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满风雨录第三章 掩盖迟早破灭 新,血满风雨录第3章 掩盖迟早破灭 新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血满风雨录 > 第三章 掩盖迟早破灭 新

第三章 掩盖迟早破灭 新


  “熤台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吧。”
  呼啸元坐在呼熤台对面说到,此时的呼熤台只是对着自己碗里面的食物感兴趣而已。
  “熤台……快给我解释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呼啸元虽然很严肃的对呼熤台说,但是声音却不大,并不是他声音天生小,而是不愿意再次惊动了后者。
  呼熤台不太情愿的放下手中的筷子说:“血煞门渗透到了咱们这个城了,估计他是想把咱们城给吞并下来。”
  如此说完,呼啸元生气的将自己手中的茶杯狠狠地拍在了桌子上,说:“这些门派现在怎么都开始占据地盘了,以前可都不会干这种勾当的……”
  “爹,现在早就变了,你也就只会数你那些钱,殊不知有武功钱来的飞快。”呼熤台翻开自家的“呼家十叉拳”看了起来,从他眼中能看出对于武功的热爱。
  “你知道这个理你倒是学一学武给老爹出人头地啊……”
  呼啸元无奈的说完,却意会到了什么,变得沉默起来,他怎么能在不能学武的儿子面前这样子说呢!
  “我要是能学的话我肯定给你撑门面!”呼熤台说到,他直到自己的老爹又开始悔恨了,这才是出这一句话。
  “恩……你这样子说老爹我很高兴……”呼啸元拿起茶抿了一口,还是无法消解自己对刚才说的话悔恨。
  就在这时,家里的仆人突然闯了进来大呼:“老爷不好了……”
  呼啸元站起来问:“怎么了?”
  家仆喘出一口大气,指着门口的方向说:“丐帮的人在府前闹事……”
  呼啸元估计呼熤台出去又干了什么事情惹到了丐帮的人才会让血煞门的人护送回来,至此,他只能用发愁的眼神看了一眼呼熤台虽然出门去平息这件事。
  呼啸元出去之后,这时呼熤台才无法控制住自己,手抖的将刚拿起的筷子又掉在了地上。
  “他们怎么可能知道的……”
  呼熤台自己喃喃到,那尸体哪有这么快就被发现,除非是有多余的人看见了,然后告诉了丐帮的人,可是那时根本没有人在他们周围。
  “难道是……”呼熤台心中有了一丝怀疑,但又紧接着摇了摇头说:“怎么可能……他们不可能说出去的吧……”
  呼熤台所想的便是血煞门那一群人,他们可是瞒着丐帮潜入着里面的,所以不应该会和丐帮说这件事才对。
  “可是为什么他们会这么早发现……为什么啊!”呼熤台双手挤着自己的脑门想,他有点恐慌,可是在这里也不知道事情怎么样了,觉得去府门口看一下。
  直到他走到府门口,才发现自己老爹已经和丐帮的人打了起来,还好只是一敌一,要是丐帮一起上,可是只有自己老爹会点武功而已,还是自己的爷爷强迫他学会的,这么点武功这么够用呢,对方可是丐帮长老。
  只见丐帮长老随便拍下一章去呼啸元就必须用所有方法去挡住,还要退后几步,不用几招定会败下阵来。
  “呼老爷,还不把你儿子交出来当面对质,有人已经和我们说了,就是你儿子派了杀手杀死的我的两个弟子!”丐帮长老将力量全部集于掌中,一掌拍在呼啸元的两臂之上,顿时听见了“咔嚓”两声骨头断了的声音。
  “爹!”
  呼熤台顾不得隐藏自身而独自冲了出去,呼啸元看着呼熤台往他这边跑来特别着急,招呼他赶快逃跑。
  “哈哈哈,看样子呼公子自己出来了呢……”
  丐帮长老运用轻功到了呼熤台的身后防止他逃走。
  “长老,到底是什么事情非要到我们呼府前来闹事?”
  呼熤台装作不明白问到。
  “好大的胆子,在我面前还敢演戏,找杀手把我的两个得意门生杀了,真有你的,呼熤台!”丐帮长老咬着牙指着呼熤台大声指责到。
  “长老,这样就不对了,凭什么非要诬陷我家熤台的声名?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把证人带上来作证啊!”躺在地上的呼啸元强忍着痛对着丐帮长老说到。
  “证人?好,就让你们看看证人。”
  听到丐帮长老这样子说,呼熤台心中不由得紧张了起来,难道血煞门的人真要替他们作证?
  只不过令人想不到的是,丐帮长老竟然一脚踢在了呼熤台的小腹之上,令其后者飞出几米之外。
  “你这是干什么,谢长老?”呼啸元锤着土地喊到,这一喊没想到又伤了他,竟然吐出了口血来。
  “证据?我的拳脚便是证据!”谢长老笑着说到,此处除了呼府的人外,就是丐帮的人了,这个谢长老现在还真是有本事往别处用了。
  他走到呼熤台面前,揪着呼熤台的头发将其揪起,说:“你承不承认?”
  “我又没犯什么……错,凭什么……让我承认?”呼熤台嘴角流出鲜血来,死的盯着谢长老说。
  如此一说,谢长老又用手扇了呼熤台两个巴掌说:“你到底承不承认?”
  呼熤台直接将血与唾液混合的一口唾沫吐在了谢长老脸上说:“我就是没有……”
  被吐到的谢长老看样子发怒了,直接将受伤了的呼熤台扔到了墙上,然后擦了一下自己的脸。
  “谢昆!这里是我的府,你给我注意点!”呼啸元咬着牙站了起来说,虽然他现在已经双臂骨折,脚底不稳,可还是站的起来。
  “嚯,呼啸元……你还真以为自己有点本事啊?要不是谭大头和我们作对,我们第一个对付的就是你!”谢昆一个蜻蜓点水到了呼啸元身前一掌拍到了他的小腹上面,顿时呼啸元便吐出了一盆鲜血,染红了草坪。
  “爹!”
  呼熤台在墙边用力呼喊着,只不过他已经没有力气爬过去了。
  “可恶……为什么……”
  呼熤台努力憋着哭腔说:“为什么啊……为什么我不能练武啊……为什么我是一个窝囊废啊……为什么我现在只能在这里看着啊!”
  他揪着身边的一棵草,草上面多了许多露珠,好像是刚填的……
  而呼啸元可以看见已经支撑不住了,除了应有的呼吸外,其他多余的生命活动都在减弱。
  谢昆看了看陷入昏迷的呼啸元,有把视野放在了呼熤台身上。
  “小子,让我好好审审你,就算你不说……你也逃不了一死!”
  他捏着呼熤台的两腮,硬生生的将呼熤台提起来,呼熤台在他手里就像把玩的玩偶一样。
  “你说我……”呼熤台用微弱的力气说,谢昆只有凑过去耳朵才能听清他说什么。
  “说我派了杀手……你找到……杀手了吗?”这就是呼熤台最后的质问。
  谢昆也回答他了,说:“你们偿命之后……我会去找杀手的……”
  这样子一说,呼熤台就明白了,血煞门并没有直接去见面谢昆,不然谢昆一定知道了杀手就在血煞门中,而且他不会跟将死之人开玩笑,他没找到一定是没有找到。
  因为没有其余人看到他雇了杀手杀了那两个人,所以告密的还是血煞门,只不过他们装成了一般老百姓告的密。
  只不过这样子做对血煞门有什么好处……呼熤台还不明白。
  谢昆将内力集于手指一处,准备用指功刺死呼熤台。。
  就在此时,可以听见外面有人在叫喊。
  “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