
  她总想做一些什么,能够帮得到他。
  他却又什么都不想让她去做,什么都帮她去做。
  感受到苏夏这种简单的情绪变化,陆流年有些好笑地问道:“怎么了?”
  
  苏夏仰头看了她一眼,十分不情愿地说道:“陆流年,我想跟你商量件事情。”
  “什么事,你说。”
  “我想以后你有什么事情,可不可以让我来帮忙啊?”苏夏的口气有些小心翼翼的。
  陆流年想偏头看她,却被苏夏哎呀一声不让他看到自己。
  “为什么这么说?”
  “你回答我啦!好不好?”
  “现在想使用总裁夫人的权利了?”陆流年扬了扬眉。
  其实他从来都没有拒绝过,只不过这个小丫头一直以来都不想对外公布她的身份。
  让他这个挂名的老公英雄无用武之地,总得偷偷摸摸的来。
  苏夏干脆松开陆流年,蹲在他的身前,仰头看着他,十分严肃地说道:“你别笑,我在跟你说正经的!”
  “嗯,我也在十分正经地听。”陆流年点了点头,佯装十分正经的模样,却掩盖不住眉眼间地笑意,“你继续正经地说。”
  苏夏嘟嘟嘴,瞪他一眼,继续说道:“我不是想要使用总裁夫人的权利,我只是想替你做点事情嘛!”
  “替我决策一些事情?”
  “怎么能算是决策呢?”苏夏想了想,想要想出一种更合适的说法,“是,我可以替你分担一点,你不用做那么多事了啊。”
  陆流年轻笑一声,将她从地拉了起来。
  “可是怎么办,公司的一些机密件,只有总裁夫人能知道。”
  
  苏夏一愣,眉头一拧,要气冲冲的。
  陆流年一把将她捞住,禁锢在自己的怀里,苏夏挣扎了两下干脆放弃,但依旧偏着头不看他。
  “你松开我!我要回家了!”
  “气了?”
  陆流年将头凑过去,苏夏又再将头偏开,是不看他。
  “我才没有!哼!我再也不要心疼你帮你做事了!”
  陆流年轻叹一口气,强行将她的头扳了回来,“老婆,我是想要个名分,有那么难吗?”
  这回换苏夏怔住了。
  这么哀怨的口气,倒真不像是从陆流年口能说出来的话。
  他们两个现在都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夫妻了,还用得着要什么名分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说我什么意思?”陆流年口气有着浓浓的不满,“我都被你雪藏这么久了,既然你想光明正大的帮我做事情,为什么不考虑一下,把我跟你的关系干脆公之于众好了。让大家都知道,你是我陆流年的老婆。”
  苏夏有些苦恼地皱了皱眉。
  现在想来,这样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隐瞒了这么久,反正也会有公之于众的一天,只不过是早晚地问题。
  “我现在好像也不排斥,将我们的关系告诉大家了,但是,我瞒了这么久,欺骗了大家,这么突兀的告诉别人,我跟你的关系,同事们会不会又变得排斥我啊?”
  苏夏的心里有些忐忑,毕竟现在秘书室的每个人,真的对她都蛮不错的。
  “你觉得总裁夫人这个身份,是不是走到哪里都不好?”
  “嗯?”
  “我的意思是,你的担心,其实纯属是多余的。”
  先别说现在秘书室的那些人,在得知苏夏是他所追求的人时的反应。
  是苏夏真被宣布是他太太,多少人巴结还来不及,又还有谁会去排斥她?
  所以他觉得,她的担心真的纯粹是多余的。
  像这种认为总裁夫人的名号是个累赘的。
  恐怕,也苏夏自己一个人这么认为了吧。
  “我无所谓了!”苏夏干脆一闭眼,一副豁出去了的模样,一把抱住了陆流年的脖子,“反正我早是你太太了!别人再怎么不喜欢,我也已经是陆太太了!”
  陆流年脸挂一抹得逞后地笑意,在她的脸颊边亲了一口,“是,陆太太,以后为夫工作的事情,还要全仰仗你来替我多做些决策了。”
  “我又没有说要替你决策!我只是帮帮你!分析一下也是好的!”
  “你说要帮我,放着这么好的资源不用,我岂不是要亏了?”
  “不行我后悔了,我不干了!”
  “晚了,哪里有那么容易反悔的事情,你都已经答应了,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你欺负人!”
  “欺负人?我欺负人可不用这种方式……”
  “你干嘛……”
  夜色朦胧,窗外灯光迷离。
  -
  周末。
  
  苏夏接到了凌老爷子的电话,她这才想起,这段时间陆流年将她看得太严,她竟然这么长时间都忘记去再次探望一下凌老爷子。
  拿起电话,苏夏吐了吐舌头,连忙摁下了接听键,“爷爷!”
  “你这丫头,是不是早把爷爷我给忘记了?”
  “哪有!我可一直都在惦记着爷爷!”
  “是不是流年不让你来看我?”
  “没有没有!只是我之前伤口一直没有好完全,所以陆流年才哪里都不想让我去的!我早惦记着爷爷,想着过了这些天,去看您老人家的!”
  苏夏嘴甜,甜甜的声音更加能够打动人,让人有脾气也绝对发不出来。
  更何况,凌老爷子也没真跟她生气,只是想着故意逗逗她这个小丫头。
  
  听到她这么说,一副焦急解释的模样,心情更加愉悦了几分。
  “好,当你没有忘记我老头子,我可记得今天是周末,天气这么好,爷爷想你了。”
  “我也想爷爷了!”苏夏连忙从床爬了起来,抓了抓头发,回道:“您等着!我马去看您!”
  周末苏夏是个闲人,但陆流年却很忙。
  一大早不见了陆流年的人,餐桌却放着保温的早餐。
  苏夏心一暖,本来想跟他打电话告诉他一声,自己要去凌家看一看凌爷爷,却也不想打扰他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