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爸的快乐时光第一百一十四章 晴晴想快点去幼儿园,奶爸的快乐时光第114章 晴晴想快点去幼儿园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奶爸的快乐时光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晴晴想快点去幼儿园
今天的唐宁穿了一件淡蓝色扎腰上衣,下身是一条褐色长裙。
  裙子两侧竟然还带了口袋,这明显是五六十年代的装束,衬上现代的衣服,也十分得体,合上一句俗语,古老当时兴。
  唐宁俏皮的扬扬手腕的蓝色胶带,双手优雅的插进裙子的口袋里。
  显然是在调侃聂政,有追踪器在我手里,你何须如此的狼狈。
  “姨姨,姨姨!”
  晴晴飞扑过来,紧紧搂着唐宁的大腿,小脸蛋在她的小腹上轻轻的蹭着,这是小家伙捣蛋后害怕受到惩罚的手段。
  “小傻瓜!”
  唐宁在晴晴的脸蛋上轻轻捏了一下,并没有责备,这是她的原则,带晴晴出来玩的时候,尽量不会骂她,免得影响小家伙一天的玩乐心情。
  “姨姨,姨姨,爸爸比你厉害!”晴晴躲过“劫难”立刻得意道:“晴晴跑丢了,爸爸也没有哭...”
  “喂...”
  唐宁一脸尴尬,这小丫头如此说来,不是在揭发自己么。
  “唐宁,你也把晴晴丢失过?”
  聂政觉得有点匪夷所思,唐宁性格小心翼翼的,又不是在睡懒觉,怎么会把晴晴丢失呢。
  “嗯,晴晴坐在超市门口哭...”晴晴的委屈就算过了十年也会翻出来的,只要有机会,“哼!然后,然后婆婆就找到晴晴了,婆婆骂姨姨,姨姨就哭了....”
  聂政虽然没有听得事实全部,不过也可以想象,一定是唐宁把晴晴丢失了,吓得六神无主,找来妈妈帮忙,妈妈找到晴晴后,就责备这个小丫头,估计语气还很严厉。
  聂政自然是没有秋后算账,反倒是怜惜起来,估计那时候的唐宁还在念大学呢,自己三十岁的男人也照顾不了女儿,更何况她只是一个小姑娘。
  “爸爸,爸爸,你可以借钱钱给晴晴么?”
  晴晴的思维跳跃得飞快,一下子就改变了话题。
  “可以啊。”
  “嗯,晴晴要买泳衣给姨姨,姨姨都没有泳衣!”
  “不要!姨姨不穿泳衣!反正今天就不穿!”
  唐宁吓得立刻制止,她虽然不是妈妈口中的老实姑娘,可是追溯自己上一次穿泳衣的时候,起码有十几年了,现在毫无心理准备,要她在一个男人面前展露身材,十分尴尬,虽然她知道是自己想多了,不过还是拒绝!
  “晴晴,那边有金鱼,我们去捞金鱼!”
  唐宁看着晴晴气呼呼的样子,她对付这小家伙的方法多着呢,立刻就施展出来。
  “好啊,好啊,我们家里有爸爸金鱼,姨姨金鱼,晴晴金鱼,可是还没有妈妈金鱼,嗯,要不要抓一条晨熙姨姨金鱼?”
  晴晴天真无邪的小眼神,竟然令两个大人同时愧疚起来,晴晴跟杨晨熙不过是认识不久,竟然说要买一条晨熙姨姨金鱼,也就是说,这个小丫头没什么朋友。
  “去吧,捉多少也可以,还有晴晴朋友金鱼!letsgo!”
  唐宁一声令下,带着两父女朝着金鱼池出发。
  “黄老师!”刚到金鱼池旁,唐宁就向着迎面而来的一对母女打招呼。
  “唐老师,这个就是晴晴,好可爱...”黄老师轻轻的捏了晴晴的小脸蛋一下,晴晴有点小烦厌,可仍旧叫一声“姨姨好。”
  “乖,晴晴这个是冬冬姐姐,比你大一个月,你们做个好朋友好吗?”
  黄老师向晴晴介绍了自己的女儿,随即呆呆的看着聂政,小迷妹似的说道:“你...你真是那个托举...不,那是聂政先生,真人比电视上帅好多...”
  聂政对于师奶的夸奖已经有点习惯了,礼貌的点点头。
  “晴晴,我们去抓金鱼好吗?”
  “好!”
  两个小女孩很快就自来熟,手拖手的跑去抓金鱼。
  “聂先生,对不起,我去看着她们。”
  毕竟女儿比聂政重要,黄老师立刻跑了过去,带着两个小丫头抓金鱼。
  “聂政,我们聊聊天。”
  唐宁俏怯怯的轻轻拉了一下聂政的衣袖,她虽然感觉自己道理满满的,可对于这个“坏学生”,她还是完全没有信心。
  “嗯。”聂政点点头,坐在金鱼池旁边的一张椅子上。
  “聂政,你知道自己错在什么地方了吗?”
  唐宁虽然是胆怯,可话锋十分犀利,一开口就到重点,她知道跟这男人说话,要是自己过多开场白,几乎后面的话就没机会说了。
  聂政听了十分尴尬,这丫头还在纠结昨晚的事情,姑勿论昨晚的事情是对是错,自己一个大男人,总不能跟一个小女孩纠结吧,认一句错也没什么,不过,这话聂政好像三十年来都没说过,不懂!
  “唐宁,你倒是说说理由。”
  既然自己不懂怎么认错,知道自己到底错在哪也是好的。
  “嗯...”唐宁心中窃喜,本来她以为这个霸道的男人,会一言拒绝,或者给自己一个冷笑,现在出现这个局面,她十分满意,简直就是超出想象。
  “那天,你替我换轮胎,还有...”打发那几个调戏自己的流氓这话唐宁说不出口。
  “嗯,晴晴一个人留在家里,你竟然说没问题,然后你...”唐宁脸上一红,“你竟然让晴晴来照顾我...”
  聂政微微一笑,原来唐宁是说这个事情,不是昨晚的事,随即,他严肃起来,刚认识唐宁,他总是认为唐宁不过是个小女孩,什么事情都慌慌张张的,小题大做,现在经历了一些事情,他还真心想听听唐老师讲课,毕竟是对自己女儿好。
  “你把晴晴看得太‘大人’了,其实你女儿跟全世界五岁的小孩子一样,在网路,在电视,看到五岁小孩犯的错误,你女儿也会,所以千万不要掉以轻心...”
  “嗯,今天的事情的确很严重。”聂政此刻真正融入了父亲的角色,要向唐宁取经,“唐宁,你说我该怎么教育一下这个小丫头?”
  “噗!不用教育!”唐宁的回答出乎了聂政的意料,“我不是唐宁的妈妈,所以就旁观者清,其实每一个小孩都有自己的天性,家长不能压抑,要将她的天性尽量释放出来,晴晴天生就好动,对任何东西都好奇,这很好啊,就如同她跑丢了,也是因为这些原因,她没有错啊,不需要教育...”
  聂政似乎懂了,又觉得有点匪夷所思。
  “这个道理,父母都懂,可是面对自己小孩,却因为溺爱,而放弃了,例如小孩子刚发烧,很多有常识的父母,都知道小孩子发烧,只要不是高烧,不需要立刻去医院,让他烧一下,杀死病菌也是好的,可面对自己的小孩,就做不到了,必须马上给他吃退烧药,反倒令小孩身体变弱了....”
  聂政点点头,唐宁这套理论,他十分赞同。
  “所以,你要做的不是教育晴晴不要乱跑,而是告诉她在危险的地方不要乱跑,在这里,要教育的是自己,是自己应该怎样看好女儿,不能分心...”
  “唐宁...”
  聂政似乎看到了一个绝世高手,心中突然有许多问题要问。
  “爸爸,爸爸,晴晴抓了一条妈妈金鱼....”
  这时候,晴晴跟冬冬都跑了过来,聂政放弃了话题,抱着女儿,“晴晴,那么厉害,为什么不多抓几条?”
  “爸爸,爸爸,晴晴过来告诉你...”晴晴得意的说道,“晴晴想快点去幼儿园,那什么时候可以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