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爸的快乐时光第九十一章 新居入伙,奶爸的快乐时光第91章 新居入伙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奶爸的快乐时光 > 第九十一章 新居入伙

  聂政的“惊喜”令唐宁乱了方寸。
  一向极具气质的她,竟然穿着睡袍拖鞋,乖巧的坐在货车副驾上。
  可爱的睡袍,加上她俏丽的脸容,朦胧的睡眼,显得这个小姑娘十分的令人怜惜。
  本来这是所有男司机的梦想,开着车,旁边坐一个美女,有什么比这更令人兴奋的。
  可...
  唐宁离开家的时候,是什么都忘记了,只是有一个事情却记得严实。
  就是放在神台供奉着的妈妈遗像,她也一块带走了。
  其实带走妈妈遗像也没什么,偏偏今天阳光灿烂,路上景致宜人。
  唐宁开始是搂着妈妈遗像,正面是向着身体的,后来她想妈妈也应该享受一下好天气,干脆双手捧着遗像,让妈妈好好的欣赏景色。
  这个情景令货车在路上畅通无阻,行人车辆看到了,都识相的躲闪,就算是有交通违规,警察叔叔也是网开一面,视而不见。
  好好的一辆搬运公司货车,在外人看来,变成了一个孝女送妈妈灵柩的殡仪馆专用车,虽然上面写着“XX搬屋”,可大伙是认定了车厢里面摆放的一定是棺材。
  但凡司机出车,都讲究一个吉利,哎,此刻哪有心中不骂晦气的。
  只是,唐宁长得实在清纯可爱,聂政的出手更加是可爱到极点,司机也只好忍了。
  从唐宁家到聂政公寓,不过十来分钟车程,很快,唐宁就带领着四名搬运师傅到了15楼。
  咦?聂家大门是打开的,在门口留着几个泥泞的小脚印,毫无疑问是晴晴的,只是,为什么会有泥?
  “Hello!唐宁!”
  聂政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十分“粗鲁”的把唐宁手里的钥匙抢了过去,胡乱打量一番,不屑道:“怎么穿了睡衣出门?影响不好!对了,你不要进新屋,到我家吧!”
  唐宁被聂政呛得几乎吐血!
  她这才发现自己穿了睡袍出门,她里面有睡衣,睡袍是十分严实的,不存在走光什么的,只是作为一个安静的气质女孩,为人师表,竟然穿成这样出门,十分失礼,更何况这一切都是说聂政害他,他竟然反过来揶揄自己。
  唐宁指着聂政,一张俏脸气得通红,久久才蹦出几个字,“这...这不是我的房子吗?为什么我不能进去?”
  “你不懂!进去给晴晴洗澡吧,我替你安排可以了!”
  聂政在唐宁后背轻轻一推,把她推进屋子里,不忘补充一句,“乡下不是有规矩吗,待嫁的新娘子,在结婚前那天不能跟新郎见面,你的新屋子明天才入伙,今天不要进去,不吉利!”
  唐宁是又好气又好笑,聂政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婆妈的,难道他还要请道士开坛作法,弄一个入伙仪式吗?
  她气的是,自己从拥有一套房子到进驻房子,竟然全部是聂政安排的,自己不过像个扯线公仔,十分的无奈。
  她知道聂政就是那样的人,只好走进屋子,咦,怪了,怎么在沙发上有一把稻草,她也顾不了许多,晴晴一个人在浴室,要赶紧进去“监视”。
  “啊?”浴室的情景又把她惊呆了,只见晴晴光溜溜的坐在浴缸里,跟几个浮在水面的玩具鸭子玩得不亦乐乎,只是她满脸满身都是泥巴,就像刚从沼泽爬上来一般,屋子外的几个泥脚印也不必解释了。
  “晴晴,你怎么成了一个泥龟?”
  “姨姨,姨姨,因为晴晴捣蛋,掉进了泥坑里面。”晴晴十分得意的说道。
  “哪里有泥坑?”
  “田田,爸爸一早带晴晴去田田,那里有稻田,有牛牛,有瓜瓜,有菜菜,也有泥坑,晴晴看到一个泥坑,跳过去,可是晴晴的腿太短了,掉进去了,爸爸笑哈哈....”
  唐宁从晴晴零碎的描述里面大概猜测到,今天早上聂政带晴晴去郊外的田野玩,晴晴看到一个泥坑,捣蛋要跳过去,结果没能跳过去,掉进去了。
  对于这些捣蛋行为,唐宁倒是没所谓,她一贯认为,小孩子玩泥巴是没问题的,只要回来洗干净就好了,能让她尽可能接触大自然也是不错的体验。
  “你就好了,可以去田野玩,姨姨连睡觉都给你坏爸爸打扰了。”
  唐宁不无羡慕的替晴晴洗着身子。
  “姨姨,晴晴在田田摘了好多瓜瓜回来,让爸爸做好吃的给你。”
  “啊...晴晴真乖...”唐宁想到聂政的厨艺,刚才对他的埋怨立刻烟消云散,“那爸爸做了什么好吃的给姨姨?”
  “虾虾!还有,还有饼干!”
  虾虾?饼干?
  唐宁有点迷糊了,要是南瓜做个南瓜饼是可以的,但是怎么做一个虾呢?
  “用莲藕磨成粉,混上猪肉,炸成藕饼,把芋头刨成丝,做了芋虾!”聂政不知何时走了进来,“唐宁,你赶紧吃吧,吃完进房间睡觉!”
  “知道!”唐宁高兴的放弃了晴晴,跳了起来,可立刻觉得奇怪,“我为什么要进房间睡觉?”
  “姨姨记性不好!”晴晴嘻嘻的笑着,“爸爸不是说今天晚上要你起来做事吗?”
  “做什么事?为什么要起来?”唐宁十分不满,为什么自己的人生要受到这个大叔的控制。
  “今晚三点准时起来!”
  聂政懒得跟她废话,只是知会她一声,唐宁立刻跳出了浴室,她知道自己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吃完东西等到晚上三点,跟聂政不知干什么,要么吃完东西,睡到晚上三点起来,跟聂政不知干什么,她就算是天下最笨的人,也知道选择后者了。
  “聂政,你要给晴晴洗干净,特别是耳朵不要让泥水进去了!”
  唐宁跳到饭桌前,仍不忘提醒道,可立刻给桌面上的食物吸引得忘乎所以。
  只见饭桌上放了一盘用莲藕粉和猪肉炸成的饼,一看就知道很好吃的样子,另外晴晴说的虾虾,原来是用芋头刨成的细丝,也不知道聂政如何的操作,反正就是扭成一个虾的样子,炸得脆脆的,放在盘子里,在一旁还贴心的放了一杯桑叶水,可以消除这些油炸食物带来的上火困扰。
  唐宁美美的吃着,竟然一人把两盘食物都消灭了,才失声叫道:“哎呀,晴晴,对不起,姨姨吃完了,没有留给你!”
  “哈哈哈,姨姨是一个贪吃大胖猪。”晴晴摆着小手,十分大方的说道,“好吧,好吧,都给你吃吧。”
  “嘻嘻,你以为姨姨不知道吗?”唐宁一下子识破了晴晴,“你这个臭晴晴,一定已经吃了很多,是不是?”
  “不是啦,不是啦,只是吃了...”晴晴掰着手指,“啊...忘记了!”
  “凌晨三点...”
  聂政毫无情趣的一句话,吓得唐宁立刻逃进房间,飞速钻进被窝里,不知为何,在这张床上,她十分安稳,很快就睡着了。
  “姨姨,姨姨!”
  “嗯,臭晴晴!还没天亮!”
  唐宁伸着懒腰,睡眼朦胧间,火光耀眼,只见聂政手里拿着一个火把。
  吓得她立刻整个人都醒了,“聂政,你要干嘛?”
  “入伙啊,你新居入伙,赶紧起来,你才是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