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花式撩男神手册第518章 真假公主,快穿:花式撩男神手册第518章 真假公主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然而,就在李嬷嬷还待再劝时,事情却发生了变化。
  
  紧紧关闭的大门在下一秒被人从外面用力踹开,而因为离着大门太过靠近的缘故,庆阳与李嬷嬷双双被大门砸到,一下子摔在了身后的地上。
  
  庆阳与李嬷嬷摔得浑身剧痛,再一睁眼,朝着门口看去,却见到一双绣着金龙的玄色靴子踏进了这刑房的门,而顺着这双靴子往上看,她们就瞧见了雍嘉毅那一脸阴沉的俊颜。
  
  “雍嘉毅——!”
  
  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庆阳一看到把自己关到这里来的罪魁祸首,便发了疯似得从地上爬起来,伸出五指就要往雍嘉毅的脸上挠。
  
  小德子与雍嘉毅身边的御前侍卫正想拦,就见到雍嘉毅伸出长腿,猛地一踹,庆阳公主就在所有人的面前,又一次狠狠摔在了地上。
  
  “啊!”
  
  “公主!!”李嬷嬷看着庆阳被雍嘉毅一脚踹飞的模样,更是呲目欲裂,凄厉的声音一下子就从口中脱出,更是整个人扑到了庆阳公主的身上,把因为疼痛而瑟瑟发抖的庆阳护在了怀中。
  
  雍嘉毅眸子阴冷的看着眼前这‘母慈子爱’的模样,冷冷开口:“刺伤圣体是何罪状,看来庆阳公主是不记得了,小德子,你帮庆阳公主涨涨记性。”
  
  小德子眼中满是厌恶的看了一眼庆阳,之后低头大声说道:“回皇上,刺伤圣体,其罪当诛。”
  
  雍嘉毅冷笑了一声,却反而激起了庆阳心中的怒气,她猛地挣开李嬷嬷的手,一下子都地上爬起来,指着雍嘉毅的鼻子便说:“雍嘉毅你敢!我是父皇亲封的——”
  
  这话庆阳总是拿出来说,说得多了,雍嘉毅都能知道她下一句是什么了,干脆就直接劫了她的话头:“先皇亲封了那么多皇子,不都死了?”雍嘉毅说的轻描淡写,眼中的冷意却终于叫庆阳害怕了。
  
  “你不能……我有免死金牌在手——”庆阳立刻下意识的要抓紧自己的保命符,结果入手却是一空,她这才想起来,她的免死金牌已经没了……
  
  “需要朕提醒你吗,你的免死金牌已经为了将你身后那刁奴从死牢内拉出来,还给朕了,怎么,先帝爷给了你不止一块?”雍嘉毅的语气含嘲。
  
  庆阳心中一抖,这回终于有些冷静了下来,但是,多年养成的傲慢与娇纵却不是这个时候能收得回去的。
  
  她心中恨得厉害,却如何都不肯向雍嘉毅低这个头。
  
  今日她在命妇们面前丢了大丑,不都怪眼前这个男人吗!事情的起因分明在她,凭什么叫她低头!
  
  “那你又想如何!本宫是庆阳公主,你若是想坐稳你这个位置,便不得残杀先帝留下的子嗣!否则,只怕我雍家的百姓也不会答应叫你这个豺狼之心、暴戾恣睢之人坐稳这个江山!”庆阳努力的挺着胸朝着雍嘉毅放着狠话。
  
  雍嘉毅听着庆阳那一口一个的‘本宫’,心里却只想发笑。
  
  “王子犯法都与庶民同罪,朕若是要除去一个骄奢荒淫、刁钻任性之辈,你且看看百姓是喜是怒。”
  
  庆阳几乎是瞬间就想到雍嘉毅这话的意思,口中尖叫立出:“你想败坏本宫名誉!你敢!!”
  
  这一回,雍嘉毅是真的笑了:“你今日已经怀疑了朕两次,这是第三次,你看前面两次,你的怀疑可是有用?”
  
  李嬷嬷终于看出,雍嘉毅这次怕是认真的要对付她女儿了,立刻的,李嬷嬷就是一扑,跪在了庆阳的身边:“皇上!公主是无心的啊!求皇上宽容!”
  
  庆阳本是被雍嘉毅的气势摄住了,而李嬷嬷这么一声凄厉的高呼,她却又一次醒悟了过来。
  
  她立刻指着李嬷嬷就道:“你这老刁奴!都是你做下的那些事儿,还想连累本宫!”说着,庆阳就是一脚将李嬷嬷踹倒在地。
  
  雍嘉毅等人都冷眼看着庆阳态度呼变,知道眼前这两人真实关系的,则都在心中不齿庆阳的行为,竟然连亲娘都不顾。
  
  李嬷嬷亦是一愣,被庆阳这一脚踹的有些发懵,可也很快明白了过来,这是庆阳要叫她顶罪的意思。
  
  这次的事情与前次下毒之事相比,其实更要重一些,这可是当着皇帝的面犯下的事儿,虽然庆阳与李嬷嬷都觉得自己并没有做什么,大庭广众之下,她们也不敢做的这般光明正大,只是折腾着叫秦婉莎做了宫人做的事儿,无数次走来走去,在雪中端茶递水罢了,谁曾想就在庆阳把秦婉莎叫到面前来倒热茶的时候,那秦婉莎就这么晕了过去,还正巧被雍嘉毅瞧见了呢!
  
  然而,李嬷嬷亦是明白,雍嘉毅这次是定要拿住庆阳了,而她,一但真的应下了这个罪状,那……
  
  李嬷嬷心里发苦,自愿为了保护女儿而顶罪是一回事,被女儿亲手推出去又是另一回事,只是李嬷嬷也清楚,如果庆阳在这事儿中被绊倒了,那她也不会有好果子吃,只有女儿先出去,之后才能想办法救她。
  
  于是,李嬷嬷立刻又爬了起来,重新跪在庆阳脚下,头朝着雍嘉毅说道:“此事儿都是老奴所为,老奴看不下去梓小姐多次冲撞公主的命格,才叫猪油蒙了心了,其中断断与公主殿下无关,还请皇上明鉴!”
  
  雍嘉毅看着李嬷嬷这副模样,真是恨不得直接叫人拖下去凌迟才好,但他却暂且忍下了,毕竟,这位可是庆阳‘公主’的亲娘呢。
  
  庆阳见着李嬷嬷一力应下了罪名,这才带着些得意与傲慢的看向雍嘉毅,下巴一昂:“如何,呵!堂堂皇帝,却分毫不查,也不知做下多少冤孽事,更是冤枉了多少好人。”
  
  雍嘉毅却没有理会庆阳的话,目光一直盯在不断磕头的李嬷嬷身上,忽而,他扬起了一抹诡异又血腥的笑容:“冲撞公主命格?朕瞧着也是,胆敢偷换皇家血脉还敢取而代之,这可不是赤裸裸的冲撞吗。”
  
  李嬷嬷与庆阳的身体同时一僵,两人更是不敢置信的看着雍嘉毅——他刚刚说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