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东巨匪和清兵巡防营的对决 新,关东巨匪和清兵巡防营的对决 新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关东巨匪 > 和清兵巡防营的对决 新

和清兵巡防营的对决 新


  这天沈麒带着马队巡逻到二道河子,,正巡逻呢,,,就见前边来一一个人骑着一匹骡子飞一样的忘关门山方向赶,,沈麒心说这是谁啊,等到离近了再一看,,认识,,正是山里的探马,,叫李衮,寨子都叫他驴打滚,,,,沈麒心中纳闷,这跟火烧屁股一样这是哪一出啊,,,
  于是催马过去把李衮拦住了,,刚开始李衮没认出来沈麒,,,吓得好悬没从骡子上摔下来,,在定睛一看是少大家的沈麒,,先是松了一口气,,,之后嗷的一声怪叫,,,少当家的快撤,,,清兵巡防营来了,有二百多人呢都有冒烟的家伙的,我远远的瞧见了说以要回山报告大家的,,做好迎敌的准备,,,什么官军来了沈麒心里一沉,这里离关门山可不远啊,,这样,佛跳墙李俊你带俩兄弟陪着李衮回山搬兵报信,,,我带人先阻击这伙官军,,,,啥少当家,这可是二百多官军啊,,,太危险了,,废什么话,这是命令,,你快回去给我爹送信,,,快去再拖会就他妈火上房了,,是,赛火候,地里蹦,你们俩跟我回去报信,,是,,李衮走,,
  肯定有人问了,好端端的为啥清军巡防营来了,,,前段不是说了嘛,,,关门山绺子老白鹞子血洗马家堡子,,打死好几十条人命,,震惊本溪县,,本溪县靠那点班房,衙役,以及部分守城军,根本无力围剿,本溪县城防部队吃空饷严重能有一半人就不错了,剩下的都是乌合之众,手下没几个可战之兵,官兵手里三只枪一颗大烟枪,一只裤裆里用来逛窑子的枪,,和一只上锈的鸟枪,,这队伍仗着一身官府衣服吓唬吓唬老百姓还成,指他们剿匪,,没喝多吧,,能走到关门山不犯大烟瘾就不错了,,还打仗剿匪,玩命,,,想多了吧,,,奉天将军增琪,快俩月之前发下批文,,下边拖拖拉拉的才挤出一营兵,,也就凑二百多人这就算有战斗力的部队了,,又过了快一个月了才出兵剿匪,,,肯定有人说了朝廷大军不成千上万吗,,咋就派一个营啊,,,辽宁这个地界太大虽然号称十万大军,,,但是实际没那么多,,除了重镇有守城大军驻扎外,,别的州府县镇打的地方能有几百号人驻守就不错了,,有些地方只有乡勇衙役驻守,而且辽地乃至东北匪患横行,需要剿的土匪是越剿较越多,官府年年剿匪,,哪是剿匪啊官兵比胡子还胡子,比绺子还绺子,所过之处,老百姓可到了八辈子血霉了,,,对老百姓横征暴敛,对当地的财主打秋风,白吃白喝白拿钱啊,就是不干人事,在那个年月来官兵比来胡子还可怕,有的胡子做起码懂规矩,做事很少绝户,官兵可不管这个不给就抓你个通匪给你关进大牢,不扒层皮就别想出来,人白受罪还得给这帮爹和县衙送钱疏通关系人才能放出来,,这次来剿匪的营官叫王凤庭,,就是后来的新民府的三营统领王凤庭,张作霖的宿敌,,后来张作霖为了给属下报仇,只身潜入新民府把王凤庭活宰了,,脑袋割下,掏心剜肝,来祭奠,最后把心肝喂了狗,,眼下就是这位带兵来剿关门山老白鹞绺子
  此时沈麒带着快枪队,,,往前边赶去,没出三里地,就看到人影窜动,,再一看,,可不是吗,人上一百人山人海,何况二百人呢,,沈麒心里就一沉,,自己这点人能撑多久啊,,,李猫,咱们去门槛哨,,等着这帮龟孙子,,伏击他们,为啥选择门槛哨呢因为这地方,道两边地势高中间就一条道,,是关门山的必经之路,,,,沈麒没敢傻乎乎的在道两边高地埋伏,傻子都能看出来有埋伏,清兵迂回过去这点人就交代了,,,所以在旁边的树林子里藏起来了,,,暗中观察
  跟自己预想的一样,清军巡防营一部分散开了,看看道两边又没有埋伏,,一看没有就朝关门山进兵,沈麒暗自松了口气,,,弟兄们,,一会咱们打几枪就撤,,,拖住他们就行,,,清兵看周围没啥动静就继续往前走,,
  沈麒先让众人调慢马的速度,一点一点的加快,,最后是冲刺,,,几个起落就冲到门槛哨,,,
  沈麒冲到门槛哨,下边,清兵跟长蛇阵差不多啊,,只见沈麒两只雷明顿手枪是左右开弓,,,骑着马边跑边打
  ,,身后二十多人二十只枪几乎同时开火了,,,,整个门槛哨开了锅了,,枪声就跟炒豆子一样,
  沈麒枪法很准,两只雷明顿左右开弓当场打死打伤五六个,,,身后副队长李猫加上四个小队长,五只六轮子,加上十多只步枪也在同时开了火了,,,一顿猛打下去,,当场打死打伤二十多清兵。
  清军队伍大乱,,,我滴妈呀,,胡子有伏击,都躺下一地人了快跑吧,有埋伏被胡子包围了,此事时一片大乱,此时沈麒见好就收,,,弟兄们见好就收撤,,二十多人催马就往关门山跑了,,,
  这给王凤庭气的脸上的肉直蹦啊,,等清兵缓过劲来人都跑没影了,,,马队赶紧给我追,他妈巴子的,,,清兵的马队兜着屁股就只追上来了,早有在又准备,,一见追兵来了,,回身就放枪,,啪,啪,,一个清兵就从马上摔下去了,其他人一看这帮爹,枪法真准啊,,干脆凳底藏身把,全把头藏在马肚子下边了,不敢露头,,沈麒一看,好机会,弟兄们给我往马身上打,,,一阵枪响,骑兵目标大,好打,,有不少马被子弹击中,,马直接就惊了,有的倒霉蛋,被马尥蹶子,摔在地上直接被马踩的都冒肠子了,,,清军马队一片大乱,,沈麒的快枪队趁机甩开了清军马队,,直接奔四道河子,,关门山方向撤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