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花式撩男神手册第989章 逆袭王妃,快穿:花式撩男神手册第989章 逆袭王妃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除却皇太子之外,这些国家的公主,在拓跋皇帝看来,只能入了自己的后宫,如若是胡乱的分配给其他的儿子们,只会扰乱如今安定的拓跋国的形势。
  
  因此,在拓跋皇帝心中,拓跋行参此举,与其说是想娶一个自己心仪的女子,不如说是其野心的绽放,想在皇位这一块大糕点上,分一杯羹了。
  
  拓跋皇帝看似笑看拓跋行参的眼底里,写满了警惕与不愉——妄图分裂拓跋国之人,即便是他的儿子,也不行!
  
  “哈哈哈哈!好好好,既然三儿喜欢,太子又为难,父皇便替你做个主,成全了你这番心愿。”拓跋皇帝笑着说道,直接就点名赐了婚。
  
  下座的左丘沁心指甲都已经掐入了肉中,在其他公主们或看戏或羡慕的眼神中,站起身朝着拓跋皇帝行礼谢了恩。
  
  拓跋行参也大喜过望的对着拓跋皇帝谢了恩,之后转头看下面左丘沁心的身影,心中一阵激荡。
  
  至于萧其琛与秦婉莎?拓跋行参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去感谢这两个人,因为自己的这个姻缘,是自己求来的!
  
  秦婉莎一直默默地看着事态发展,在看到拓跋皇帝与拓跋行参、左丘沁心各自的表情神态之后,她也微微的低下了头,暗自笑拓跋行参把事情想的太过简单了。
  
  且不说萧其琛在这个当头把这事儿提出来本就不安好心,恐怕就是左丘沁心自己,都不会让拓跋行参称了心的吧。
  
  一个宴会便在众人各自心怀想法之中散去,当拓跋皇帝说累了,率先走人之后,萧其琛也很快带着秦婉莎从殿后离开了。
  
  留下那些想找机会跟萧其琛说说话,最起码在萧其琛面前露露脸的公主们,与其他心思各异的使臣们,看着那离开的拓跋国最有权势的两个男人,各自暗恨着。
  
  拓跋行参倒是又高兴了起来,立刻就想学着萧其琛的样子,去吧左丘沁心带到自己的位置上来。
  
  结果,他还未动呢,左丘沁心倒是先告退了。
  
  拓跋行参只当左丘沁心是害羞了,想着明日再去见一见他未来的王妃也不迟,却没想到,左丘沁心当夜竟然想了办法,去面见了拓跋皇帝。
  
  左丘沁心是带着一股必死的决心前来的,她看着眼前一脸霸气的拓跋皇帝,直接开口说道:“陛下!我左丘国想与拓跋国做一个交易!”
  
  拓跋皇帝也是没有想到,面前这么一个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小女子,竟然有胆子拦他的龙辇。
  
  “哦?你是代表左丘国来的?”拓跋皇帝的语气当中有着一丝深意。
  
  左丘沁心听出来了,但是这个时候,她却退无可退!
  
  “是的,我左丘国有一秘宝,可以让根骨不佳的人在一时间内修为大涨,无论是用作迎接劫雷,亦或是给普通士兵使用,都对拓跋国有所帮助!”左丘沁心放下诱饵。
  
  拓跋皇帝的目光一动,之后问道:“这就是左丘国能大败桑兰国的原因?”
  
  左丘沁心得意的一笑,显然对于拓跋皇帝说的那一场战争非常的骄傲。
  
  “那你们左丘国想要什么呢?”半晌后,思索了一会的拓跋皇帝问道。
  
  左丘沁心心中立刻一喜,之后还要强自命令自己不要把这份情绪暴露出来:“我要未来皇后的位置,我要当皇太子的太子妃!”
  
  拓跋皇帝的双眼立刻一眯,之后目光不住的开始打量起左丘沁心。
  
  左丘沁心扛着这一股视线,昂着脖子对着拓跋皇帝,口中还在说:“这只是为了寻求一个保障,如若我成了皇太子妃,我们两国就正式成了姻亲之国,这对我们两国来说,都有好处,而且,相比起阿布丽昆那个废物来说,很显然,我才能带给皇太子更强有力的助力,阿布国没了阿布丽昆,已经完了,相信陛下一定会替太子做出最正确的决定的,不是吗?”
  
  当左丘沁心说完这些的时候,就见到皇帝忽然笑了,左丘沁心心里一松。
  
  拓跋皇帝却说:“这件事情,我会考虑,今天天色已晚,还请左丘公主先回去休息吧。”
  
  左丘沁心明白,有些事情,太过急躁不是好事,而且,拓跋皇帝的模样,分明就是已经动心了,左丘沁心也不想把自己的姿态放的太低,过犹不及的道理,她还是明白的。
  
  “那沁心便先回去等陛下您的好消息了。”左丘沁心说着,笑的一脸甜美与自信的离去了。
  
  等到左丘沁心的身影消失,拓跋皇帝才对着身后的某个隔间说道:“你都听到了?”
  
  萧其琛从隔间内走出,面容平静,眼神嘲讽:“父皇。”
  
  “你怎么看?”
  
  说来其实也是巧了,拓跋皇帝本来是想找萧其琛问一问关于拓跋行参的处理办法的,却没想到,又遇见了左丘沁心这么一出,不过这也是好事儿,拓跋皇帝觉得这种事情本来就与萧其琛有关,让他自己做做决定,也好让他看一看他儿子的手段。
  
  “与三皇弟到果真相陪。”萧其琛笑容讥嘲至极。
  
  “哦?”拓跋皇帝转身看向自己的长子:“左丘国那一战的确出众,本来朕还一直好奇,那左丘分明就有灭国之势,为何又能起死回生,现如今她这一说,我倒是明白了,的确是个宝贝。”
  
  萧其琛却丝毫不被诱惑:“虽说乍一听的确很是不俗,与我国国宝也有所相似,但上天可从未有免费的午餐,如若当真那般厉害,为何左丘国国情还会如现今的模样?更何况,之前阿布国与左丘国的助力如何,我等都能看见,但如今,却因丽昆受伤,他们便转脸出卖,这种品行,不适合我拓跋国国情,说句不好听的,若我国有难之时,他们也来一出出卖,呵,不怕贼偷,可就怕贼惦记!”
  
  拓跋皇帝看着自家儿子能看的这般明白,心中很是欣慰,不过,却依旧难为道:“但即便如此,把她许给你三弟,也并不是个妥当之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