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为傍上个金主,谁知……哎……第209节,以为傍上个金主,谁知……哎……第209节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行,现在人贩子这么多,我们家苏夏又是个没脑子的,万一遇到什么人渣欺负了她,她一定活不下去了!”
  什么叫她是个没脑子的,苏夏眼睛瞪着面前这个在肆意诋毁她的女人。
  握着拳头在她脸拧了拧,力气不大,却表示她生气了。
  挂了电话以后,温馨直接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
  “你还笑,你这么吓唬他真的好吗?”
  
  “他还好意思跟你吵架,我这叫为你做主好吗?真不明白本小姐的良苦用心!我都能想象出我说这些话之后,陆流年脸的表情!”
  温馨哈哈大笑了一阵之后,觉得苏夏有些不对劲,凑过去盯着她的脸,“说,你是不是心软了?”
  “我……我那里有?”苏夏将被子往一拉,将自己埋得只剩了个脑袋。
  “没有最好,真心软你也得给我忍着,熬到明天,让他一晚着急去!”
  “好啦,我睡觉了!”
  温馨看了看床头柜,被她拿过来关机的手机,扬了扬眉。
  男人得治,尤其像陆流年这样的男人,得把那习惯忽视人的臭毛病给治回来,这样苏夏以后才不会受委屈!
  方梦那边没人,温馨那边没人。
  陆流年将唯一的可能性,又锁定在了另外一个人身。
  凌家。
  深夜造访,无疑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
  
  但陆流年此时心系苏夏,根本不会在意那么多了。
  他唯独能想到的是这三个人,而这第三个,是凌寒风。
  凌爷爷对苏夏很好,甚至把她当做自己的亲孙女对待,苏夏可能也已经将凌爷爷当做自己的亲人了,遇到不开心的事情,很可能回去凌家。
  老爷子有自己的养生之道,十一点之前必躺床休息。
  陆流年到达的时候,刚好差十分钟十二点。
  门铃响起的时候,佣人还在纳闷,这么晚了谁还会前来造访,没想到一开门看到陆流年。
  “陆少,老爷跟夫人已经睡了……”
  “我找凌爷爷有事情!你不用跟过来,我自己去找他好。”
  陆流年没有理会身后的佣人,直接往二楼走。
  
  却在刚要走楼梯的时候,看到了三楼刚洗完澡,正在擦头发的凌寒风。
  凌寒风此刻发梢还滴着水,额前的刘海随意的垂着。
  “流年?”凌寒风有些诧异,大半夜来这么急冲冲来凌家,可不像一向沉稳的陆流年能做出来的事情,“有什么事吗?”
  陆流年没有拐外抹角的,直接问道:“苏夏在不在这里?”
  “苏夏?她怎么了?今天爷爷给她打电话让她来玩了一天。”
  “我送她回去之后,没有见过她了,怎么她没有在家吗?”
  陆流年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情绪也显得有些懊恼与暴躁。
  苏夏今天是因为接到了凌爷爷的电话才来的凌家,跟凌寒风没有半点关系。
  凌寒风送她回去,也很可能是因为放心不下她自己一个人回去。
  其实他心里面早应该明白,只是一直有个结在那里,认定凌寒风喜欢苏夏,她必须要远离他。
  这种行为说好听点叫爱她,说不好听点叫自私。
  凌寒风喜欢她是他的事情,与苏夏无关。
  两个人的对话,自然惊醒了还没有睡熟的凌老爷子。
  “怎么回事?苏夏丫头不见了?”
  凌老爷子直接披了件衣服,从楼走了下来。
  
  “我今天有事出门,忘记告诉她,回来她不见了,她朋友那里我已经打听过了,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我想她一直当您是她的亲人,或许会来这里。”
  陆流年的眉头一直都没有松开过,“既然她没有在这里,我再去其他地方找找。”
  “别着急,先坐下,我想办法。”凌老爷子走到沙发边坐下,让佣人将他的手机拿了过来。
  “我给李局长打个电话,这人没了得想办法找,你自己一个人没头苍蝇一样去那里找?”
  陆流年无法,凌老爷子认识的人脉毕竟他要广,听他的没有错。
  凌寒风本来也想下楼帮忙出主意的,刚要迈步下楼,屋里的手机却响了。
  他干脆先转身进了屋里面,拿起手机一看,却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但凌寒风还是接了起来,礼貌地询问道:“您好,请问哪位?”
  “凌寒风?”虽然第一声听出来是凌寒风的声音,但温馨还是难掩兴奋,脑袋有些短路。
  “我是,请问你是哪位?”
  “我叫温馨!”
  “温馨?是苏夏的朋友?”
  温馨竟开心地坐了起来,难掩激动地说道:“你竟然知道我?记得我的名字!”
  “苏夏经常在我面前提起你,说你是个十分善良漂亮的女孩子。”
  “真的嘛?”温馨有些害羞,低头看了眼睡得正香的苏夏,觉得这家伙真仗义,“我跟苏夏大学是非常好的朋友,所以都特别了解彼此。”
  凌寒风轻笑一声,随即想起苏夏的事情,又立刻敛了笑,“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询问苏夏现在在哪里吗?抱歉,我们现在也在想办法找她。”
  “是这样……”温馨为了在自己男神面前留下点好印象,连谎话都不想说了,“我只跟你一个人说,苏夏现在跟我在一起,你千万不要告诉陆流年,得想办法好好治治这家伙!”
  “嗯?”凌寒风有些不大明白她这句话的用意。
  “你不知道吗?是今天陆流年因为你送苏夏回家,被他看到了,吃醋生气了,然后对苏夏发了脾气,还跑去酒吧里面找女人,被苏夏看到了。
  
  结果回家以后,两个人闹冷战,他还把苏夏自己一个人扔在家里面。”
  “可他自己不知道跑那里做什么去了!你说气人不气人!苏夏平时最怕黑,也害怕自己一个人待在密闭空间里面,他又不是不知道。”
  凌寒风耐心地听着温馨的喋喋不休,也听出来陆流年跟苏夏两个人闹别扭是因为他。
  他无奈地轻笑一声,觉得陆流年唯一不变的,恐怕也是他这小心眼的脾性了。
  
  即便当年他女朋友是他的亲妹妹,陆流年还是会防着他这个亲哥哥,不让他过多的靠近凌童心。
  不是真的生气,而是小孩子般的吃醋罢了。
  “凌寒风?”
  见凌寒风半天没说话,温馨还以为他怎么了。
  “抱歉,我在。”
  “不管怎么样,也得等到明天再告诉陆流年,苏夏在我这里。让他自己一个人着急去吧!”温馨心里头还是很气愤,赶紧嘱咐凌寒风。
  
  “这个恐怕我不能答应你,相信过不了半个小时,再找不到苏夏人,金陵一定会有大动作,被他翻个底朝天都不一定。现在我爷爷已经在联系警局,准备找她的下落了。”
  “啊?这么严重!”
  “你们两个好好休息,放心,今天不会有人去打扰你们的。”
  “好吧。”
  
  没有骗到陆流年,温馨心里其实还是有些失望的。
  不过能跟男神打电话,也是不错的。
  “没有什么事情我先挂了,再见。”
  “等一下!”温馨连忙喊道。
  苏夏翻了个身,似乎是要醒的样子,温馨赶紧压低声音,暗骂自己是不是太笨了,说了半天都没说到约人这件事。
  “还有什么事情吗?”
  “有!我想问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吗?我们能约个时间一起吃个饭吗?”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