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花式撩男神手册第422章 刁蛮小地主,快穿:花式撩男神手册第422章 刁蛮小地主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只一瞬间,秦婉莎的双瞳就瞠大了。
  
  来自灵魂的熟悉感,叫明成瑞瞬间沉迷,也叫秦婉莎猛然明白了眼前人究竟是谁。
  
  心口的迷雾仿佛被一双手轻轻拨开,秦婉莎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熟悉的英俊面庞——明成瑞竟然就是她的爱人,明成瑞竟然就是她的爱人?!!
  
  摄取秦婉莎口涎的感觉太好,叫明成瑞热血上涌,正是少年最亢奋的年纪,没有任何技巧可言的明成瑞几乎用着要把秦婉莎吞噬了的热情,****啃咬着秦婉莎的双唇,甚至想要把人往床上推去。
  
  察觉到爱人在身后不老实的双手,秦婉莎的眉头忽然涌上了一个个青筋,毫不客气的,她伸手掐上明成瑞的几个关节,轻而易举的将毫无防备的明成瑞制服,并且整个人扔到了身后铺有一些衣物的床上。
  
  不等秦婉莎说什么,被强硬脱离那种美好感觉的明成瑞,一下子哭了,痛哭流涕,毫无美感。
  
  秦婉莎:……很好,她总算明白自己为什么没有把明成瑞往自己爱人身上带了。
  
  以往来看,自家爱人的年纪都比她要大了不少,一副成熟稳重的姿态,却没想到,这一世的爱人竟然成了这么个血气方刚的中二少年郎。
  
  但是自己的灵魂还是早一步对明成瑞有了认知,也是因此,秦婉莎才会做出将一个陌生少年带在身边的举动,却一直碍于爱人年纪太小,看起来太傻,因此没有注意到。
  
  秦婉莎看着明成瑞那副涕泗横流的傻样,忍不住缓缓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真的没眼看啊,哭的太丑了,而且,她这是老牛吃嫩草了吧……不对,明成瑞的年纪,好似比起葛云舒还是年长了一岁的,可是看不出来啊,这哭的熊样,方才不依不饶的傻样,还有早前中二的模样,都让秦婉莎一口一口的往肚里吞回老血。
  
  最终,还是秦婉莎先心软了。
  
  明成瑞的哭,是嚎啕大哭,他好似真的看到了自己被秦婉莎抛弃的模样,哭的那叫一个毫无保留,若不是屋内没有他人,只怕外面的那些保护明成瑞的汉子,已经要冲进来了。
  
  无奈之下,秦婉莎只得坐在了床边,随手抄起明成瑞的枕巾,给明成瑞擦了擦脸上的泪:“别哭了,男儿有泪不轻弹,你不知道吗?”
  
  因为察觉到秦婉莎态度上的明显软化,加上有了爱心擦眼泪的动作,明成瑞的心头又一次涌上了一股希冀与安慰,但还是抽抽噎噎的说道:“只、只是未到伤心处q口q!”
  
  好吧,瞧着明成瑞认真回嘴的模样,秦婉莎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为了叫明成瑞不再哭了,秦婉莎主动的附身亲吻了明成瑞的唇角一口:“现在还伤心吗?还哭吗?”秦婉莎亲完一口,眼含玩味的坐起身,看着猛地傻在当场的明成瑞。
  
  说真的,一时间忘了哭泣,眼泪珠子却还惯性的从眼角落下的明成瑞,看起来傻到了极致。
  
  但再一想到,明成瑞会有这般模样是为了她,秦婉莎也就不那么嫌弃了——注意,只是不那么,事实上,该嫌弃的还是很嫌弃的,比如大老爷们还哭啥的,但是再一想,这种感觉,也颇为新奇的,嘿嘿!
  
  “你你你、你亲我!”明成瑞一瞬间有些受宠若惊的惊喜,同时也有着不敢置信,他不是刚刚才被拒绝吗!!
  
  明成瑞的眼神瞬间就变得有些怀疑,但同时,也有着一些小心翼翼的希冀:“你是不是想放松我的警惕,好逃走,我是不会放你走的,我可是未来的亲王,整座江山都是我皇兄的,只要我想,你跑到天涯海角都跑不出我的手掌心!”
  
  对着本该霸气肆意的话,秦婉莎却猛地放声大笑而出,心中想着:好好好,你是中二你说了算,面上,秦婉莎却伸出一根手指,戳上了明成瑞的额头:“好,若是我跑了,你就尽管来找好了。”
  
  “你果然还是想跑啊!”明成瑞委屈极了,但又立刻一把抓住秦婉莎的手不放,生怕人真的跑了。
  
  秦婉莎如今很是好心情的观察者明成瑞脸上表情的任何一个细节,务必记入脑海中,好在日后其他世界里细细品味:“我好冤枉啊,关于我要跑的话,从头到尾都是你在说,你怎么不听听我说的?”
  
  “你不是说你有心上人,要抛弃我吗!”明成瑞非常小心眼的提着。
  
  秦婉莎点点头:“那你不也说梦里人不算吗,再说,我刚刚觉得你说的对,你又俊俏又高昂,还是身份尊贵的世子爷,我觉得你挺配我的,说不定你就是我的梦中人呢。”
  
  明成瑞自是不信秦婉莎能在这么短短时间内‘想通’的,但他还是一副认同秦婉莎的话的样子,手却将秦婉莎抓得更紧:“你说的对,我肯定就是你的梦中人,你也是我的梦中人,我们是拜过天地的夫妻了,你不能不认!”
  
  秦婉莎不是没有瞧见明成瑞眼底的小心思,她却淡定的装作没看见,勾起唇角:“哦,那就认吧。”
  
  明成瑞有些不敢置信秦婉莎的转变,但还是很警惕:“那我不要换屋子!”
  
  “嗯,不换。”秦婉莎心情很好的哄‘孩子’。
  
  “我还要和你睡!”明成瑞趁机要求。
  
  秦婉莎脸上笑容不变:“要求还不少,还有吗。”
  
  “要洞房——嗷!”明成瑞被打了,非常的委屈!
  
  悄悄趴在门外的那些个大老爷们们在此时一个个的紧了紧后背的皮肤,方才那种忍笑的模样已经没了,一个个对视了一个默契的眼神,然后在心里开始为明成瑞的日后祈福。
  
  而在秦婉莎这边和明成瑞成功‘会师’之时,刘家的聘礼也已经送到了姜家。
  
  村子里看热闹的人不少,众人都以为姜家是攀上豪门,要过上好日子了。
  
  只有姜秀秀,看着手中刘明哲写给她的‘表白’信,眼泪一滴滴落在了纸上。
  
  做妾,她的一番爱恋,在刘明哲的眼里,到底抵不过名利与富贵,他怎么忍心,姜秀秀的心,彻底死了。
  
  刘家的聘礼最终是怎么来的,怎么回去了,然而,无论刘明哲是如何的不可置信,他整个人也被刘老太爷一句话拘在了刘家,为了那个攀附上皇室的一丝丝可能,刘明哲却无法在这一时间去找姜秀秀解释自己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