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花式撩男神手册第451章 我的女总裁,快穿:花式撩男神手册第451章 我的女总裁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现在撤,恐怕也来不及了吧,卜瑶在心里轻嘲的想着,同时声音非常平静的说道:“照片已经透出去了,现在撤也没有任何意义了,反而会让人以为我们心虚。”
  
  这么说着,卜瑶又在叶离安身边坐下——曾经她使尽心机也想得到的这个男人,现在在她的眼里,不过是个落魄而又骑虎难下的蠢货罢了。
  
  结果,卜瑶的话却惹得叶离安的双眼更加充血,整个屋子弥漫在一种不安的氛围当中。
  
  叶离安当然明白卜瑶的意思,现在那副画不管撤和不撤,结果对他而言都没有什么区别了。
  
  不撤,他肯定会遭到许多人的攻击,撤了,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一些激进分子肯定也会说他欺骗,两边都讨不到好——叶离安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脸上猛地挂起了一抹苦笑,叶离安想到刚刚接到的那些电话,以及至今还依旧毫无音讯的秦婉莎,慢慢的,他的眼神又一次恢复了坚定。
  
  “开,必须正常开!”叶离安语气沉沉的说着,同时心中发狠,既然事已至此,颜冰非要逼他入绝路,那不如就来个鱼死网破!也让他圆了自己之前说的话,大不了,最后捞一票,毁了颜冰的名声,然后再带着卜瑶去其他的国家。
  
  叶离安想的很好,他把目光全部放在了卜瑶的身上,那种诡异的希冀眼神,让卜瑶浑身都不舒服,却还绷着笑着问道:“那我们就正常开,你怎么这么看着我?”
  
  叶离安笑着摇了摇头,同时紧紧握住了卜瑶的手。
  
  对,哪怕他再也无法被国内的艺术圈接纳,他也还有一个天赋不输给他的女友,他还可以去国外继续发展,事情,还没有结束——
  
  在画展正式展出的当天,叶离安和卜瑶都打起了十万分的经历,准备面对暴风雨一般来袭的人群。
  
  然而事实上,他的画展门口,几乎可以用门可罗雀来形容。
  
  叶离安和卜瑶的面色都不怎么好看,但是好歹,网上售票早已售空,就算没有人来看,他们这次也不亏。
  
  而远处,将大多数激进分子拦下的几名黑衣男子,恭敬的朝着电话那头汇报着画展这般的情况。
  
  画展不是没有那些意图闹事或者看热闹的网友前来,事实上是有很多,却因为一些原因,都被温斯顿·但丁早一步吩咐人拦了下来。
  
  这些人也相当的好认,比如一些看上去就怒气昂扬的,穿着统一抵制队服的,还有几个骂骂咧咧拿着横条的。
  
  另一边,等着女伴换衣服的温斯顿·但丁,沉声对着电话那头又吩咐了几句——他没有那么大方,即便是只用了秦婉莎的脸,他也不愿意让任何人去意淫他心爱的女人,所以,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他早一步把那些人全部换掉。
  
  这对于世界级的富豪温斯顿·但丁来说,绝对不是什么难事,只需要出高于那个票价的钱就可以了。
  
  还有不少人认为那些黑衣人是叶离安派过来的,准备闹事呢,结果在黑衣保镖们陈恳的表示:“我们才是准备闹得最凶的。”的情况下,他们终于交出了手中的票,不过却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站在画展外不远处准备随时看热闹。
  
  秦婉莎一把拉开了换衣间的帘子,一身长至脚踝的冰蓝色礼服长裙,亮眼的走了出来。
  
  温斯顿·但丁一看到秦婉莎,就笑着暗灭了电话,同时绅士的朝着秦婉莎伸出了一只手:“我扶您,女士。”
  
  秦婉莎好笑的看着温斯顿·但丁,但还是将手伸了过去。
  
  温斯顿·但丁也趁机仔细打量了一下秦婉莎今天的打扮,这条长裙非常衬颜冰的好五官,气质也从冰山变成了空灵,然而——温斯顿·但丁的目光落在了秦婉莎锁骨下一点,被礼服长裙紧紧包裹住的地方,那里有一个小小的月牙露出了头,这让温斯顿·但丁非常的满意。
  
  秦婉莎被温斯顿·但丁的盯视看的忍不住伸手提了提胸前的位置,结果手却被温斯顿·但丁撤下:“我知道你不习惯这么穿,不过放心,仅此一次。”他也不会再让人看到他的女孩身体上独有的标记。
  
  秦婉莎原本还不知道温斯顿·但丁今天非要让她穿这条裙子的用意在哪里,这个时候,她却终于明白了。
  
  忍不住的,秦婉莎勾起了两边的唇角,带着一丝丝欣喜与狡黠。
  
  颜冰的确是非常不习惯穿这种略显暴露的衣服的,她的所有礼服,几乎都是包裹的严严实实,最多露个腿什么的,然而对秦婉莎来说,这根本不算事儿,当然,这件事儿秦婉莎也不会和温斯顿·但丁去说。
  
  两人心中各自藏了点什么,手却相互牵的牢固,一起朝着外面走去。
  
  而温斯顿·但丁的车,早已在外等候,等到两人一上车,他们就立刻朝着叶离安画展的位置开去。
  
  虽然黑衣人们非常用心的去拦了,但是多少也有些漏网之鱼——比如艺术家协会的人。
  
  他们抵达之后,看着叶离安的表情非常的难看,脸上又臭又黑,特别是他们看到叶离安以‘颜冰’为‘蓝本’画的那幅画以后。
  
  “你利用你手中的画笔去侮辱一位曾和你有关的女性,这种举动已经严重玷污了艺术两个字,叶离安先生,我不得不惋惜的告诉你,你被协会开除了。”作为昨天跟叶离安沟通的第一人,站在前面的男士非常的不满,怒火朝天。
  
  叶离安苍白着脸,事实上,他的心里一直保持着侥幸,直到现在,真正看到他的资料被送了回来,他才相信,原来艺术家协会的人,不是在和他开玩笑。
  
  “我这是……艺术作品。”叶离安的声音微颤,不知道是在解释给谁听。
  
  来人一脸的讥讽:“是不是艺术叶先生自己心里清楚,但我这里接到的无数通电话表明,他们无法接受叶先生恶意侮辱女性的态度,希望叶先生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