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爸的快乐时光第九章 温柔的男人,奶爸的快乐时光第9章 温柔的男人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奶爸的快乐时光 > 第九章 温柔的男人

  “哎哟!看来小妞是舍不得哥哥死咯!那哥哥只能令你欲仙欲死!嘻嘻!嘻嘻!来,给哥哥亲一个!”
  寸头双手叉腰,胯部一挺,那脏兮兮的牛仔裤拉链处顶起,龌龊的对着唐宁。
  聂政没有理会,双手轻轻的放在唐宁肩膀上,叹气道:“干架不杀人,我还真不懂,尽量吧,你....”
  他本来想说“你退后一点”,可不知为何,脑子里出现了晴晴那奶声奶气的声音“打针针要捂着眼睛”
  “打针针要捂着眼睛!”他鬼使神差的说了这句话,自己忍不住甜得从心里笑了出来。
  唐宁看着聂政那可以将千年寒冰融化的笑容,心里竟然没有了害怕,肩上感到一股温柔的力量,她顺势倒退了两步,听话的双手捂着眼睛。
  “我草你....”
  寸头看得老羞成怒,一句经典国骂还没完成,聂政那冷冰冰的脸倏然跟他对峙,一股无端的寒气吓得他把话语都冰封在喉咙里。
  长发和金毛看到形势不对,立马举起砍刀,直接砍向聂政脖子。
  聂政右脚一个膝顶,撞在寸头裆部,寸头从喉咙发出一声“蛋碎”的闷响,卷曲在地,一张脸青得如同芥末。
  聂政右脚顺势往前踏了一步,身子一矮,双肩恰好顶在长发和金毛手肘的穴道上,两人手上一阵酸麻,哐当,砍刀掉落在聂政身后。
  聂政双手勾搭在两人肩上,左脚向前一步,身子徒然直立,咔,咔,长发和金毛一声惨叫,两条手臂立即脱臼。
  唐宁刚捂上眼睛,听到三声惨叫,吓得立刻松开双手,眼前的世界就像拍摄电影换了场景一般,从捂眼到松手,不过两三秒钟时间,刚才狠得如豺狼的三名小混混在地上痛苦的打滚,聂政若无其事的看着他们。
  “唐宁,我的心很不安!”聂政眼睛一片茫然,“上次出手,我犹豫了一秒,没有杀人,结果就给人杀了!”
  聂政这句貌似疯癫的话,吓得地上三个小混混魂飞魄散,竟然一时忘记了伤痛,逃得比兔子还快。
  聂政当然是没有疯癫,他说的也是实话,在执行最后一次刺杀任务时,他的枪对准了富商的脑袋,就在要扣动扳机时,富商的女儿出现了,她挡在父亲身前,大声质问聂政,他到底有没有感情,怎么可以轻易的就夺去人的性命。
  聂政看着她那透彻的大眼睛,便是犹豫了一秒,富商在女儿的背部开了一枪,子弹穿过女儿心脏,带着女儿的鲜血同样穿透了聂政的心脏,聂政也不知为何,感觉自己身体飘飘荡荡,穿透了异次元空间,来到蓝星,跟现在的身体融合了。
  “聂政,谢谢你!”
  唐宁不知道该怎么接聂政的这个话题,只好道谢,聂政轻轻甩甩头,从思绪里面回过神,看着那稍稍歪斜的轮胎,点点头,“这就对了!”
  他快速的摇动千斤顶,车子慢慢升起,轮胎终于离开了地面,“不能太高,两三厘米就好,高了备胎难以装进去。”
  唐宁抱着膝盖,蹲在聂政身后静静的看着,只见聂政不需十秒功夫就将损坏的轮胎拆下。
  “聂政,你的意思是....”唐宁心中一动,“妈妈离开了我,有困难时候,没人能像妈妈一样,及时毫无保留的帮助我,你刚才是要教我怎么自立,至少懂得换备胎,对吗?”
  “不对!”聂政冷冷的说道:“你经常载着晴晴,要是轮胎破了,难道要晴晴帮你忙吗?自然是你自己赶紧弄好,顺利把我女儿送到目的地!”
  “哦!”唐宁无奈的点点头,至少不是失望,起码他刚才不是拿自己妈妈开玩笑,唐宁轻轻的推了一下备胎,要推过去给聂政,“糟了!”,原来备胎上插了一根钉子,唐宁赶紧用力一拔,手上是脏了,可钉子也出来了,她顺势把钉子扔得老远。
  “蠢材!”
  聂政低声骂道,唐宁十分不好意思的看看自己的手,的确很蠢,拔个钉子也弄得脏兮兮的。
  “滋---”
  “哎呀!备胎漏气了!”唐宁听到声响,一看,失声叫道。
  “当然,你把钉子拔了出来,不漏气才怪!”
  原来聂政说她“蠢材”是因为拔钉子的事情,唐宁心中一阵懊悔,轮胎坏了,备胎漏气,该怎么办,“干嘛?”
  她还没想到办法,聂政伸手在她头上一扯,她慌忙双手护头,手掌一阵空虚,原来头上的发夹给聂政抢去了。
  他抢发夹干嘛?
  啵!
  聂政大手往轮胎上一拍,唐宁的黄色小发夹插进了轮胎里面,奇怪的是,漏气声消失了,原来发夹刚好堵住了气孔。
  可发夹是用极软的金属做的,聂政怎么能插进去,就算是硬金属,这插进去要多少力量才行。
  唐宁立刻给了聂政一个标签,他不是冷血的男人,而是粗暴的男人!
  嘭!
  唐宁刚发了一阵呆,车子已经平稳的“四脚”着地,恢复正常了。
  “太好了!”唐宁一对杏眼喜得弯成了月亮。
  “唐宁!”
  聂政的大手突然抓向她的胸脯,吓得唐宁双手护胸,一双杏眼充满了惊恐,“聂政,你...”
  “不是这样!”
  聂政摇摇头,一手抓着唐宁的右手,放在自己的右手腕上,“抓紧!”,他的语气如同军训的教官,唐宁没有拒绝的余地,只得紧紧抓着聂政那成抓的右手手腕,那感觉十分奇怪,这个男人明明是要袭自己的胸,自己为什么那么听话抓着他的手,岂不是送上门给他占便宜。
  “左手勾搭在我肩膀上!”
  唐宁没有动作,聂政那冷酷的眼光扫在她俏脸上,“快!”,“知道!”,聂政冷酷时,话语总是令人无法拒绝,唐宁只得听话的把右手放到聂政肩膀上。
  “向左走两步!”
  唐宁照做了,“咦?”,在唐宁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她走了两步之后,自己的右手抓着聂政的手腕,左手推着他的肩膀,把他压得半个身子倾斜,等于把他控制了。
  唐宁一下明白了,原来聂政是在示范刚才那寸头非礼自己的动作,教自己怎么使用“防狼术”来破解。
  聂政是个正义的男人!唐宁重新定义了。
  “还没完!右脚顺势踢我肋骨下方,特别是女孩穿了高跟鞋,踢中了,躺三个月医院。”
  “嗯!”
  “踢!”
  “不踢!”
  唐宁不住的摇头,自己穿着裙子,这样踢他,岂不是要走光了。
  聂政一把抓唐宁的右脚往上一抬,骂道:“你不试验一下,怎么用于实战!”
  “不要!不要!不要!”
  唐宁眼看自己的裙子已经滑过膝盖,再滑落一点,自己昨天新买的纯白**就要给他看个精光了,她情急之下,双手胡乱的在聂政脸上拍打。
  聂政终究是放开了她的脚,却抓住她的右手,唐宁再次给了聂政一个标签:不懂女人心的男人。
  “可怜的孩子!”
  唐宁听到聂政这句温柔得不能再温柔的话,心中一阵悸动,眼前的聂政正抓着她的右手,十分怜惜的看着手上的伤势,轻轻的往上面吹了一口气,吹走那污泥。
  “怎么那么不小心,受伤了谁怜惜你。”
  唐宁用力的咬了自己嘴唇一下,疼,她确定这话真的出自聂政的口,她十分确定,聂政是个温柔的男人。
  只见这个温柔的男人从口袋拿出一瓶消毒药水,柔声道:“会有一点痛,忍着。”
  慢!为什么一个正常人,口袋会有一瓶消毒药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