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植国度之地球第207章 近乎妖的绿萝,绿植国度之地球第207章 近乎妖的绿萝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绿植国度之地球 > 第207章 近乎妖的绿萝
    房间里静悄悄。
  
      周清平神情呆木。
  
      自从埋下绿萝种子,双眼发直盯着。
  
      他希望见到奇迹,种子没有用加速药剂浸泡,哪儿来的奇迹之事。
  
      执着的周清平,又哪里管这些,之前见证过奇迹,对于钟树的能力,更是打心底期待。
  
      钟树走进了房间,看了看周清平,对与这个执着的家伙,心里也甚是无奈,有你对工作这么痴的吗?
  
      你是有家室的人,不是孤家寡人好吗?要不要这么固执,家庭后院起火,工作也别想干得好,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个海龟难道看不出来么?
  
      “周经理,你去门口接下人。”
  
      钟树摇了摇头,向着周清平继续说道:“孟少与雷少很快过来,可不能被拒之门外。”
  
      “钟总,你放心吧!那哥们跟门卫熟悉,到咱们这里跟后花园似的。”周清平回神,无所谓的说道。
  
      钟树郁闷,这家伙怎么这么没有眼力呢?我这是支开你好吗?“规矩不能破,你快去门口接待下。”
  
      “这...好吧!我这就过去,你参观可以,可不能动这里的东西。”周清平警惕打量,看向钟树跟防贼似的。
  
      钟树翻了翻白眼,整个实验室都是自己的,我有那么蠢吗?“行了,不要啰嗦!立即下楼,我还能祸害自己产业?”
  
      周清平点了点头。
  
      对于钟树的回答,苦着脸笑了笑。
  
      他感觉真是关心则乱,只要脑子没有进水,谁会祸害自己产业?
  
      待周清平离开后,钟树也打量着实验室,房间的前端两角,均发现了高清探头,这个科学狂人,也不是玩固不化嘛!
  
      钟树走到了培育盆,又转了身,让自己身体背着探头。他神秘笑了笑,右手往怀里掏去,拿回右手时,手里已经多出了份20倍加速药剂。
  
      他没有耽搁,直接拧开了瓶塞,直接将药剂倒入了少许进培育盆。培育盆立即有了反应,绿萝的幼苗冒出了土壤,碧绿的叶子,生机非常旺盛。
  
      很快,绿萝开始疯狂,肉眼可见般疯长,看得钟树是止不住砸舌。这也太强了吧!要不要这么夸张,我只是倒入了1毫克好吗?全倒了会怎样呢?
  
      想了想黑科技水瓶树的种子,钟树的眼珠子开始转动。扫视了四周,发现在不远处有个玻璃容器。拿过容器后,直接将药剂倒入到了容器之中。
  
      为了不引起周清平的吃惊,他又从商城存储空间中,拿出了10枚水瓶树种子,并果断扔进了容器里。种子放入后,刚好被20倍加速药剂所浸泡。
  
      “水瓶树会如何呢?”
  
      钟树想了想,无数的想法在心中闪过。“能够作为任务奖励,应该不会大跌眼镜吧!”
  
      正在他愣神之际,旁边的绿萝已经疯长得不要不要,刚才还是冒出了嫩芽,几个转眼之后,蔓藤都长了近80厘米。
  
      要不要这么夸张?也不知道周清平见到这个样的绿萝会不会被吓死呢?这好像是妖怪的植物,20倍的药剂真是强大的作弊器啊!
  
      “树哥,你在什么地方?”
  
      走廊上,孟浪的高呼声传了过来。“终于见到你了,你再不回来,我都快揭不开锅啦!”
  
      “浪子,你这也太夸张了吧!地产的盘子是不是铺得太大了?”钟树看了看孟浪,不急不慢的问道。
  
      雷武走上前,伸手与钟树相握,看了看孟浪,用着打趣语言说道:“树哥,你是不知道,浪子这家伙彻底完蛋了。”
  
      “噫!这是个什么消息?似乎我的消息有点滞后,雷少好好说道说道呗!”钟树挤眉弄眼,看得雷武心花怒放,终于有机会数落。
  
      雷武也是个损友,根本不理会孟浪的郁闷,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树哥,他现在是典型的妻管炎,流动资金都被那位给冻结了。”
  
      “嗯?这么悲?浪子,你这个花丛老手也有今天?你这是阴沟翻船了呀!”钟树坏坏的笑了笑,看着吃瘪的孟浪,心里也甚是同情。
  
      钟树有点纳闷。
  
      这个女人不简单啊!
  
      这还没有结婚就如此,这以后估计得翻天。
  
      浪子这回惨了,真是招扰上了不该惹的人,貌似有点不对头啊!
  
      如果是浪子花天酒地,收管了财务也属于正常,可是这是三人合作的生意,她搅和个什么劲呢?
  
      这样做的话,会不会太过份了呢?看来事后得好好聊聊。虽然有劝合不劝离,那也是看站在什么立场与角度。
  
      孟浪是钟树的发小,能够管住孟浪的花花心,也着实不容易。但是,凡事都有个度,在度量之内,大家都可以尽情的嗨皮。
  
      可是,走出了度量外,没有了规则的束缚,那就不是大家愿意见到。在钟树印象中,浪子这个家伙不太对劲,好像提到女人特别认怂。
  
      他这是几个意思?几天不见变性子么?难道他去了趟泰国,把自己那玩意给玩掉了?应该不可能吧!不是这个原因,又会是什么破事呢?
  
      “难道是犯罪证据?”
  
      钟树双眼收缩,心思想法不息,孟浪之前没少涉足颜色产业。“不能这么被动,得好好谋划下才行。”
  
      “雷少,你是不是陪浪子去了泰国?手术还算成功吧!”钟树没个正形,唯恐天下不乱,说的话更是让孟浪撞墙的冲动。
  
      孟浪苦瓜着脸,满心的委屈又有谁能懂,本大少是被逼的好吗?“树哥,你行行好吧!咱们不带这么玩好吗?我是你的兄弟啊!”
  
      “好了!不开心不说了,找地方喝酒去,不醉不归。”钟树没有继续理论,招呼着三人准备去胡吃海塞,却发现了周清平好像变傻。
  
      他发傻望着绿萝盆。
  
      双眼圆睁不说,口里还在默默念叨。
  
      念叨的话含糊不清,听得也不真切,依稀说着不可能之类的话。
  
      不要说周清平,换了孟浪与雷武也同样不相信,培育的绿萝,只是转了个身,回来就变成了疯长模样。
  
      这能接收吗?换个脑子正常的人,也许都不能接受吧!这也太夸张了,这样的结果,就算拿出气枪充气也达不到吧!
  
      钟树的脸上,笑成了花骨朵,这回该不用担心了吧!周博士你的问题,哥轻松给你解决了,怎么感觉不到惊讶,反而感觉到你变傻了呢?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