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花式撩男神手册第1098章 歌手的复仇,快穿:花式撩男神手册第1098章 歌手的复仇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秦婉莎没说话,曹制作人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表表‘决心’。
  
      正当气氛在秦婉莎的刻意下低沉下来之时,却听穆锐又轻声咳了一下。
  
      秦婉莎回头,又看了穆锐一眼,却见穆锐对着秦婉莎比了个手势。
  
      另一边,不知什么时候来的大堂经理也正眼观鼻鼻观心的老实站在一边,很显然,他是来报信的。
  
      曹制作人也察觉到了秦婉莎神态上的变化,他心念刚刚一动,却见穆锐手上的‘东西’又一次对准了他。
  
      而曹制作人心中的小九九,瞬间又一次破灭,同时又僵着身子,再不能更老实的站在那里。
  
      秦婉莎给了曹制作人一个孺子可教的眼神,曹制作人立时露齿回以一笑,秦婉莎却反而做了一个手势,让他‘坐下’。
  
      曹制作人不敢和枪子儿比谁快,只能老老实实坐了下来,而其实,他们身边的那些高大绿植,是能完完全全将他们挡住的,就比如,即便穆锐等人站在那里,外面的人也瞧不见他们。
  
      秦婉莎其实就正坐在绿植旁边,轻轻伸手拨开一些空隙,秦婉莎就从那缝隙中,看到了一身利落女强人打扮的潘小姐跟着服务员走进来的模样。
  
      曹制作人也有些想看看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却不敢乱动。
  
      还是秦婉莎给了对方一个可以看的眼神,曹制作人才学着秦婉莎的样子,悄悄透过绿植看了过去。
  
      潘小姐在大堂内扫了一眼,之后问着前面给她带路的女服务生:“不好意思,这边有没有一些安静、私密度又高的位置?我不想让人察觉我在这。”
  
      早已经接收到领导要求的服务员立刻回应:“有,我带您过去。”似乎对于潘小姐的这个要求,丝毫并不感到意外。
  
      潘小姐也没觉得有什么,这种档次的酒店,大多都会有位这种有特殊需要的客人专门安排的位置。
  
      而跟着服务员到了那张靠着墙壁的小桌子时,潘小姐四处看了看,很满意的从包里给服务员递去了小费,同时要了一杯饮料。
  
      潘小姐的这个位置很讨巧,一是侧对着大门,只要大门处有任何人进来的动静,她都能第一眼看到,同时,她的这个位置,也刚好能一览整个大堂,只要那位给她发信息的‘小姐’来了,无论对方坐在哪儿,她都能先一步观察一下对方。
  
      而实际上,潘小姐也没有就等,就在她的饮料刚上来,同时时钟也走到了两点十分的时候,酒店门口又一次传来了动静,但出乎潘小姐预料的,先进来的人,竟然是柏文泽。
  
      柏文泽一进酒店,就立刻问了一下服务员:“我是和人有约的,请问有一位单独而来的小姐先来吗?”
  
      服务员摇了摇头:“并没有,先生。”
  
      服务员并不算说谎,潘小姐刚才进来的时候,并没有说自己还有约朋友,自然也不算柏文泽口中说的,那位率先单独而来的小姐了。
  
      正巧的是,柏文泽这话刚问完,门口就又传来了高跟鞋踢踏的声音。
  
      一身亮丽裙装的季培妮气势十足的出现在了门口,之后一眼看到了柏文泽:“文泽。”季培妮对着柏文泽露出了一抹大大的笑脸。
  
      坐在酒店内的另外两组人,此时看着季培妮和柏文泽的眼神,都有些微的微妙。
  
      潘小姐眯了眯眼,想到了什么,唇角勾出一抹轻蔑的笑意。
  
      秦婉莎倒是笑容不变,可曹制作人却仿若见鬼一般,看了眼外面的季培妮和柏文泽,又扭头小心翼翼的看了看秦婉莎,心里对于今天先后来到酒店的这些人,更是有了一些不太美妙的猜测,如果他的猜测真的是对的……那么眼前这个贺一妃就太过可怖了!
  
      柏文泽已经有些天没看到季培妮这副笑靥如花的模样了,他的心头紧跟着一跳,几乎控制不住的就想伸手去拥季培妮入怀,然而,他却硬生生忍住了,因为柏文泽很清楚,他今天来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
  
      “培妮……”柏文泽的呼唤非常干涩。
  
      季培妮察觉到了柏文泽态度上的压抑,她脸上的笑容不变,眼神中却闪过一抹受伤,然而,在看到服务员手中抱着的托盘的时候,她却立刻意识到约她的那位应该已经到了,她不愿意在对方面前露怯,因此,季培妮主动的走上前,挽住柏文泽的胳膊,之后向着服务员说道:“麻烦给我们找个位置吧。”
  
      说着,季培妮又扭头看了柏文泽一眼:“有什么坐下来说?”
  
      “嗯。”柏文泽终究还是没有放下自己的手臂,他的目光几乎贪婪的看着季培妮,恨不能时间再慢一点,再慢一点,让他留在和季培妮相爱的时间里,再长一点。
  
      季培妮跟着服务员进了大堂,却并没有刻意提出要坐在隐蔽处的意思,相反的,她对着服务员说道:“反正今天也没什么人,大堂宽敞,能不能就直接让我们坐在那个桌子上?”
  
      季培妮所指的,正是整个酒店大堂最中间的一个桌子。
  
      服务员二话没有的直接点了头,并且把季培妮和柏文泽引了过去。
  
      “这家店好久不来了,我好饿,你想吃点什么吗?还是我看着来点?”季培妮一改之前吵架时对柏文泽的冷漠与刻薄,现在的她,温柔活泼的让柏文泽感到不舍。
  
      “你看着办吧。”柏文泽的目光深深的停留在季培妮的脸上,如此说着。
  
      季培妮挂着笑,嗔了柏文泽一眼:“你就是仗着我会点你爱吃的,哼!”
  
      柏文泽笑不出来,听着季培妮的话,心里的苦涩更是瞬间涌上眼眶,几乎下一秒,他就能哭出来。
  
      然而不能,柏文泽深刻的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于是乎,他低下头,装作同样看菜单的样子掩饰自己。
  
      也是他这一个低头,才没有看到,季培妮握着菜单的手,是那么的用力。
  
      潘小姐喝着自己面前的饮料,同样透过植物看着柏文泽和季培妮相处的样子,她心内对季培妮的嘲讽更是深刻——约了她出来,就是为了让她看到这个?这么点手段,潘小姐觉得自己还真的是太看得起季培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