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花式撩男神手册第1279章 寡妇皇后,快穿:花式撩男神手册第1279章 寡妇皇后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内容开始-->    随着秦婉莎的话落,原本站在秦婉莎身后的那两名提箱护卫,默契的朝着秦婉莎身前走了过来。
  
      一口陈实的大箱子就这么发出嘭的一声,随后落在了地上。
  
      正靠在二儿媳妇身上的容老夫人,目光死死的盯着那口箱子,心里忽然就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这个预感太过强烈,让容老夫人不自经的就强撑一口气坐直了身体,之后对着那两名缓缓打开箱子的人大吼了一声:“住手!”
  
      可惜,容老夫人此举丝毫都没有动摇那两人稳稳的手臂,所有族老们也都因为容老夫人这过激的反应而一同把目光投向了箱子的方向。
  
      然而,令所有人意外的是,那口被打开的箱子里,根本没有什么他们以为的田产、地铺的房契,以及各类金银财宝,而是叠的一层一层的账本?
  
      这一下,所有族老们都有些不明所以了,目光你看我我看你的犹疑着。
  
      反倒是容老夫人,在看清这些账册之后,她整个人几乎都要无法呼吸了,不停发出短促的吸气声,似乎很是害怕的模样。
  
      二夫人的面色也有一瞬间的不安与怔愣,可是很快的,她却将自己的表情调整了过来,更是不停的用手轻拍着容老夫人的背脊,替她顺着气。
  
      看到了这二人的反应,秦婉莎勾起唇角,正要说什么,却听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串急匆匆的脚步声,并伴随着一个男声的高喊:“老夫人!外面来了宣旨的贵人大小姐?!”
  
      急匆匆跑过来的人,正是这容伯府内的管家,亦是容老夫人那一脉的坚实拥护者之一。
  
      一见到秦婉莎,管家原本欣喜若狂的表情瞬间僵在了脸上,但是一想到这些日子秦婉莎的手段,他还是不得不低头也冲秦婉莎回禀了一声:“大小姐,如今宣旨太监就在外面呢,您看……咱们还是快些带老夫人前去接旨吧!”
  
      虽然说不明白为何忽然有圣旨传到自己府上,但是对于容老夫人而言,此刻任何能够缓一缓眼前情况的事情,都是好事儿!
  
      然而,三夫人的眼睛却是在转了一圈之后很快就亮了,她立马拉了一把自己的丈夫,同时又对着容老夫人轻声说道:“老夫人,您说,会不会是蕙兰找了瑾辰贝勒,替咱们府上求了什么旨意?!”
  
      三夫人的话其实并没有什么前后的逻辑关系,可是若不是这样,为何从未关注过容伯府的皇帝,会突然对着容伯府赐下圣旨呢?
  
      瞧着管家的那副模样,不像是问罪的旨意呀?
  
      二夫人的眼神中闪过一抹思索,容老夫人却是瞬间就在心里把这个事儿定了性是了,一定是她的乖孙女,知道老祖宗有难,特意来帮她了!
  
      只要这么一想,容老夫人就觉得心下有底,关于那箱子里的账册的事情,她也好似么有那么多关注了。
  
      牢牢的抓着二夫人的手臂,容老夫人面上带着欣喜又矜持的笑容,说道:“老二家的,走,扶我一同去接旨去!”
  
      这么说罢,容老夫人就被身边一双儿子与儿媳扶着,站起了身。
  
      正堂内其他的族老们,则同步的又把目光落在了容老夫人的身上,眼见着容老夫人那满面欣喜又笃定十足的表情,一个个的心思也都开始百转起来。
  
      在场所有人都清楚,容慧兰嫁去了瑾辰贝勒府,难不成,这道圣旨真的是为着容老夫人与二房、三房而来?
  
      许多本就与容老夫人关系好的族老已经站起身开始恭喜一步步朝着外面走去的容老夫人了,而容老夫人更是在路过秦婉莎身边的时候,给了秦婉莎一个轻蔑中又带有得意的笑容,宛若已经看见秦婉莎失了势,被她死死踩压住一般。
  
      “欣兰啊,走吧,同奶奶一道去接旨去,至于你这箱子账册,就先交给管家看着吧。”容老夫人说着这话,满眼都是笃定秦婉莎一定会乖乖把账册交给她的神情。
  
      说这话的时候,容老夫人更是给了管家一个眼色。
  
      管家立刻上前,就要触上那口大箱子,然而,秦婉莎身边的护卫们却不是吃素的。
  
      手中长棍瞬间就抵在了管家面前,秦婉莎更是在这个时候开了口:“不劳继奶奶费心,您这一接手,我怕是就拿不回真账册了。”
  
      管家与容老夫人都因为秦婉莎的这番话而变了面色,管家的眼神更是闪烁个不停的看着容老夫人。
  
      容老夫人被气了个半死,但是却丝毫不愿在这种即将接旨的时候,当着一众族老的面再跟秦婉莎多生口舌是非。
  
      一想到之后秦婉莎会跪在她面前哭求的样子,容老夫人的底气与气势又回归了全身,她冷笑了一声:“好,这话可是你说的!你日后可别后悔!”
  
      放了这句自认为极厉害的狠话,容老夫人二话不说,冷着脸就继续扶着二夫人的手朝前走去。
  
      至于二房与三房的人,则根本没有多看秦婉莎一眼,就像是秦婉莎也从头至尾没有将视线落在他们身上一样。
  
      其余的族老们也急忙跟上,唯有族长一人,是走在最后面一个的。
  
      他心里其实对于这道圣旨的内容还是抱持着怀疑的,也是因此,他打算卖秦婉莎一个好。
  
      走到了秦婉莎的身边时,族长垂首轻声对秦婉莎说了一句:“我清楚你心中有气,但是她到底是你名义上的奶奶,你这般同她作对,的确有些不妥,殊不知家和万事兴,更何况,如今容慧兰还嫁给了贝勒爷成了贝勒福晋,即便与你家都是爵位,那边也是皇亲,要贵上一头,更不论说,你父亲又是个什么?你自己本身还没有任何的爵位,你若再这般生事,人家想要整治你,也不过动动嘴皮子的事儿,不若一会儿找个机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都过去了吧。”
  
      族长觉得自己说这话绝对是站在最为公道的角度上说的,毕竟辈分上,秦婉莎的确比容老夫人小,即便是为了自己一家人的名声,她也该听自己劝说才对。<!--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