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花式撩男神手册第931章 纸人丈夫,快穿:花式撩男神手册第931章 纸人丈夫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秦婉莎并没有看过这个纸人之前的模样,自然也不会认为这个纸人有什么不对。
  
      她的目光凶狠的盯着纸人,之后怒喝道:“你是活的还是死的!说话!”
  
      纸人却半天都没有动静,安静的就好似真是一个纸人一般。
  
      秦婉莎的目光并没有从纸人脸上转移,而是定定的瞧了他许久,直看的秦婉莎的眼睛都发涩了,她才眨了眨眼睛,之后开始怀疑,这系统资料上的内容,恐怕全是假的!
  
      不过,这样一来,秦婉莎对于自己的身份,以及现在的情况,却又全都不了解了。
  
      这么想着的时候,秦婉莎又是一抬眸,便对上了纸人那圆溜溜看着她的眼睛。
  
      秦婉莎整整反应了一秒,心跳比脑袋反应的更快——一声猛叫之后,秦婉莎忽的从床上跳了下来,身体也自行的做了一个防备的姿势:“你是谁——!”
  
      纸人发现了自己的暴露,倒也不再装作真正的纸人那样了,他惨白的纸糊面孔上,被人几笔勾勒的眉眼又是笑的一弯,同时那被涂得红艳艳的双唇也高高挑起,看的人很是诡异。
  
      最让秦婉莎心惊的,却是那双弯起的眼睛当中,有一股明确的视线正扫射着她。
  
      说不惧怕那绝对是假的,然而,连秦婉莎自己都很惊讶的是,她其实也并没有害怕到会晕过去,亦或做出其他过激反应的样子。
  
      那纸人忽然动了动身体,秦婉莎咬了咬牙,清楚自己的小胳膊腿,恐怕难敌那纸人诡异又未知的能力。
  
      隐约的,秦婉莎也觉得拿烛火烧了这个纸人不会是个好主意——因为在之前自己看到的那个奇怪的文字里有一幕写的就是这样,苏醒的童素兰用火烧了那纸人,却反而放出了被纸人禁锢住的里面的东西,那东西死前反扑,瞬间便夺去了李家除了李墨缘之外所有人的性命。
  
      秦婉莎的目光一下子就又朝一旁的大门看去,这屋子的门是从外面锁起的,很显然,外面的人不想叫里面的人随意出去,可是如今,这屋子锁住了她,却未必能所得住这活了的纸人!
  
      趁着那纸人还在尝试性活动四肢的时候,秦婉莎就猛然朝着大门扑了过去,之后疯狂的敲起了门:“开门!快开门放我出去!纸人活了!纸人活了!”
  
      可惜的是,秦婉莎的这话,听在外面的人耳中,却全都成了‘疯言疯语’,守着门的人还嘲笑着她道:“纸人怎么可能会活,便是活了,那也是你夫君,老实伺候好——啊!”
  
      那守门的人并没有把话说完,因为一只纸糊的手就好似穿透一个豆腐块一般的,猛然从木门内伸出,直直的穿透了他的喉咙。
  
      秦婉莎的瞳孔猛然锁紧,敲打木门的手还保持着那个姿势,不住的发着颤抖。
  
      纸人毫无温度,甚至无甚力道的身体,就这么紧紧的靠在她的后背上,而那穿透大门的手臂,则正好就在秦婉莎的脸颊边。
  
      “不要生气,我去让他们都相信你。”纸人的声音好似两张白纸摩擦一般,沙沙的从秦婉莎的身后传入她的耳中。
  
      但比起这些,更让秦婉莎毛骨悚然的,却是纸人好似爱抚一般的轻轻摸在她后颈处的纸手。
  
      看着眼前撒上红色血迹的木门,秦婉莎动也不敢动,纸人的手却在这时猛然下滑,轻轻握了握秦婉莎背身握有一个锋利木簪的手。
  
      ——被发现了!
  
      秦婉莎吞咽了一下口沫,可是出乎她的意料的是,纸人在察觉到她的意图反攻之后,并没有做出任何伤害她的事情,反而退开了身,抽回被血色染红的手,之后猛然一推,打开了拦在秦婉莎眼前的大门。
  
      随后,伴随着外面人惊慌的四处逃窜时发出的尖叫声,秦婉莎眼睁睁看着纸人从她身后走出,并且一个一个的,捉住那些看押着秦婉莎的人,之后不知对其做了什么,那些人都和最开始的那人一样,没死,却呆傻了一般的软软落在原地。
  
      眼前的这一幕太过可怖与惊人,秦婉莎却如何都晕不过去,只能清晰无比的看着那纸人在每接触过一人之后,就越发灵活的身形,以及逐渐变得和活人极度相似的身体。
  
      直到整个院子的人都‘安静’了下来,而那纸人转过除了五官外,已经同正常人无甚差别的面孔,看着秦婉莎。
  
      一阵白雾从纸人口中喷出,秦婉莎一瞬间就又好似吸入迷烟一般,整个人意识一散,直直的朝着身后倒去。
  
      然而,预期的痛楚却并没有到来,本该远在院门处的纸人,瞬间出现在了秦婉莎的身后,将她稳稳的捞在怀里。
  
      秦婉莎最后听到的一句,就是已经逐渐脱离了纸张摩擦声,有了成年男子特有的低沉嗓音的声音说道:“睡吧,睡醒了,就好了。”
  
      听着这带着暗示性的话语,秦婉莎也当真被催眠了一般,彻底陷入了黑沉的睡眠当中。
  
      而这一觉,秦婉莎睡得十分香甜,一夜无梦,等到了第二日的早晨,她才再次醒来。
  
      睁眼之后,看着床顶的鸳鸯戏水图,秦婉莎一瞬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如今的情况。
  
      等到门边发出‘吱呀’的推门时,昨日的一切,就好似山洪倒灌一般,猛地涌入了秦婉莎的脑中。
  
      “啊——!”秦婉莎一下子惊惧的坐起,同时整个人害怕的朝着门口看去。
  
      结果,门口推门而入的,不过是一个低眉顺眼的捧着洗漱用具的丫头。
  
      而秦婉莎的身体却一瞬间僵硬了起来,因为她的后背,竟然贴上了一个带着些温热的身体。
  
      那身体的主人还伸出了手,轻轻握住了秦婉莎的双肩,之后操着初初睡醒时的沙哑嗓音问道:“怎么,做恶梦了?”
  
      秦婉莎强抑恐惧的扭过头,看到的,却并不是睡前那笔墨画出的纸人五官,而是一个俊美无涛的男人。
  
      但是,秦婉莎的心里却并没有任何的松懈——纸人活了,也就是说,昨日她看到的那些东西,写的都是真的,这么说,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替身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