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爸的快乐时光第一百二十四章 词曲作者唐宁,奶爸的快乐时光第124章 词曲作者唐宁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奶爸的快乐时光 > 第一百二十四章 词曲作者唐宁
“舒...”
  聂政痛得岔气,那个“服”字无论如何也不能发音。
  “啊...爸爸,爸爸,舒什么,舒什么?”
  “哎呀...”
  晴晴向前一扑,直接趴在聂政身上,双手双脚不断摆动,如同划水的鸭子,小脸蛋贴着爸爸的脸蛋,奶声奶气的说道:“爸爸,爸爸,你在干什么?”
  聂政强自吸了一口气,从牙缝中憋出几个字,“爸爸很舒服!”
  “哈哈哈,爸爸,爸爸,你在学机器人说话吗?爸爸好厉害!”
  “嘿!”
  晴晴一下子跳了起来,坐在爸爸的屁股上,既然爸爸说很舒服,她就继续做孝顺女儿了。
  啪!啪!啪!
  晴晴的小粉拳不断的落在聂政身上,聂政是如同吃了黄莲的哑巴,有苦自己知。
  这带刺的幸福,他是痛并快活着。
  咦!
  突然背上一阵暖流,整个紧绷的身体刹那间松弛了,也不痛了。
  聂政心中大喜,随即便明白了。
  蓝星的聂政一直从事艰苦的劳作,这个身子自然有些腰肩的隐患,估计给橡皮艇重击,腰椎有了一点移位也说不定。
  刚才晴晴的一下子重压,可能歪打正着,把移位的腰椎矫正了,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聂政记得,穿越前的地球,某个武术和陶瓷的古镇,跌打是最著名的,在一间全国闻名的中医院里面,就有那样一个项目,有些人腰椎移位了,一个老中医就用锤子在腰椎上用力一敲。
  这一敲如同雷霆一击,痛得要命,只是疼痛过后,身体舒泰,想来跟晴晴小公主的小粉拳一般了。
  如果不是那样,聂政猜想就是因为刚才的一下剧痛,令身体冒了一身的热汗,间接令肾上素上升,以至于疼痛全消。
  不过管他呢,反正都是小公主的功劳!
  “晴晴真棒,替爸爸治好了背痛!”
  聂政矫捷的一翻身,长臂一伸,抓着女儿的腋下,“嘿,嘿,嘿!”,连续做了十个仰卧起坐,十分轻松。
  他更高兴了,跳了起来,双手向前一伸,晴晴便凌空了,小公主高兴得两个小腿不断的凌空虚踢,“咯咯咯,姨姨,姨姨,快来救晴晴,晴晴给爸爸怪兽抓住了...”
  “哼!姨姨才不管你们两父女呢!”唐宁换好了衣服,从房间走出来,“聂政,走吧!”
  “去哪?”
  聂政十分好奇的看着穿了一身上街衣服的唐宁,只是无论衣服多么的合身,也不能掩盖她疲倦的病容。
  “幼儿园啊!”
  “你病傻了!”聂政骂道。
  “姨姨傻病了!”晴晴“咯咯”的笑着,“晴晴明天才上幼儿园!”
  “你两父女才是傻瓜!”唐宁在晴晴的小屁股上打了一下,“今天要去幼儿园把晴晴的被子,枕头,还有幼儿园服装都拿回来啊,趁着天晴,都洗了,晾干,不然明天中午臭晴晴就会哭着说身体很痒,给虫虫咬了!”
  对了,聂政这才想起,晴晴是要在幼儿园过一天的,中午会在那睡觉,新的被子枕头的确要洗一下才能用。
  这点小心思也只有女孩懂得,他大咧咧的一个男人是无论如何也记不住的。
  “我去拿吧!”聂政放下晴晴,“唐宁,你好好休息!我中午前会回来做饭!”
  “知道!”
  “晴晴,你好好照顾姨姨,不要让她到处乱跑!”
  “知道!”
  听着晴晴十分得意的领命,唐宁叹了一口气,聂政还是那个霸道的聂政,在他眼里,宝贝女儿总是比自己厉害。
  可昨晚明明就是一家人了,他不是自己大哥哥吗?也就是说自己既是晴晴的姨姨,又是她的姑姑,怎么又变成她来照顾自己,看来自己的地位还是没有改变。
  聂政才不管她呢,拿了车钥匙,连幼儿园智能卡和收据也没有带,便往楼下跑去。
  唐宁站在门口,正要提醒,可他已经消失在楼梯间了,剩下唐宁一人在风中凌乱。
  “这家伙做什么事情都那么心急,竟然连等电梯这点时间也嫌麻烦...”唐宁叹了一口气,随即又乐了,“不怕,聂政是师奶杀手,幼儿园的师奶老师都认识他,别人要刷卡进幼儿园,他刷脸就可以了。”
  聂政跳上车子,电话随即响起,是杨颖,他心中一甜,立刻接听。
  蓝星开车可以打手机吗?当然不行!可在聂政的认知里,没有不行的,大不了就是违规罚钱。
  “聂政,昨晚你打电话给我?是不是晴晴上幼儿园有什么事情?”
  “不是!”聂政不懂撒谎,“昨晚唐宁感冒发烧,我想请你过来照顾一下她,只是...”
  “那丫头感冒发烧?她可是麻烦的家伙,不吃药,不打针,你必须...”
  看来杨颖十分了解唐宁,聂政笑道:“已经退烧了,只是身体有点疲倦!”
  “嗯,我还是不放心,我去看看她!”
  “好!”
  聂政自然是满心欢喜。
  “晨熙,我要去唐宁家,余下的事情你再好好给我琢磨一下!”
  电话那头传来杨颖急速的声音,杨晨熙唯唯诺诺的应允声也随之响起。
  “杨颖!”
  “啊?”
  “你是不是有事要忙,其实不来也可以,唐宁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聂政贴心的说道。
  “没什么,是我自己心急,昨晚开完会,今天就想把老爸去哪儿的主题曲录制好,只是总不合意。”
  聂政奇道:“你上次不是说很好吗?”
  “很好?”杨颖也十分惊异,自己什么时候说过很好了,“不是很好啊!主要是让公司的歌手录制,唱不出那种味道,让几个老爸跟孩子来唱吧,孩子的声音没有晴晴的甜美,老爸的声音天南地北,特别是那个洪钢,我跟他聊过电话,满口的地方口音,唱起来怪怪的!嗯,反正总是觉得你跟晴晴的那个是最好的!”
  “那为什么不用那个?”
  “你同意吗?”杨颖声音充满了惊喜。
  “我那天不是已经同意了吗?”
  “那天?”杨颖久久的回忆着,那天自己的确跟聂政说要是能用他跟晴晴的录音就最好了,聂政只是“嗯”了一声,“啊,对了,聂政,你‘嗯’一声就是同意了!你怎么那么...”
  那个“怪”字,杨颖说不出口,不过她随即又担忧道:“还是不行,不能用晴晴的名字,我们的女儿的生活不能被打扰!”
  “我们的女儿”这五个字,令聂政高兴得跳了起来,“嘭”,重重的撞到车顶上,可他一点也不痛。
  “没关系啊,可以用代号啊,现在的歌手都不是用艺名吗?”
  “艺名?嗯,这很好!那是用佚名还是无名氏?”
  “不用啊,用杨颖就很好!反正歌是你女儿唱的。”
  “不行!”杨颖笑道:“我可不要占了你们的便宜!”
  “唐宁!”聂政和杨颖同时喊了出来。
  杨颖笑道:“就用唐宁,词曲作者还有演唱者都是唐宁,反正没人知道唐宁是男是女,那小丫头说自己最怕出名,我们就替她出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