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爸的快乐时光第一百九十五章 发烧,奶爸的快乐时光第195章 发烧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奶爸的快乐时光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发烧
“确定?”
  
  聂政如同问答比赛的主持人,虽然很滑稽,不过他必须要得到肯定。
  
  “确定,我发誓,一定是Reachel姐发的信号弹!”小钟用力的加强着语气。
  
  “是这样的!”老黄毕竟比较老道,“为了能够确保信息的准确,每一个明星家庭,信号弹的颜色都是不一样的,我们大本营的信号弹也是分两种颜色,Reachel姐的是玫瑰红,其余的是蓝色....”
  
  嘭!嘭!嘭!
  
  在老黄的解释声中,天空又划过五道光影。
  
  “都安全了,都安全了!”
  
  聂政不需要小钟解释了,他看到有五种不同颜色的信号弹,也就是说代表了五个明星家庭。
  
  呵---
  
  聂政终于是放下了心头大石,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这深林里充满了氧离子。
  
  “晴晴,妈妈找到了!”
  
  “啊---是谁找到妈妈的?那他们是不是赢了?”
  
  “对啊,他们赢了!”
  
  “不对!”晴晴摇着头,“可是他们都没有找到我们,我们也没有输!”
  
  “不输,不输!”聂政抱着好强的女儿,笑道:“现在好了,我们担心完妈妈,变成了妈妈担心我们了...”
  
  聂政这玩笑话说完,心中一荡:“杨颖是一定会担心晴晴的,一定急死了,可她会怎么担心我呢?也是牵肠挂肚么?”
  
  “那好了,大家都安全了,现在的我们是最幸福的!”小钟笑嘻嘻道,他看着老黄一脸懵逼的样子,解释道:“我们知道他们安全了,一点都不担心,他们还不知道我们也是安全的,会很担心,那我们是不是很幸福?”
  
  “这种幸福我可不想要!”老黄看着烤得“滋滋”响的青蛙,不无担心道:“现在我们不知道怎么出去!”
  
  “嗯!”聂政知道大家都看这他,他点头道:“我们要脱险,这有两个方法,一是在这里不动,等待救援,这里有食物,有水,有住所,本来是不错的,可我们是从上面十几米处下来的,这里地势很低,树木遮天蔽日,大伙搜寻未必会第一时间找到这里
  
  既然找不到我们,我们就要让他们发现,制造求救信号是最好的做法,可如我刚才说的,这里是十几米深的地方,树木遮天蔽日,我们制造求救信号,他们也难以发现
  
  所以,只能用第二个方法,就是明天,离开这里,找到开阔的地方,点一堆篝火,在上面铺大量的绿叶,制造烟雾,让外面的人找到我们....”
  
  “那听起来也不是很为难的事情啊!”小钟还是比较乐观,“既然如此,我们担心什么,那么好的环境,就当做露营,当做回到小学野餐的时光!”
  
  “不错!”聂政点头道:“那我们今晚好好的吃一顿深山河鲜盛宴,待会我到小溪旁设置几个触发机关,看能不能捕捉到一些过来喝水的动物,明天早上吃上一顿野味,然后沿着小溪走出去!”
  
  聂政是他们的老大,既然老大说得那么有信心,作为小弟的老黄和小钟自然是安心了。
  
  “哇,青蛙!青蛙!”
  
  聂政撕下一条青蛙后腿递给晴晴,晴晴大口的咬着,十分滋味,倒是苦了老黄,他不知为何,那么害怕青蛙,竟然侧了身子,自顾自的吃着小鱼虾,不敢看晴晴吃青蛙。
  
  “老黄,小钟已经说了自己的出身,你呢?为什么那么怕青蛙?”
  
  “很简单!我是大近视,以前都戴厚厚的眼镜,大家就叫我四眼田鸡,这本来也没什么,在高中的时候,他们趁我睡着了,把一个青蛙放到我裆部,还用绳子把我的裤脚绑得死死的,你说,半夜里,突然遇到这事情,能没阴影吗?”
  
  聂政跟小钟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小钟还使坏道:“正好啊,青蛙在里面吃小虫子!”
  
  “无聊!”
  
  老黄气得脸都青了,一个人躲进屋子里睡觉,小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毕竟老黄对他来说是亦师亦友,立刻也钻进了屋子。
  
  这倒好,聂政可以跟女儿二人世界了,自从有了女儿之后,聂政整个人生都改变了,以前他是独行侠,现在,好像做什么都想有女儿在身边。
  
  “晴晴,我们到小溪那里做触发机关,明天抓几个野兔!”
  
  “好!抓一个小白兔,一个小灰兔,一个流氓兔,一个宾尼兔....”
  
  聂政在篝火上添加了干柴,点了一个火把,带着女儿径直走到小溪旁。
  
  这种设陷阱抓小动物,是他的拿手好戏,仿佛一下子回到童年,与其说跟晴晴玩耍,不如说他自己在找乐子更为贴切。
  
  晴晴十分认真的蹲在一旁,饶有兴致的看着爸爸。
  
  聂政从小溪捞了几个山坑螺,用石头砸烂,用小刀割下鞋带,做了套索。
  
  反正女儿说要捉多少种兔子,他就做多少个套索,最后竟然做了八个,他也不知道女儿从哪里懂得那么多兔子的名称。
  
  “爸爸,这个精灵屋子好舒服,不如我们回家后也做一个。”
  
  聂政抱着晴晴回到屋子里面,替她换上烘干的衣物,晴晴依靠在爸爸怀里,小声的说着。
  
  “在家里就不能放树叶了,不然姨姨一定不高兴,我们可以买个帐篷,买一些假多少树叶....”
  
  “好啊,好啊,那以后晴晴等姨姨睡着了,就偷偷跑到帐篷里面,爸爸在帐篷里面等晴晴....”
  
  “我们要那么鬼鬼祟祟吗?姨姨又不是巫婆....”
  
  小家伙在爸爸的怀里说着说着就睡着了,聂政把自己的衣服盖在晴晴身上,惬意的躺在干草上,看着外面的星空,心中一片宁静,什么都放到一旁,竟然连那沈风,也置诸脑外。
  
  “顾问,顾问....”
  
  聂政刚刚闭上眼睛,突然听到老黄紧张的在自己屋子外小声的叫着。
  
  “怎么?”聂政一下子跳了出去。
  
  “小钟发烧了!”
  
  “发烧了?”聂政心中一沉,本来一个人但凡有筋骨损伤的,在伤患处温度会上升一点很正常,乃至病人发烧也是正常,可,那是在家的时候,自然是小事现在在野外,便是随时能要人性命的大事。
  
  他不遑多想,立刻奔到小钟的屋子外,钻进去,一摸他的额头。
  
  呵---
  
  聂政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小钟额头的温度比他想象的要严重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