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花式撩男神手册第777章 千金女画家,快穿:花式撩男神手册第777章 1000金女画家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又是一个新的世界,秦婉莎一睁眼,发现自己正坐在一个凳子上,面前对着的,是一个空白的画板。
  
      眼见着她举着手中的画笔却始终不动,旁边的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孩就这么凑了过来,在她耳边轻声询问:“浅浅?你怎么光看着画板不画呀?”
  
      秦婉莎扭过头,看着这个女孩,因为并不清楚这个世界的资料,因此,她只是朝着对方笑了笑:“我在构思。”
  
      “啊。”女孩朝着秦婉莎露出甜蜜的一个笑容,带着些娇嗔:“那你可要快点哟,老师很快就要来了呢!”
  
      秦婉莎点点头,算是表示出了对女孩的感谢,随后扯了个去卫生间的借口,就短暂的离开了这个画室。
  
      等随意找了个安静的角落,秦婉莎点开了手中智脑,查看了一番这个世界的资料。
  
      秦婉莎这具身体的原主名叫岑浅浅,是一个喜爱绘画的富家女孩,然而,由于家里希望岑浅浅与一个能给他们家族带来利益的男人为妻,为了逃避这种金丝鸟一般的生活,岑浅浅便一时冲动跑了出来,追逐自己的画家梦。
  
      却不想,岑浅浅就遇见了一个和她拥有同样梦想的女孩,这个女孩自然就是这个世界的命运之女了。
  
      命运之女名叫诗从露,自称是一个热爱学习作画的女孩,事实上,她却是一个重生女。
  
      诗从露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只是睡了一觉就莫名重生了,但是她心里却是非常兴奋的。
  
      诗从露也是真心喜欢作画的,但她上一世的时候,家境困难,只能靠着自己摸索才摸到了绘画的边门,之后无意中,诗从露被一个工作室挖掘,同意帮助诗从露学习绘画,但是要求确实,诗从露之后十年内都要为这家工作室绘画,而且不能署自己的名字。
  
      诗从露的确非常有天赋,几年之后,诗从露的作品就已经成为了那家工作室下面的画展方最青睐的作品。
  
      然而,诗从露心里却是有着一些遗憾的。
  
      等到莫名重生在还没有学习绘画的时候,诗从露心里一阵的激动,她决议这一世要走一条不同的道路。
  
      可是,这个时候她的家境想要买齐一套绘画用品,甚至于去上艺术学院都是不可能的。
  
      但是诗从露却给自己定了一个梦想,要成为她最喜欢的艺术家的学生。
  
      在想起上一世,那位老艺术家曾经在某个绘画培训班挑选过一名学生进入他所在的艺术学院之后,诗从露就动了心思,可是,要离开她那个贫穷的家所在的地方,她需要钱。
  
      诗从露又想到了那个工作室,她悄悄写了一封信,并且配了一副自己的画作送去了工作室,很快的,她就得到了回复,说是愿意以高价购买她的画作,并且希望能建立长期的合作关系。
  
      诗从露很得意,但是这一次,她很聪明的提了要求,从上一世一幅画一千块的底薪制,诗从露要求从画展中抽成。
  
      画展方同意了,但也和诗从露签约,表明不可以将此事透露给任何人知晓,因为这幅画会以另外一个大师的名义展出。
  
      就这样,诗从露得到了第一笔钱,也成功离开家,到了繁华的城市报名了那个她所知道的培训班。
  
      也就是在这时,她遇见了岑浅浅,对于这位岑浅浅,诗从露也是有印象的,因为她就是那位被选中进入艺术学院的学生。
  
      为了争夺那唯一的一个名额,诗从露刻意的接近了岑浅浅,并且得到了岑浅浅全部的相信,除了她自己的真实家世之外,岑浅浅什么都告诉了她。
  
      诗从露就利用这一点,开始时不时用各种言论挑的岑浅浅无心作画,偏生还让任何人都看不出来。
  
      甚至于,还在那位艺术家来选徒的前一天,诗从露利用岑浅浅浑浑噩噩时传错的一个消息,将她挤出了原定第二天的‘特殊培训’。
  
      就这样,诗从露展露出‘天赋’被艺术家看中,成为了那唯一的一个幸运儿,而原该成为幸运儿的岑浅浅,却在诗从露离开之后,知道自己错失了这么一个机会,而伤心欲绝,自此再也无法沉下心作画,很快也绝了心思回到了家乖乖和其他人结了婚。
  
      诗从露就此扶摇直上,用自己磨炼了两世的绘画技巧走上神坛,更和学校内的另一位绘画天才成为了情侣,双双在国内外享誉盛名。
  
      看完这些资料,秦婉莎也终于明白刚才那个长相甜美的女孩——也就是诗从露,为什么会对自己那般热情了。
  
      轻笑了一下,秦婉莎伸手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点开了一个号码,置于耳边。
  
      在一个‘嘟’声之后,电话被快速接起。
  
      秦婉莎对着那边焦急的声音语气委屈的说道:“妈妈,我想你了。”
  
      眼见着秦婉莎到现在没有回去,偷偷跑出来找人的诗从露躲在拐角处听到后,怪异的扯起了一抹嘴角,之后又悄悄快速离去。
  
      秦婉莎听着那细小的脚步声,也在唇角扯起一抹略带深意的笑容。
  
      打完那通电话之后,秦婉莎终于回到了那个绘画教室。
  
      这是一个私人的绘画班,由于价格并不夸张,指导老师水平也不错,所以人数不少。
  
      坐在自己的那一个画板之前,诗从露立刻就凑了过来,目光担忧的打量着秦婉莎,随后说道:“浅浅,你怎么哭了呀?是不是又想起你家逼你嫁入的事情了?”
  
      秦婉莎的表情上立时一僵,而诗从露则心中得意的又安抚了秦婉莎几句。
  
      她说这话当然是故意的,这种会因为不满家里安排的婚姻就离家出走的娇小姐心态原本就不好,再加上她刚刚偷听到的那通电话,诗从露就猜到,秦婉莎一定是心里难过想家了,但是她却偏偏在这个时候提醒秦婉莎那个让她离家出走的原因,目的就是让秦婉莎的心情更加混乱一些。
  
      作画的人需要有一个宁静的内心,心里要有画才能将其展现出来。
  
      而心里一片混乱的岑浅浅,拿什么来作画啊?诗从露心里不无得意的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