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爸的快乐时光第二百二十七章 晴晴的血,奶爸的快乐时光第227章 晴晴的血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奶爸的快乐时光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晴晴的血
“嘿!”
  
  聂政嗤之以鼻,现在又不是在看棒子肥皂剧,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绝症。
  
  “你不相信?”
  
  赵小颖一双明眸静静的看着聂政,聂政那冷酷的眼光从来都无所畏惧,不知为何,此刻他躲开了她的目光,应该说,他躲开了她的脸。
  
  “不错,我是说谎!”赵小颖点点头,叹气道:“其实是我家人,妈妈,她得了....”
  
  “够了!”聂政冷冷道:“你发生什么事与我无关....”,聂政咬咬牙,终究是摇头道:“我不愿意听你的谎言!”
  
  “聂政,你曾经救过我一次,也跟我在舞台上唱过《小手....》”
  
  “不要说歌名!”
  
  这首歌不是聂政作的,他不过是个文抄公,可对他来说,意义非凡,因为这首歌,他寻回了杨颖,这首歌充满了柔情和纯真,他不愿意出自赵小颖之口。
  
  聂政对任何职业的人,哪怕是失足的人,他也不会带有歧视目光,但不知为何,对这个赵小颖异常的厌恶,或许是反差。
  
  如她所说,两人曾经合唱一曲,曲诉心声,聂政在那一刻,还真是以为自己能感应到这个少女的心,她的性情如何,自己不知道,但能感应到的,她的心应该是纯洁的,想不到竟然....
  
  “聂政,呵呵....”
  
  赵小颖神色变得异常冷漠,突然又转为自伤自怜,聂政是个硬心肠的人,自然不受这一套。
  
  “我知道你心里面,十分鄙视我,把我看成十分不堪的女人....”
  
  “赵小颖,你是什么人,对我来说一点也不重要,你做什么,也跟我无关,我只是想说,你现在的行为,是潜在给星河娱乐制造毁灭性的打击....”
  
  “聂政!”
  
  赵小颖的声音十分惊惶,自从她答应了蔡公子的要求,就知道这事情迟早会有人知道,有人知道并不是她要担心的问题,她最担心就是跟星河娱乐签的新合约。
  
  钟小桐和Edison事件之后,杨颖知道,自己在约束艺人方面太过宽松,所以她后来给赵小颖签了十分苛刻的合约。
  
  其实所谓苛刻,就是赵小颖单方面解除合约,或者做出一些有损公司利益的事情,那么她将会面临高额的赔偿,这个赔偿金额,不是她能承受的,当然,要是你十分忠诚,这合约自然对你没什么影响。
  
  “今天是Reachel姐派你来的?”
  
  “她不知道,我今天刚好在这....”聂政十分老实,“是沈风告诉我的!”
  
  “嗯!”赵小颖舒了一口气,“聂政,我求你,不要把这事情告诉Reachel姐,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
  
  “不行!”聂政冷冷的应了一句,转身往外走去。
  
  “聂政!”
  
  赵小颖飞快的跑到聂政身前,双手一张,拦住聂政,由于太过用力,身上的浴巾掉落在地。
  
  “聂政,要是你答应我,我便是你的.....”
  
  原来浴巾掉落,并非意外,而是故意。
  
  赵小颖一把抱着聂政,“只要你点点头,我什么都....呵....”
  
  赵小颖感到肩膀上一阵冰冷,那是聂政的手,聂政将她轻轻推开,力度不大,可十分坚决。
  
  “呵呵....”赵小颖看着聂政的眼睛,自己到底有多美,她是知道,她的美并非是身材劲爆那种,而是淡淡的清纯,很多公子哥儿就是喜欢这种类型,她也坚信,世上没有男人会拒绝自己,特别是自己身上上只穿了一层沐浴露的清香。
  
  但聂政的眼神是冰冷的,不单止是冰冷,而且是鄙夷,不单止是鄙夷,甚至是厌恶,看着全世界男人都认为没不可方物的身体,他如同看到茅厕里的东西。
  
  噗!
  
  一条宽大的白色浴巾铺天盖地卷来,落在她头上,她听到开门以及关门的声音。
  
  赵小颖一下子扑到在沙发上,哭成了泪人。
  
  聂政觉得心情十分压抑,本来这种现象,他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可偏偏发生在赵小颖身上。
  
  她唱了自己带来这个世界的第一首歌,一首对他意义非凡的歌,她还跟自己合唱了,她的脸是那么的清纯,她才十八九岁,要是自己幸运的话,毫不夸张的说,生一个跟她一样大的女儿,也是有可能。
  
  呼!
  
  走出了大堂,迎面扑来的晚风,令他舒适了不少。
  
  “聂政!事情处理好了?”
  
  走过来的是沈万,他健步如飞,看来心情很好。
  
  “嗯!”
  
  “谢谢你!”沈万给了聂政一个强有力的握手。
  
  “谢我什么?”
  
  “谢你的冷酷,谢你的柔情!”沈万大笑道:“若非是你,沈风那小子不会面临死亡威胁,若非是你,也不会在生死一线间放过他,那小子此刻就像重生一样,他是不可能做出我的成绩,我相信,以后事业交给他,一定会每况日下,但这都不要紧,你唤醒了那家伙的心,便由得他去败家,败不败得完,是一回事,他能给我照顾好孙女,就是头等大事,估计经历这个事情,我也不担心他终究一天,会死在外面!”
  
  “嘻!”聂政微微一笑,他指着远处草地,“三爷,凌晨两点了,还不让两个小家伙睡觉?”
  
  “长期不行,偶尔为之怕什么,她们高兴,我也高兴!”
  
  “走了!”
  
  “等等,有人找你!”
  
  聂政顺着他手指方向,灯光下,一女孩正跟盈盈,琳琳玩得高兴,却由于反光看不清脸面。
  
  “工人姐姐找我干嘛?”聂政一脸懵逼。
  
  “聂政!”
  
  “工人姐姐”向着聂政挥挥手,声音十分熟悉,是唐宁。
  
  “嘿!这多事的家伙!”聂政骂道。
  
  “有朋友关心,不好么?”沈万在他肩膀拍了一下,缓步走开。
  
  “三爷!”唐宁跟沈万打了一声招呼,像个兔子一样,跳到聂政跟前,“嘻!”她展露了标志性的弯月笑脸。
  
  “笑得那么蠢干嘛?”
  
  “聂政,摊开你的手掌!”
  
  聂政一脸懵逼,不过还是摊开了手掌。
  
  唐宁双手背在身后,晃着身子,自己的看了一阵,“嗯,不错,上面没有鲜血!”
  
  “你担心上面有盈盈跟琳琳的血?”
  
  “不,我担心有晴晴的血!”
  
  “你说什么?”
  
  “跟我去一个地方!”唐宁第一次斗胆不回答老大的问题,一把抓着聂政的手,跑出渡假酒店。
  
  “计程车!”
  
  “去哪?”
  
  “不要问!”唐宁越来越大胆了,聂政也没说什么,跟她上了车,“司机,麻烦你,去南国医院!”