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植国度之地球第149章 游戏规则制定者,绿植国度之地球第149章 游戏规则制定者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绿植国度之地球 > 第149章 游戏规则制定者

  项圈男正在得意的笑,没有想到这么快杯具了,手忙脚乱拔下了自己的大头皮鞋,向着钟树奉献了过去。
  可是,他的心里满满的委屈,人家穿的是白皮鞋,你的明显是黑色好吗?你这样两种颜色穿鞋子真的好吗?要不要这么装逼?
  周围的人,默默观察着两人的行为,眼睁睁见到钟树穿上了项圈男的白色皮鞋,见到那左黑右白的装扮,始终还是有人的笑点被引爆。
  钟树穿好右鞋后,正在感受是不是合脚,右脚也在地面试着步伐。见到周围的笑后,跟随着大家的视线,低头也看向了自己的脚下,面上也露出古怪。
  你妹啊!没事穿个白皮鞋干什么?
  你穿个黑皮鞋多好?害得哥都被大家嘲笑,回头收拾你娃子。
  钟树抬起了头,打量了对面有个笑得正欢的人,看了看对方的皮鞋,伸手向着对方勾了勾手指。
  欢笑男见到手势,笑容也戛然而止,面上满满都是尴尬之意。这是什么事啊!感情这个猛男哥也看上了我的皮鞋么?
  他双眼转了转,脸上也露出了明了之意,主动脱去了自己的皮鞋,满脸笑容送到了钟树面前,巴结与献媚的神色,占据了整张脸。
  “老大,这是鳄鱼皮,透气防臭......”
  “老大,我这个羊皮的,透气又柔软......”
  “老大,我这是进口的,绝对好品质......”
  “......”
  纳尼?广告词?这是不是有点过了,我只是临时征用好吗?你们这么废力表现真的好吗?
  听到对方的话,钟树整个人开始不好了。奉献皮鞋好像有瘟疫般,瞬间感染了整个现场的人,人们纷纷送上了自己的皮鞋。
  仅仅几个呼吸时间,钟树的双脚周边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鞋子,红色的,绿色的,黄色的,黑色的,五花八门,五彩十色堆了满地?
  “你妹的,这是谁的皮鞋?这不是存心给我添堵吗?”钟树看了看面前的鞋子,额头也涌上了黑线,女装高跟鞋?要不要这么人才啊?
  一个红头发的女子走了出来,红红的头发,好像耸立在头上,如同个环卫阿姨的大扫帚般,面部的装容也跟个熊猫,边走还把自己的衣衫向下拉开。
  她听到钟树的呼唤,整个人都不淡定,呼吸也急促起来。鬼才知道她在急动什么,也许就是地下皇的崇拜吧!反正按正常人的思维无法理解就对了。
  红扫帚女孩,疾步冲到了钟树身边,双手捧着自己的下巴,跟个花痴般。“猛男哥哥,是我家的小鞋鞋,如果你穿上它,根本比夜场的小哥哥强。”
  小哥哥?什么鬼?
  皮肉客,鸭纸兄弟?专治空虚与寂寞?
  我去!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这些人的思想太邪恶了,哥是很纯洁的好吗?
  感觉到胸前传来的惊人弹力,钟树整个人都不好了,好像被猫踩了尾巴,纵身跳到了边上,用着害怕的眼神打量着扫帚女。
  扫帚女很疑惑,自己都这么主动了,为什么对方没有反应呢?难不成这猛男小哥哥是个银枪蜡头不成?双眼也透出了古怪之意。
  感觉到对方幽怨又有可惜的眼神,钟树很受伤,这尼马是什么眼神,哥很强大的好不好?之前不是说我是钢枪铁炮么?你这是几个意思?
  “奶奶的,这些都是谁的鞋,一分钟之内给我全部拿走。”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看了看发号施令的钟树,快速冲上前,寻找着自己的鞋子,场面也瞬间变得混乱不堪,各种怨骂声响彻了周遭。
  随着人涌上增多,刚开始的人还在找自己的鞋。到了后来也不找了,见到有什么鞋就穿什么鞋子,有合脚的,也有不合脚的,画面感非常古怪。
  一分钟过去,钟树的脚边没有了鞋,可围观的人群则爆发出了哄堂大笑。人们都在数落与笑话身边的人,大脚配小鞋,小脚配大鞋,比比皆是。
  “谁是谭耀宗?给我站出来,听说你很叼是不是?”
  钟树的脸上也抽了抽,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强忍着心里的大笑。扫视了众人,才想来此行的目的,高声向着四周喊道,也该开始收拾刺头了。
  人群中,有个白皙的高个子,身材不算魁梧,相反还有点消瘦,长相还算得上清秀。只是,在对方那双眸子中,充满着高傲与桀骜不驯。
  “我就是谭耀宗,给你个机会诚服我,哼!”
  “诚服?你很能打吗?要不要比划比划?”
  “比划?我不跟孔力武夫比划,用武力征服,我不服气。”
  “哦!有点意思,你要怎样才服气?说说你的方法,哥让你心服口服。”
  “赛车,你赢了我,我什么都听你的。赢不了我,你就做我的小弟如何?”
  “好啊!不过,赛车的规则要我来制定。小宗子,你敢接招吗?可不要认怂呀!”
  “好!我接下了,说出你的规则,我100%按你的要求来做,缩头乌龟的事,我谭耀宗还做不出来。哼!”
  刺头么?哥收拾的刺头还少吗?
  小宗子啊!如果你知道哥的光荣事迹,你会不会哭鼻子呢?
  赛车?赛车好啊!正符合我意,主要我是规则制定者,看哥如何收拾你,让你彻底心服口服。
  谭耀宗见到钟树答应,转身向着自己的豪华跑车走去,人群也随着他走过去,纷纷向着两边散开,为其留出了通行道路。
  钟树看了看对方的背影,用手摩挲着下巴,脸上露出了坏坏的笑。这个形象正好被远处的李强见到,后者头皮都不自觉发麻,有人要倒霉了。
  李强太了解了,每每老板这个表情,就是在心里谋划着整蛊人的事。他可以100%肯定,谭耀宗输定了,而且可能输得裤头都不会有得穿那种。
  见到老板向自己挥手,李强屁颠跑了过去,混身还有水滴落下。湿漉漉在地上划出了许多的小水滴,并且快速将耳朵凑了过去,认真聆听。
  李强边听边奸笑,这个老板真是坑死人不偿命,这个谭耀宗这下惨了。想到自己刚刚的惨样,这个夜晚真的不孤独,有人要与我同命相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